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山海不过往复重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526字
  • 2022-01-12 17:09:02

时至此时,再不明所以的人如今也都明白了,今时今日死战的意义何在。

大到领兵作战的将军,小到战士,此刻眼望着那艘大到几乎媲美一座要塞的母舰,心底里除了震颤,也只剩下祝福。

没命的人,注定登不上那艘远离的母舰。恰好不幸的是,在战场上每一个人,都注定是没命的。

王焕闻如此,南正门亦是如此。

……

“升空了吗?”

一号呆呆的抬眼望天,太多的风沙遮挡了视线,他只能依稀捕捉到一个钢铁巨兽,正以稳定的速度抬升。

肩上跨坐着熊孩子的邋遢老头此刻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嘴唇嗫嚅不止。

熊孩子不争气的拍了拍邋遢老头几近光洁的脑壳,大声说道:“升了,升了!”

然而想到了什么,这熊孩子突然低下头,眼泪不争气的打在脑袋上,再滚烫的热泪,落到上面也快变成了冰渣子。

“你说,那老头看到了,会不会夸我?”孩子自言自语着说着,仿佛也知道身下的人答不上来。

一号只是站着抬头望,尽力去望,像是要替某个不在的人,把他该看的那份一起看了。

战场上,林慕宛身前一琴在手,大有万夫莫开之势,一个人凿穿了异兽冲锋的阵线。

以林慕宛为首的主线,此刻也是步步紧逼,好像是要把所有气力都砸在上面,完全不想打退这一波后要面对什么。

琴弦波动,弹指即是一道音波悍然荡开,不求最大限度的杀伤,只要一次次击退兽潮的冲势。

不知何时就会有一两只七级异兽硬顶着音域扑到林慕宛身前,但无一例外都被一道一拳打退,紧接着就是一顿狂风暴雨,直到锤爆为止。

这身影自然是樊石,解决完这这俩个碍眼的家伙,回头冲着抚琴的美人一笑,义无反顾的冲杀而去。

在整个战场上空,悬浮着天山印,天山印笼罩的范围内,所有友军都能受到大幅度的防御增益。

而天山印又会随着樊石的移动而转移,所以整个战场明显可见的是,这天山印始终跟随在音域周围,堪称珠联璧合。

好几次打退兽潮后,有军士起哄笑道:樊小子的天山印跟长了眼似的。

这时候林慕宛也嫣然一笑,心领神会的两人却都没有再说什么。

这世界值得他们在意的人都走了,也就没必要再给自己自寻烦恼,情爱什么的,大抵只能点到为止。

樊石知道师娘没走,但老师的师娘确实是走了的。有王夫人陪着,想来也不至于孤单了。

托伊、托玥这两个姐妹和七哥一起,是个三人小队,刺杀任务最多的一组。

而托伊也最清楚自己这个妹妹为什么不走。

战场西线。

自称吾诗的女皇,在三大精灵王的辅佐下,抵御西线几乎全部的异兽部族,其中异兽大半的七级都在西线。

可饶是如此,面对生命领域与死亡国度,兽群也无法撼动西线的防御。

其实王焕闻他们对死夜女皇的心情是最复杂的。

这个生命古树的继承者,无论怎么说都谈不上和人族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除了王焕闻答应会在母舰上带走那株新芽外,就再无任何许诺。

甚至连这唯一的约定,王焕闻都只有五成的把握,毕竟他也无法断定新生的生命古树就和世界本源毫无瓜葛。

可吾诗完全表现的信任,让王焕闻都为之哑然。

也许这个女皇,只是找了个借口,好去奔赴战场吧。

至于东线,有凯撒在,不说固若金汤,守住不成问题。而凯撒提出的要求,也只是把部分种子带上了母舰。

没有辐射异变,没有魇侵蚀,更没有本源痕迹。

这三点要求,凯撒不知道能活下多少种子,但肯定是有的,凯撒对此坚定不移。

执掌了制裁天权的他,剥离本源和神权物质也更加彻底。

至于辐射,只要没达到一定量,都不足以引发他们族群的异变。

天空战场。

雷子引动雷霆,穿梭在天雷之间。

随着天权解放,那种欲以身化雷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是推着自己的权值越来越高。

警觉的雷子,慢慢明白了师哥的感受,也行有一天,他也会成为这世界的一部分。如果天地仍在,他大概会成为那个降下雷罚之人。

可惜天地不在,雷子的结果大概只能是成为雷霆的一部分,没有自我,没有情感,没有喜恶。

雷子自嘲一笑,雷刃向天劈落,雷霆四起,沿着劈落处,落下万丈雷罚,对着成群结队的飞兽疯狂炸裂。

解决完这一群,雷子振翅扶摇,还有很多很多飞兽需要他去解决。

最让人担忧的,还是那只隐匿在云层中的鹏!

雷子突破云层,越来越来靠近那天空的缝隙,此时不经意间都有可能引动雷霆自行下落,融入到他身体里。

十道完整的天雷入身,大概相当于是第二阶的一权值,如果到了第三阶,估摸着数百道才能增加一权值,雷子心底大概有数。

此刻母舰还在更上空,离那口子已经不远了。

雷子凌空俯瞰,感受不到鹏的动向,就只能用这种笨法子去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鹏。

果不其然,雷子锁定了那处密集的云层,那是雷子自己召集的雷云层,难怪能遮掩鹏那鸟味。

雷子嘿嘿一笑,颇有种逮到娇美娘的自得。

劫雷刃入手,无数雷霆倒入,将雷子彻底裹藏起来,同时也暴露出鹏那无数可藏的气息。

“躲啥呢?来玩玩。”

雷子喃喃自语,猛然窜出,一道惊雷划过,在空中留下雷霆残影和献血溅长空!

鹏痛苦的啼鸣一声,胸口有到脖颈处一道深见骨的刀痕。

雷子从鹏身后转身,身上还隐隐有着电光呼应着鹏胸口刀痕上的雷霆。

一双蓝紫色的光眸盯着惊恐躲避的鹏,不掺杂一丝感情,就像看待一支将死之鸟。

“区区蝼蚁!区区蝼蚁!”鹏怒极出声,试图以此压下内心的恐惧。

“哼,蝼蚁?当初师哥把你打的找不着南北都忘了?”雷子不屑道。

“师哥?…你是他的人?”鹏有些惊疑不定,逃亡的心思更加浓重了,苍已经死了,这天空能与他争夺霸主的人不多,如果不是查的允诺,鹏也不想掺和进来。

在鹏看来,人类想走就走好了,本来就是无根浮萍的人族,死在浩瀚星空才好!

可是他还是来了,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诚然如是!

鹏犹如惊弓之鸟,化作一道飞鸿就要逃,可是相比于他的造化之术,雷霆行走显然要更快,几乎只是在鹏化为飞鸿之时,雷子就踏步出现在鹏头顶。

一脚跺下,鹏断了线般跌落,前冲之势骤然被打断。

雷子踏下第二步,九踏!

再出现时,已是鹏的下方,又是雷霆一拳,将鹏打的头颅后仰。

改拳为掌,雷霆巨手猛然产生吸力,把鹏吸入掌心,向后一扯,雷子跨步侧踢,一腿抽飞。

接连几次,其实都没如第一刀那般给予鹏真正的伤害。

这毕竟是一个有望成为天空霸主的存在。哪怕还只是停留在王级异兽,可比之部分九级异兽已经不遑多让,更是向着九级进化了大半。

也正是如此,才能在劫雷刃下还有余力逃生。

这一脚踹出去,雷子稍作喘息,没有去管慌忙逃走的鹏。鹏不是不能杀,而是不好杀。

子舰在飞兽自杀式袭击下爆灭了太多。

连王焕闻自己都不知道多少是有用的,雷子就更不清楚了,所以只能尽力去保,没功夫再和鹏纠缠。眼瞅着母舰已经临近那裂隙,已经开始扩大裂隙,雷子闪身出现在另一边,一指点出,雷霆一闪穿透了一只异兽,保下一座子舰。

于此同时,母舰上空,浓郁到肉眼可见灰色迷雾笼罩了一整个缝隙口子。

雷子稍稍松了口气,小明已经开始了,就说明母舰没大碍。

灰色迷雾内,唯有一个人如同神明一般悬浮其中,一双晶莹剔透的灰色眼眸暴露其中,他手上是刚刚摘下的眼镜。

之见空无一物的右手抬起,对着缝隙狠狠一握,整个灰雾空间都震颤不已。

无数不知名的物质本来像是完全不存在于这个空间,如今也都暴露出来,在这种挤压下轰然爆裂,连同缝隙一起。

天崩。

灰雾快速散去,而缝隙掉落大片空间碎片,口子逐渐大到快要能容下母舰。

雷子脸色猛然变化,喝到:“你敢!”

雷霆划过,可有一道飞鸿更快,蓄力更久,在这样长距离的速度下,雷子的速度不够!

飞鸿骤然出现在母舰一侧,光华消散,赫然是之前逃亡的鹏。

鹏拿捏不定,下方是极速而来的雷子,手中拿着劫雷刃,在这个口子下爆发,是要玩命!

可鹏抬头望了一眼口子,已经扩大到已经能够一窥宇宙面容。

能走出去吗?

没有答案,下一瞬一道雷光滑过,胸口又多出一道,鹏却混不在意,哪怕被人提着脖子狠狠砸在口子上也不在意了。

空间挤压的破碎感淹没了鹏,逐渐黯淡了眼眸。

雷子大口喘着粗气,许多不知名的物质连天雷都泯灭不掉,融入体内,有种怪异的滋味。

而雷子体内的雷脉也开始混浊起来。

不过这些不重要,雷子一眼扫过,灰雾散尽也没能看到想看到的人时,只留下一个苦涩的笑容。

当南正门说,他们唯有死时,雷子不信。

可现在,他信了!

母舰腾空,拿命换的。

口子还不够大…撞上去就够了。

一艘母舰,数十艘子舰。

再见了。

雷子这般想这,痛苦的闭上眼,向后倒去。而天空,雷霆轰鸣,万雷齐动,而雷霆中却混浊不堪。

地面。

王焕闻笑了,有些苍白,这片天地随着天崩,真正脱离了宇宙!

以后啊,你们的山海也不过如此,重复往返,只是每一代都需要有各自的牺牲。

再见了。

……

黑白二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弥留之际。

没人知道他们二老每一次合并天权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但是那个人还活着的话,大概很清楚的。

可惜,吾歌打的碎残破天地,打不破这世界樊笼。

被黑白二老以死相困的大地领主破空黑白一界时,已是大势难挡,只留下那位金翅大鹏血溅当空。

“人生啊,一活一死。从见你开始,从携你而终,我黑禅赚了。”黑老难得摘下了那黑色的衣袍帽,心满一笑。

白老也难得不再挤兑这位老人,心安闭目。

从此世间再无一二人,携手相看两黄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