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石盘开天幕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677字
  • 2022-01-08 15:26:47

从整个宇宙的维度上看,这不过沧海一粟的小小世界,却脱离了宇宙的轨道,向着一条横跨无数个宇宙的银白长河而去。

这个过程注定是无法被阻止的,甚至这对于名为地球的世界来说,已是最后的恩赐。

在银白的长河之下,正对着地球下方,有着若隐若无的幻象,仿佛与地球分处长河的两面,一面为阳,一面为阴。

但是阴的那一面却没有上浮,就只是待在长河下,等那世界跌落。

……

精密之仪。

战争的中场,远没有那么平静。

整个世界开始极速寒冷,大地也开始龟裂,往日滚烫的地心熔岩,一经暴露,也开始发出冷热交替下独有的迸溅。

这还好,毕竟还只是小范围的变故。

王焕闻此刻担心的是,地球会不会在脱离宇宙的一刹那,被时空长河和宇宙的分界处挤爆。

如果真的是这般,一切算计都是空。

大地在震颤,起初他们还以为是兽潮要再一次发起冲锋,无数蹲坐在战场上的将士,拿起武器,再度挺直腰杆,凝重的望向远方。

可是兽潮没有到来,大地却震颤的更加厉害。

直到这种震颤到达了顶点时,“咔嚓”一声,天裂了!

整个天空被四分五裂出去。

最后一层虚空也好,天空也罢,连同大气层一起被划开了大口子。

一号在助手的搀扶下来到王焕闻面前,沉声道:“开始吧。”

王焕闻犹如刚回神一般,还带着愣神的恍惚,缓缓点了头。走到这一步,真正要实现的时候,反而有些不太真切。

一号走前拍拍王焕闻的肩膀,一言不发的离去了。

大地停止了震颤,是大地领主查在强行压制这种爆发。毕竟这样持续爆发下去,损失最大的是兽群而不是人类。

所幸这种恐怖的自然现象只是持续了一阵,就停止了。

这让查轻轻松了口气。

哪怕他是大地领主,收回大半的权柄也不可能持续压制暴动。

但是查依然感到不安,这份不安起初以为是来自世界苏醒,可当世界重归平静时,这种不安的指向似乎愈发的明确了。

查昂起硕大的头颅,一双土黄色的眼瞳夹着金光望向天空。

那些四分五裂的地方他全然不顾,哪怕已经从其中渗透进不少的“偷渡者”,查也懒得理会。

可那道位于凛冬上空附近的巨大的裂缝,却让查本能的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好巧不巧的,出现在凛冬?

查地下头,眼瞳里的金光闪烁不定,或许这就是他们想看到的吧。

这一刻,查才有了决断。

如果说之前的兽潮只是为了一种名为消耗的平衡,那么现在,就是为了打破人类的野望。

查也不清楚这个世界最后会如何,拥有本源的无惧任何可能的危险变化,哪怕世界崩灭,只要它吞噬掉足够的本源也能遨游宇宙,就如同一个世界的载体罢了。

可人类想要出局!

绝无可能!

大地再次颤动,比以往都强烈的多的多。多到让那些奋力站起的战士们,握住武器的手都抖动不已,心跳更是随动大地一般颤动。

“要来了?”

“要来了。”

南正门持枪矗立在残破的城头上,与那位不可一世的大地领主遥遥相望。而南正门身后,是身穿天蓝色长裙的祈灵儿,只不过这身长裙的血迹比起南正门也不遑多让。

如今的寒冷变化,无疑成为了灵儿的主场。

南正门向着灵儿轻轻点头。只见四道冰晶锁链从虚空中穿透过来,从头至尾没入南正门体内。

“走了。”

“嗯。”

祈灵儿重重点头。

随后只见阵前金芒炸裂,犹如一支穿云箭,从半空中破空而来。至于无数兽群掀起的浪潮,直接被无视掉。

查凝重的望向极速而来,人枪合一的南正门,这样的破阵花招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仍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今日的兽潮也不是往日的见好就收了,无外乎死拼一场。

当即命令五位王级异兽悍然撞向飞掠而来的南正门。

于此同时,人枪合一的南正门一往无前,于半空中心念一动,接连解放两层天权。

两层天权的加持下,金光大盛!

一枪连人洞穿了前来赌枪的第一位王级异兽,紧接着第二位王级异兽被直接击飞出去,胸前更是血肉模糊,不死也要失去战力。两层天权解放下南离火的灼伤,可不是王级异兽的恢复力就能硬抗的。

两位王级异兽拼死挡下枪势,而另外三位王级直接联手封锁退路。

南正门傲立空中,沾满血迹的金色风衣,在空中好不亮眼。

只不过三位王级异兽可不觉得这是亮眼,在数十次冲锋中,这一身金色风衣收割了多少王级异兽的生命,他们可是清楚的很。

只见南正门冲着远处的查咧嘴一笑,却骤然向下俯冲。

在下方的异兽看来,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砸落当场,一瞬间溅起的冲击,将周围的异兽掀飞数十米,南离火更是以南正门为中心扩散了近百米。

庞大的兽群,竟被一人一枪,硬生生砸出个缺口来。

三位王级异兽面色难堪,连忙降落下来,也不管降落的冲击会造成多大的伤亡了,止住南离火蔓延的趋势才是正当紧的事情。

可正当三头王级异兽落下的瞬间,一道暗紫色的光影在另一个方向转瞬即逝,但消逝的瞬间,却抛下来十几枚如同黑点的光离子弹。

经过之前的实验,一枚光离子弹只能造成十米范围的光热伤害,对于异兽有着几乎无视护甲的能力。

但是一旦有超过三枚光离子弹聚合在一起,所造成的伤害范围足以产生叠加效果。

而这十几枚光离子弹,足足挖空了精密之仪十分之一的库存,算上之前战争消耗,此刻剩余的也不过十之二三。

十几枚光离子弹还没有完全落到地面,就已经被雨神弹指一道雨幕包裹其中。

雨神脸色骤变,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本来荣光满面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收到战争的摧残,可此刻苍白的可怕。

目露恐惧的盯着不远处的那团凝结成光团的离子弹。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仅仅只是十几枚光离子弹就宛如烫手山芋般摆脱不掉。

“你疯了吗?快抛了它!”

雨神身后急忙赶来的那位神明光影还没凝成实质就厉声喝道,。

可还没等他稳定身形,雨神面目狰狞的骂道:“给老娘滚蛋,你以为是想抛就抛的吗?稍微动点,就直接炸了,到时候谁都跑不掉!”

“快散开!”那男子神明也没在意雨神的态度,当即对下方兽群出声。

可这是战争,不是演习!

兽群冲锋本就是乌压压的一片,要么前进到踩着尸体上位,要么就是整个冲锋功亏一篑!

“玛德。”雨神再好的性子此刻也止不住骂道。

本来是想出手捞一笔功劳,结果这烫手的玩意彻底把雨神自己给坑进去了。

骂骂咧咧的雨神还没想到怎么处理这东西,雨形成的包裹外衣就开始冒出大量蒸汽,几乎只是一秒的时间,就要包裹不住了!

雨神正要不惜耗费点本源解决这一切时,突然松开了操控光团的手,任由光团宛如坠落之阳,落入兽群之中。

无数惨嚎还来不及形成痛苦的本色,就戛然而止。

方圆数百米的光团彻底吞灭了所触碰到的所有异兽,用灰飞烟灭来形容简直不要太合适。

雨神咬牙切齿的望着壮观的一幕,光团从膨胀到扩散,最后向外迸发出数千米的光波,这一切都仿佛是打在雨神的脸上。

可雨神只能任由这光团肆虐,连兽群的主人都不在乎,她雨神何来的资格呢?

也正是查的传音,才能让雨神放弃。

只是这值得吗?

蝼蚁而已,可谁不是呢?曾经高高在上的神明,如今,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强大些的蝼蚁呢?

雨神消散了些怒意,只是阴沉的神色却明显不见消散。

那名男子神明凝结在雨神身旁,轻轻搭在她肩上,令人意外的是,雨神竟然没有丝毫抗拒,甚至还有些习惯。

“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选择支持你。”

男子神明说完这句话,消无声息的离开了。他还有任务,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南正门留在这里!

这边的光团刚刚爆炸,南正门那边一枪横扫,荡开身前围上来的异兽兽群,而三大王级异兽只是压阵,防止南正门逃离。

因为他们知道,负责解决南正门的可不是他们。

寻常三档代权者的二次解放,也许王级异兽还能对付,群攻更是必死之局。

可四档代权者宛如突破了某种限制,大幅度提升了代权者各方面的能力,二次解放更是呈几何倍数的爆发势提高。

即使是放在初代先行者那里,南正门都不至于被遮掩光芒。

三大王级异兽更不敢以命再尝试,刚刚一个照面就已经一死一伤,结局再清楚不过了。

眼见三大王级异兽如此沉稳,南正门在没人察觉时叹息一声。

每坑杀一只王级异兽,就能减少太多的战争损耗了,可惜今日似乎只能到此为止了。

南正门已经知道那位神明要到了。

堕落神明,秽梦之神。

对于此神,河伯只用了一句话评述:此神所在之处,即是空间禁处。

据说,他并非是远古信仰的神明,而是旧时代被意外因素结合导致的新神明。

这类神明数量稀少的同时也具备不需要信仰与本源的特点。

准确的说,这才是真正的,天生注定的神明!

无数单薄的紫雾从兽群的缝隙中钻出,让一片战场都变成了紫雾的领域,那些兽群就连呼吸都变成了吞吐紫雾,偏偏还不自知。

南正门察觉到异常,南离火傍身,紫雾一触即溃,通过南离火确实是净化紫雾。

可一旦紫雾浓郁到排挤出大量空气,那就麻烦了。

况且这紫雾真的只是这样吗?

南正门不敢大意,这是一位神明,还是最特殊的那一类,至于缔造他的那位存在,据说还与凛冬有关系。

只怕人类这些传承,这位秽梦神知道不少。

“别想了,进了我的秽梦空间,空间就无用,那人救不了你。”一道身影在南正门面前凝聚,踩在一只七级异兽的头上,俯视南正门。

南正门身上亮起的空间用具全部失效,而且七哥刚打开裂缝就不得不退回去,紫雾甚至还顺着裂缝追过去部分。

“你就不怕你家主子知道你做的事?”南正门冷声质问。

“他?”秽梦仿佛回忆着那位。

却摇了摇头,不无遗憾着说:“他已经离开,管不到我了。如果他尚在,有哪里至于这番景象。”

“算了,你就老实待在这里吧,我杀不了你,但把你困死在这的本事还是有的。”

秽梦轻声说道,就像是法官宣判无期徒刑。

“是吗?”

正要转身踏步离去的秽梦猛然回头,却看见让他惊诧的一幕,只见南正门不要命的吸入紫雾,把全身南离火疯狂的汇聚到双手之上,浓郁的火元素甚至让整个秽梦空间都有些波荡。

“疯了吗?找死!”

秽梦冷哼一声,眼见这人吸入大量的紫雾居然还不罢手!

“有一说一,你这雾,真是上好的助燃剂!”

南正门大笑出声,手上的南离火汇聚成金色的光泽附着在手上,就连他自己都快要收不住。

他也没想到,秽梦空间中的紫雾居然激起了南离火自发的怒气,似乎是里面的某些成分,让天生火中皇者的南离火感到厌恶,从而自行产生针对性的变化。

这种变化,显然是好的。

秽梦自然是有些惊惧的,他当然清楚自己秽梦的来源为何,虽说这些异兽群不够强,可他们的数量多,连接在一起,脑域中那些污秽的东西所逸散的,就是秽梦的核心。

从某种角度上看,秽梦空间和图莱的精神虚世界有着相似之处。

只不过秽梦是从中拿某些东西用,而图莱纯粹是维持精神世界。

现在,面对南正门,好像有些不太好使。

但秽梦依然不觉得南正门就能在秽梦空间中活下去,吸入紫雾越多,隐患就越多,早晚是要爆发的。

精神层面的东西,那南离火,还焚烧不全。尤其是现在还放弃焚烧的情况。

南正门不管那些,注定要被丢弃者,无惧死亡。

手中的火和身体中穿透而出的寒性相合,南正门咬紧牙关,将两者压缩在一起。

但肉眼可见的是,寒气终究是弱势了一些,达不到最好的效果。

灵儿哪怕有地利加身,也弥补不了三档和四档的差距,这是事实。

不过,也够用了。

冰火两重天!

南正门咧嘴一笑,在秽梦惊惧的目光下,猛然下按,恐怖的风浪席卷秽梦空间。

这时候骑虎难下的反倒是秽梦了。

继续封锁秽梦空间,那这里必然是毁的一干二净包括他们两人,可不封锁,这前的牺牲就白费了,秽梦没把握再构建一个无缺的秽梦空间笼罩南正门。

“该死!”

秽梦散了,也跑了。

整个中心圈都被横扫一空,秽梦空间独自拦下了大半的爆发。

风波平息后,秽梦面色难看的望向原地,却空无一物,只留下一个无比的深坑下陷。

就这秽梦撤离的那一刹,一道冰空锁链从南正门体内卷出,带着承受了冲击的南正门从空间裂缝离开。

于此同时,河伯和司命同时出手,对上两位神明,大战一触即发。

查仰天怒吼,这一吼,是逼迫空中飞兽去拦截!

一道宛如流光的清柱,射向裂缝。

那熟悉的波动,不正是天地的残存吗?

那面石盘,正是原来天地的精华的那部分,也正是石盘,才有了先行者们的出现。

如今,这石盘要撼天!

吾歌替他做了约定好的事情,那石盘就该履行与王焕闻的合约,一码换一码。

王焕闻说,值!

若这天地大善,或可补天,可这天地不仁,也就不用留了。

石盘开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