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王博士的狠辣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488字
  • 2021-12-14 21:16:43

凛冬战军是提前到的。

比王焕闻预期的要早很多,至少精密之仪还没有做好接纳和安排这支战军的准备。

尽管大量的居民已经被遣往深度区66区,可也来不及改造成军区,只好让这支战军在野外将就几日。

会议室中。

王焕闻对李道长的不请自来很不高兴。

“预定的计划中可没有这一出。”王焕闻丝毫不在乎双方平等的身份,用质问的语气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很明显,李道长的举动干扰了王焕闻的布局。

脱下战甲的李道长依然是那么虚弱,只不过比起背负诅咒时,还是多了些血色。

他先咳嗽几声,好像表示自己还是个病人,然后解释道:“计划里确实没有这一步,但我们不就是计划的参与者吗?改一改就是了。”

“你拿这当儿戏吗?说改就改?第一防线牺牲这么大,就是让你在这胡闹的?”

王博士显然不吃李道长那一套,平日里谁都要让几分的身子,今日碰上王博士也不好使。

李道长揉揉太阳穴,对王焕闻这般强硬的态度也很头疼,悻悻道:“若是儿戏,我不至于把全部家当都带来吧。”

想了想,李道长正色道:“这是凛冬的诚意和决心,与其谋个后路,不如破釜沉舟。让凛冬做最后的堡垒,不行的。”

王博士见李道长这么认真,也收敛了些脾性,问道:“你就没想过失败?图存计划可没有太多的飞升实验,大量的数据,还是来自旧时代和初始要塞时期,本来就没有完全把握。”

“倘若我们这边失守,没有争取足够时间,一样是要完蛋。”李道长摊手。

“呵。”王博士不屑置辩,我跟你谈万一,你跟我谈一万,这还说个屁。

“应天星,你…对他不放心?”王博士纠结一阵,还是轻声问了出来,在他看来,凛冬来了就来了,正如李道长所说,凛冬还是适合殊死一搏。

一群武夫,干这个最在行了。

可是不带个长脑子的,是真没脑子了。

光靠这个病秧子,不是王博士瞧不起李道长,是他真不行,所以王博士推断李道长大概是信不过应天星了。

也是,聪明人最怕聪明人。

“嗯…”李道长沉吟一会,才像组织好措辞那般说道:“倒不是不放心,阻击天选赋能那一战,他打的很好,完成了任务,也配合水上军队给予天选赋能惩罚,马凡舒也卸任了。”

“这不挺好的?”王博士插了一嘴,点起烟,也不管面前是个病秧子。

再说了,都快入土的人了,也不差这点烟。

李道长瞥了一烟火,没吭气,倒是叹息一声,说道:“问题就在这,他要是快刀斩乱麻还好说。可打的太憋屈了。”

王博士弹掉烟灰,摇头接道:“这不是他的问题。”

“怎么说?”李道长摆出倾听状,从很多方面上看,王焕闻都是前辈。

“你们凛冬憋屈太久了。”王博士一针见血的指点,让李道长虎躯一震,瞬间醒悟了,也多少有点惭愧,只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倒没什么好愧疚的。

一城之怯,养一人之勇,或许不值得,但符合大局。

“就说旧时代的武道一脉,天山、武当这些名门,还有龙营,炎组那帮人,都是一等一的悍勇,凛冬绝大部分的传承都来自于他们。可凛冬为了延续,更多的是背负而不是开拓。”

王博士深吸一口吐出去,接着道:“所以有了国之重器,有了军胆军魂,反而把所有风头抢了去,一直让凛冬,抬不起头啊。应天星不想无所顾及吗?他想,只是他束手束脚的,怕把整个凛冬打光了。”

“一个指挥官,追求的只是胜利,而应天星还要以减损为主,大概是这么些年习惯了吧。”

王博士仿佛感同身受一般,竟然也有些许惆怅。

“所以他不适合来这里。”

“也是。”

两人无话,干坐了一会,直到通讯介入进来,才打破了宁静。

画面显示的,是韩非,不过顶着满脑袋的雪花,那模样,五大三粗的,还以为是个野怪。

“到了?”喘着粗气的样子,配合着热气腾腾的呼吸,别开生面。

“到了。”李道长闷声应到,他知道是问的他。

“嗯。”韩非又看向王焕闻,脸色很不好看:“你想搞什么?和计划出入的太大了!”

“哪大了?”王焕闻故作听不懂的问道。

“大个屁,拢共只有那些,根本不够,计划的那些数量,你都喂狗了?嗯!?”韩非直接破空大骂,非要骂醒这个王焕闻。

王博士眼神闪动了几下,也没见出气了,扶着眼眶笑道:“小吗?不小了吧。”

说着,他掰起了手指头,说着:“我给你算算,凛冬最多百万,我精密之仪也不过五百万,而你国之重器千万之众,正好3:5,再划给天选赋能2份,刚刚好好。”

说罢,王博士眯起眼睛看着画面里的韩非,就这么看着。

而韩非,隔着距离都能感受到那份冷气,眯起眼睛的王焕闻,才真正揭开了自己的面目,阴狠毒辣。

韩非倒吸一口凉气,颤声道:“…远不止这些人的…”

“哦?那你还要我怎样?都走了,谁来拖延时间,哪怕不成个样子不成气候,多少也能拖上一拖。更何况,权高者必贱下,有能者必出头,还是留下来干净。”

这一下,不只是韩非感到头皮发麻了,连李道长都感到震惊了。

而这乍一看,凛冬给王焕闻带来了麻烦,但只怕凛冬携军而来,还给王焕闻省了很多麻烦事。

韩非不再喘气了,凝重的气息诡异的传递在空间之中。

“我明白了,王焕闻…还是你狠!难怪吾歌曾说你这人,做事不顾情。”

最后一句还在王博士耳中回荡,画面却草草结束。

韩非关闭通讯后,站在茫茫的雪野,只觉心寒异常,可他怪不得王焕闻,只能说他做得太绝,太狠,但也太正。

抛去觉醒者,军士,战士,武师,基因战士,代权者,各类高级官员…

不也就这点人吗?

是啊,不大,但也不小了,除去这些人,够用!

要不怎么说,王焕闻是继王邢林之后的计划领导者,而不是他韩非,也不是李道长,更不是那两个最高指挥官。

而王博士,其实何尝不怪自己。

他还记得吾歌说过:如果有那一天,记得下手别太狠。

那番场景,还在王博士脑海中回忆,他不知道吾歌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未来的计划,但可以肯定的是,吾歌当时是知道了的。不说全部,管中窥豹还是有的。

哦。石盘,王焕闻想明白了。

大概是石盘和小世界让吾歌明白,代权者不可能脱离这个世界,即使退权也不行,那再进一步说,觉醒者也就不可以。

可在王焕闻看来,你代权者不行,退权者不行,觉醒者也不行,那基因战士一类的,也都不要了。

如果这场战争胜,他王焕闻操刀,必斩。

如若不胜,那就一了百了,互不相欠!

闭目养神,王博士唤起智能管家,放着一声音乐,那是旧时代一首轻音乐,很轻很轻,轻到在这个时候,王焕闻可以悄悄打个盹。

李道长默默看了王博士一眼,起身离开,在这里,多一秒都压抑的慌。

时间不容许再让他们去更改了,也许王焕闻做的,是对的。

他只能这样去祈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