第29章 小胖子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688字
  • 2021-08-03 14:44:43

这边两人刚送完礼物,城墙下的胖子就收到了消息。

“好兄弟啊,我搁着等你俩等到星星都亮了,你俩跑过去认师门去了,真是气死本部长”,

胖子伤痛欲绝,必须得好好敲诈上官疏云一番,吾歌就算了,奶凶奶凶的,打不过他。

然后这胖子带着部下就去总部门口堵他俩。

此时上官疏云和吾歌正打算去一趟总部,林慕宛是住在居民区的,毕竟是个姑娘,总不能老混在男人堆里。

至于樊石就先回到他临时的单人宿舍,正好俩人顺一道路,临别前林慕宛还记着鼓棒的账。

“你给我弄坏了,赔我”,说罢伸出手来,眼巴巴的看着他。

樊石是一个头俩个大,穷的叮当响还碰上要债的,偏偏还摆脱不了了,谁让这是师姐呢。

囧迫了半天憋出俩字:没,没钱。

“想赖账?没门”,手快的林慕宛趁樊石不注意,直接翻出他的口袋,樊石现在还没有纳米空间,所有啥储备都没有。

“还真是个穷鬼啊,没劲”,林慕宛撇着嘴,目光却落在了樊石手腕上的手链,青色的光芒遮掩着里面流动的溢彩,这肯定是好宝贝啊!口水都要忍不住了。

林慕宛搓着手,直勾勾的盯着樊石。

“那个,师弟啊,师姐也不坑你,那鼓棒可是我老师,你师伯花了大力气取来的上等天支木,又花了大人情请人手工定制,最后在我芳华十八那年送给我的,意义之重大,勉勉强强拿那串手链当上吧。”

樊石嘴角抽搐的看着她,合计这是吃定自己了。

这玩意可是保命的,樊石果断摇头,“你那个东西我会给你换个新的,这个手链不行,这是我家爷爷送的见面礼,不能给你。”

林慕宛一听这话顿时不高兴了,气呼呼的说着“小气”,就绕道而去。

只留下樊石在复杂的街道里寻找来时的路。“往北吧,酒馆的路是往南来着,不对不对,西边西边……我好像,迷了。”

……

到了总部前,吾歌远远的招手道:“喂,小胖子!”

一听到这个称谓韩明煦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这嘴上没个把门的家伙,还是这么讨人厌!不知道老子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干部级嘛,真是的。

“多年不见胖子你依然如故啊,这腰围还是那么宽厚!”吾歌锤了一下胖子的肩膀。

“去去去,有你这么目无法纪的,总部门前岂可大声喧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抓进去。”胖子拍掉吾歌的拳头,吓唬他。

吾歌摇摇头,“嘿,不信!你打不过我,胖子。”

“我他喵的,要是给我疏云哥面子,今天非得让你认识认识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别怂啊,来啊,我认识认识”

“你当我不敢吗?疏云哥,你让开,别挡着我,我拳头上可不长眼睛。”

上官疏云一脸嫌弃的看着韩明煦,“好的,那我不拦了。”说罢退到一旁,抱臂看戏。这下胖子怂了,

“嘿嘿,疏云哥别啊,你总不能看着这小子欺负我吧。”

“他是我师弟,你哪位?”

苦着脸的胖子在吾歌无情嘲讽里幽怨的看着上官疏云,这就是同事情谊,这就是战友之谊嘛!

“好了,别闹了。总部刚开完临时会议,我没有去听,现在得去了解一下,我去找托将军。你呢吾歌?”

“我?嗯,如果没什么我不能听的就一起吧。顺便看看托伯伯。”

吾歌本来打算先去家属区看看师娘的,但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这个待他视如己出的师娘。

这时候胖子发话了,“你,就你,你不要看我,我说的就是你,老实点。看清楚这是啥了吗?”韩明煦扯了扯自己的部长牌子,“你得跟我们走一趟,终日的守望者阁下。”

吾歌满怀深情的看着胖子,两只手捏的噼啪响,“再说一遍?”

胖子冷汗直冒,“跟我走一趟……好吧好吧,王将军让你过去一趟,我给你带带路还不成吗。”

“嗯,带路吧。安检部部长大人”。吾歌跟着韩明煦先走了。

王邢林的办公区在第三军区的最高层,属于整个深度区偏东南的地方,不过总部和每个军区都有至少一道的专用车道,完全由纳米空洞构成,简直是烧钱烧到无的玩意。

凝视着吾歌离去的背影,上官疏云陷入了沉思,王邢林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真想把吾歌拉回来吗?这是好事,但以吾歌的倔性,在没有替老师赎罪之前是不可能的。

整个三号要塞只有一个代权者的压力也是极大的,他也想给自己的学生减轻些负担,二十出头的年纪还没嫁人呢。

那个樊石挺不错的,之前那俩个小伙子是李将军和烛老的后生吧,也挺不错。

不过王邢林,希望你的棋盘不要太大了,烛老没死,韩总司令没有退任,你!还掌不了三号的天!

“上官少将,是不是该走了?”韩明煦留下的一位女性士兵悄声提醒道。

“哦,那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