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一切为了图存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491字
  • 2021-12-21 20:52:00

末日纪元七月末。

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两个月。期间兽潮一共有七十三次冲锋,有五十一次都被抵御了下来,而那二十二次,无一例外的踏入了精密之仪内部。

此刻的精密之仪已经残败不堪,要塞坚固的堡垒也彻底坍塌,只有临时搭建的掩体还在宣告战争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战斗到这个份上,支撑他们的,大半都是信念吧。

王博士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动员过:一切为了图存。

但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图存,而是他们身后,从地底彻底暴露在地面的庞然大物。

距离兽潮下一次冲锋,还剩下三天。

每隔七天,被击退的兽潮就会再次冲锋,因为查需要足够的时间为兽潮提供增幅加持。

大地领主的力量传导向一整个兽群,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

而且查还要提防来自要塞那边的刺杀,黑白二老联手的力量,让查不禁想到两个人,林国忠以及吾歌。

五档完整的天权,无论是如何得来的,都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被针对的万提斯外,五档代权者无一例外的成为异兽的噩梦,他们屹立在巅峰的时候,深度区内没有一个兽群敢于挑衅。

而黑白二老联手,也确实拥有媲美五档代权者的能力。

只不过两位残缺的三阶解放代权者,在五档时也只能完成两阶半的解放而已,完整的三阶解放以这两位老人的体质,是无法承受的。

按照时间流速正常的情况下,最多三分钟,黑白二老就会透支生命,最多十分钟,黑白二老就会因此而失去战斗力,这还不算上战斗受伤。

所以王博士从不寄希望于黑白二老能够刺杀成功,那不现实。

随着查大地权柄的收回,它只会越来越难对付,刺杀显然是不稳妥的方案。

但精密之仪依然做出了这样的决断,不为别的,骚扰就够了。

骚扰到查不得不牺牲大半的精力去提防,那就够了。

精密之仪第二基地。

王博士随处找块地,坐了下来。

也不管前方遍地的尸体和血迹,就这样静默的坐了下来,只是兜里没有烟,让他不禁皱眉不展。

“介意谈谈吗?”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让王博士的心跳漏了一拍。

看清来人,王博士笑了,因为缺水而泛白的嘴唇,在咧嘴笑时很难看。

至少南正门不太喜欢看到,相信他们也是。

“当然,不介意。”王博士腾出点地,大概比起其它地,表面看上去是干净一些。

南正门也不矫情,干脆的坐了下来,但是他没有开口说话。

一支烟抖落出来,南正门递给王焕闻,自然的就像吸了很久的烟鬼。

王焕闻愣了一下,接过这根“珍贵”的烟,却没有点燃。

他抬起头问道:“什么时候学会的?”

南正门吸了一口,吐出去,却掐灭了剩下的,显然他没有瘾,这么做大概也只是排解内心的压抑。

“很早。老师死的时候,是第一次。我们还很弱的时候,做不了什么,甚至连追寻真相的资格也没有。”

“正常。”王焕闻没什么波澜。

“但我从来不会在师哥面前做这些事。”南正门犹豫着,从有些破旧的皮夹克内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而不是纳米空间。

“师哥总是替我们扛着压力,用他的话说:他得替老师把我们带大。但我们都清楚,老师真正在意的弟子只有一个,也只会是他。”

南正门打开小本子,那里面是泛黄的笔记,来自吾歌。

王焕闻认出了那笔迹,是吾歌的,不算工整,但很有洒脱的豪迈。

欲言又止后,王焕闻还是没有打断南正门回忆。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备选的工具,由老师,你,王将军,还有烛老…可能还有其他人指定的。那个任务,其实不只是师哥的,也是我们的。”南正门讲述这个真相时,平静的好像看淡了生死。

王焕闻很头疼,吾歌最后给他留了个麻烦,可能是个炸弹也说不定。

“对,为了解决莫斯,我们不惜压上一切,包括你们的性命!只是…吾歌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也让我们看到了你们的潜质。”王焕闻果断的承认,没有出乎南正门的预料。

因为这是事实,尽管被隐瞒了下来,但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那你,预先牺牲我们的准备,总不只是现在这点吧,如果只是这样,不够!战争太惨烈了,我们顾不到地面战场。”

南正门看向王博士,分明是要逼迫王焕闻。

“你说的不错。”王焕闻思虑了一会,选择坦诚一些:“我们确实还有准备,但局势还不到那个时候。”

南正门点点头,有这句话,就有了保证。

他站起身来,低头看着王焕闻莫名其妙的问道:“什么时候解决我们?”

蹭的一下,王焕闻确定自己肾上激素超标了,而且大量的冷汗渗透了内衫,那冷气让他无法再保持镇定。

“我们是指?”王博士没有质问也没有开脱,而是拐外抹角问了一个不重要的问题。

“觉醒者,代权者,嗯…以及其他。”南正门很痛快的给出答案。

王焕闻不敢再接受那道目光的询问,他颤抖的嘴唇叼住烟,直到点燃了星火后,才恢复了冷静。

“不会太迟…这是谁告诉你的?那个本子?”王焕闻瞥了眼那个本子,说出猜测,实际上,王焕闻都不相信是那个本子。

“猜的,师哥说过,我们不会成为历史。而你也这么说过。”

南正门走了。

留下王焕闻独自在这个寂寥的战地上,冷却着烦乱的思绪。

“王邢林,呵…真是生了个好儿子。”

烟头弹灭,王焕闻仰天倒下。

……

笔记本。

末日纪元185记年。

老师叛出国之重器,原因是弑师,也就是那个我未曾见过但确认死亡的祖公。

我…害怕了,从未有过现在这一刻的害怕,也因此我逃离了觉醒,在兽潮中,宛颜姐死了,疏云哥成为了代权者。

可我高兴不起来。

逃离国之重器的第三十七天。

有个头铁的女人追了我很久,但是我甩不开她。或者说,甩开她,或许她会死。

第106天。

我抵达了精密之仪,见到了福伯,但我…不是很喜欢这里,或者说,是这里的所有人。

第179天。

凛冬。

旧时代最后的传承之地,似乎比想象的,慌凉的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带那四个小家伙过来看一看,时代凋零后剩下的模样。

第237天。

杀了一只五阶的异兽。

第267天。

屠了一个有六阶异兽的小型兽群。

第276天。

绕开天选赋能,妖火第七次反噬,最长的那一次长达十二小时。

第289天。

五档,第十八次反噬。

第303天。

第77次反噬,一天提升到五次反噬。

终日到了!

老师走的那一天,我想了很久,终究没有绕过去。

余下的罪,就由我来抗。

有时候看到太多东西不好,启示录好像是种遗留。

王焕闻…不好评价,只希望能给他们几个,下手轻点。

或许残忍,但也是仁慈。

我要走了,好像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托玥也给不了她什么,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她和师娘都会没事的,王焕闻答应过的。

历史不需要我,也不需要你们。

只是作为师哥,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多活一点,多看一点,老师做得不好,师哥也不好。

落款:吾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