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打起来了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030字
  • 2021-08-03 13:41:19

就在城墙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些年来的沧海桑田时。正要休息的樊石却突然收到三号要塞总部的通讯。

“请问您是樊石阁下吗?,这里是王将军的秘书部。”一个沉稳的男声从通讯里传来。

“嗯,我是。王将军是王邢林先生吗?”樊石心下有数了。

“是的,将军让我告知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去这个酒馆里玩会。”

话音刚落,一个坐标就发到樊石通讯仪上了。

嘴里说着我会考虑考虑的樊石,却已经认真研究起了坐标方位,“额,这是南,不对,这是北,嗯,那这边是西了,所以是北偏西的地方……”。

电话另一端的秘书此时也是冷汗狂冒,感情这位继任者还是个路痴,当下赶紧发了一条新的位置,比坐标要明确的多。

看到位置的樊石笑了,“这就对了嘛,省得我找了,好了,有空我会去的。”

也不给另一头的人再说话的机会就挂上了。

“酒馆吗?老师说三号要塞必须去的地方里就有酒馆啊,被誉为战士的天堂呢,正好去看看,我酒量…还是可以的吧?”怀揣着自信的樊石轻装上阵。

另一边,刚刚结束临时会议的王邢林就收到了秘书发来的消息,也没有多想,毕竟两位做老师的都已经见面了,当学生的没道理不打个照面。

这两个做老师的此时还在卧看星空,商业互吹。

“疏云哥,你怎么会想到拜托王邢林来找我。”吾歌问出了疑惑。

“哦,这事的话我也挺奇怪的,本来我在代权者圈子里就没几个算得上朋友的,这种事情也不只是看实力,一个不好可能就把自己搭进去了,毕竟咱三号要塞的水深呐。

所以我就只能找你了,本来是要等那次联合会议结束后,我去看看师娘,然后给你通讯的,不过王邢林应该是猜到了我的窘境,就突然跟我说,他想去一趟七号要塞,刺探军情。”

吾歌双手交叉,两根食指打着圈,默默思索着,王邢林显然不是冲着刺探军情去的,谁知道七号要塞里会有多少三号的潜伏者,犯不着一个将军大张旗鼓的入住。那是为了什么?权柄之杖吗?

应该不是,杰尔麦那家伙把那东西宝贝的很,我都很难见到,但是王邢林只和我有所接触,冲我来的?吾歌拿捏不准,只好先放下。

上官疏云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但他更清楚王邢林比他们任何人都更看重吾歌,所以应该不是什么图谋,他也就懒得去猜想王邢林的心思。

正当两人相顾无言时,突然一股冲击的波动将两人惊起,看方向,正是樊石收到的位置!

两个人都从中感知到了属于自己学生的那份气息,但另一个人是谁?两人面面相觑,有些古怪的眼神好像不言而喻。

事情还得从樊石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那间酒馆说起。

酒馆名叫曲酒台,古怪的名字,樊石也不做多想,竖着就进去了。这一脚进去,店家还没见着,曲音就先到了,按理说,这就是一首流行乐曲,没道理让樊石眼前一亮。但樊石偏偏就顿住了脚步,等下一个节拍衔接上时,他才落下。

他已经能够确定,这店里有一个高手,神秘高手。正儿八经的鼓动,只不过有别于身体上产生的鼓动,这人是施加在了曲音上。这种做法也让樊石豁然开朗,他有预感,突破的契机就在这。然后樊石完全无视几名女服务生,直奔曲音的来处。

奇怪的是,周围的酒客们,依然吃喝玩乐,全然不顾忌这曲音的不同寻常。而且有几个迷彩服的壮汉眼神不善的盯着他,在离曲音比较近的地方。

有一个人身穿黑色西服,锋锐的剑眉就像个暴徒。另一边是一位穿着花格衬衫,坐姿随意的阔少。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周围都有不少训练有素的战士保护。

但樊石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直接无视掉,他已经看见那个人了,两只鼓棒正肆意的敲击在鼓皮上,这一刻樊石才明白过来,有问题的不是曲音,是混杂在曲音里的敲击声。这就是不懂乐理的坏处吗?可真糟糕。

就在樊石到了两人的正中间时,西装暴徒捏灭了烟头,花格衬的阔少向樊石歪了歪头。两侧的战士就收到了暗号,年轻人初来乍到消费买醉是好事,但你过线了就得教训教训,这里有这里的规矩。

有所预料的樊石顿住脚步,面前一道腿影正好扫过,没等他收回去,樊石一脚踩在小腿处,生生踩折了,但另樊石动容的是,他竟然忍住没有发出嘶嚎,仿佛破坏了台上的节奏是件更可怕的事情。接着,樊石开启石化皮层,硬抗住匕首的伤害,三下五除二就撩倒了余下的战士。

觉醒者!两人收起轻视的目光,站起身来,盯着樊石。不过樊石可不是来陪两个公子哥耍乐的,毫不犹豫的发动突袭欺身上前,一把就要抓住那双敲着架子鼓的胳膊,但下一瞬一道凛冽的目光从这个酷酷的女孩眼睛里发出,哪怕是见惯了异兽凶恶瞳孔的樊石都心底发寒,手上动作都跟着慢了一下。也就这一下,那姑娘捏着鼓棒横扫而来,樊石眼看出师不利,就想先退开,但这横扫来的太快,樊石只能向后曲腰,堪堪避过,但那股灵动的音律撞击声就是他要找的鼓动。

抬起身来的樊石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到那姑娘瞥了一眼倒地上的战士,冷声道:“你干的?”

“嗯?这……喂”,樊石还想说什么,就迎上姑娘鼓棒前递,这玩意樊石可不敢让它戳身上,这是要命的,于是右手抬起,身体重心下放,半蹲着开启能量盾硬抗。一声轰隆的巨响惊扰了周边大大小小的街铺,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都凑着脑袋出来。

被冲击拍出酒馆的樊石横着砸在墙上落下,他感觉双臂都麻木了。这姑娘,是人形异兽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