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故人相见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814字
  • 2021-08-03 13:36:49

从深度99区到深度100区,有明显的辐射变化,权值越高的人感受越明显,体内解放的冲动也越活跃,不过这也还算好。

毕竟那么多代权者都能好好的控制住。但到了深度200区就可怕的多了,吾歌在197区仅仅只是远远的看着,都有解放的冲动。

当初潜行偷回,啊不是,取回权柄之杖被凯撒发现,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没有预料到靠近200的深度区有这么可怕的辐射变化。

吾歌让樊石正常走程序进入要塞,因为目前为止也还没有发现类人形的异兽或者有夺舍能力的异兽,所以基本确定是人就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更何况三号要塞已经提前准备好迎接这师生俩,虽然来的出乎意料的早。

只见安检部部长挺着腰圆的肚腩,不算油腻的脸上挂满了笑容,眼睛更是只剩一条线。

“小樊石,你家老师呢,该不会把你卖了吧,瞧瞧这身板,这姿态,要塞要花好大一笔钱咧。”

樊石白了他一眼,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死胖子不停的捏捏胳膊又上下打量的,怕不是等会就要上手了!

“他走城墙上去了,你们慢慢去找他吧,您赶紧的,检查合格了我还要睡觉呢,好几天没合眼了都。”樊石不耐烦道。

“好好好,知道方向就好办了,这可不是个得闲的主。”胖子依旧保持着标志性笑容,侧身让过了樊石,让一名女性下属,也就十七八岁的后生带樊石去住处。

这胖子正要坐工具上城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不顾司机的诧异,打开车门就下去了。

“疏云好像也在上面来着,那这。。。老哥俩见面我还是别掺和了,就在这等着吧。”一个人站不似军姿的胖子却没有人笑话他。

城头上,一身白袍,淡青色的丝质束腰带,完美的显露出令女人也艳羡的身段。白衣胜雪,凭栏遥望,也就是这样了。

吾歌没有出声打扰他,从吾歌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上官疏云的侧脸,眼角有淡淡的忧愁,就好像自己把自己活成了旧时代书籍里的古人。他说他喜欢那位后主“李煜”,那李煜也到底半生逍遥,半生禁馋,不似疏云,这一生都在为局势让步。

……

年少时他要读书办学社,被上官风火带去军事基地,面对父亲他没有抗拒。后来南宫正事发,吾歌兽潮后脱离三号要塞,兽潮下余下两位代权者一位战死,继任者代权失败。

另一位还没有找到继任者,却只剩残破之躯,这位也就是上官疏云的老师,两人只是以音律相识而已,上官疏云和她认识时也已经过了打根基练古武的好时候,更何况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挺微妙。

上官疏云得知消息,独身前往战场,无视一众将领,炮火,兽潮,来到她面前,上任代行天之音律者,宛颜。

他只轻轻说着:我来了,你想做的,就去做吧,剩下的就都交给我,我来做。

吾歌当时刚从一波兽潮中杀出来,看着这一幕,看着疏云哥轻轻握住她的手,然后松开,放她走。

那一刻,他知道了疏云哥喜欢的不是大姐,是宛颜老师,他本该因此松口气,但却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像以前一样,因为这场悲剧源自他的老师,南宫正!

而今天本该是他的代权仪式!

那一天,天属为水的上官疏云,在一处战场中心的空地下,盘膝坐下,双腿上是他的琴———涵音。

“就让我为你弹一曲凤求凰。”

前方的女子拨动琴弦的手仍在维持,但僵直的身躯告诉疏云,她懂了。

那一天是以夜为结束的,天空里降下的不是五彩斑斓的神色,是一道流光,普照在上官疏云身上,周身是吾歌为他摆好的代权之仪,传承天之音律。

如果非要说末世里有一种幸运,那这份幸运降临在了那个柔弱但坚强的女子身上。

她穿着染满了自己和异兽血的白色衣装,捧着战场中刚刚倒下的那只王级异兽的心头血,来到疏云面前,一点一点的灌满代权仪式,明明油尽灯枯却依然要坚持做完。

代权者,宛颜,于第六十七次兽潮退权,伤势过重,陷入长久昏迷。

而救下她的,是另一位已死的代行土属的天权者拼死杀掉一头八级异兽,又给予这只王级异兽重创,可惜八级异兽的心头血却没能让他的继任者成功,保住她意识没有消散的,是那首凤求凰!

她相信,他会做的更好,也会找回她。

仪式是成功的,上官疏云是这么说的。冷静的让吾歌胆寒,那一刻吾歌只想逃离这里,一种窒息的感觉让他压抑的好像谁在掐着他的脖子索命,他无法呼吸。

那一夜,吾歌带着伤逃了,逃向七号要塞。

那一夜,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孩,为了大局,选择继任,失去了他爱的姑娘。

他面朝着风,只淡淡一句:天朝凰老凰不老,海岸云哭云不晓。

……

个人的不幸是世俗里的万幸。不是每个人都明善其身,这个时代的需求远胜你的不幸。

———启示录

吾歌怀里,启示录又少了一页,化做点点荧光,一份环绕在上官疏云身旁,一份飞向要塞的一座医院的最高层,那里安静的躺着一位俊秀的姑娘。

……

吾歌还在回忆里没缓过神来,上官疏云却已转过身来,儒雅的面庞轻声道:“来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