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凛冬出击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988字
  • 2021-12-13 00:02:59

凛冬。

末日纪元过半。

此刻明明不是冬日,却有寒雪飘落,零零的白色雪花在这残败的大地上,平添一抹不合时宜的闲置。

“下的,太早了啊。”

李道长矗立在城头,仰望着番奇异的景色。

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人在这里,他身后,是战列的整整齐齐的大宗师人物以及七经八脉的代表人物。

也包括前不久才打完仗的应天星、林一和李庭。

“是啊,卦象不显,吉凶暗藏。”应天星站在李道长的左后侧,接着说道:“这不是什么好征兆,也许是因为地球开始脱离宇宙,有坠入时空长河的先示。”

李道长扭过头来看着应天星:“你这么信卦象,可这天地都已经碎裂过了,卦象还是真的吗?”

应天星微微一笑,躬身回道:“那城主难道相信天地给出的卦象就是正确的吗?不过是一种预测的手段而已,无论是吉是凶,该打的仗都要打,只不过我们多了一些准备,多了些心理准备。”

“是这个理,你们觉得呢?”李道长点头,又转而问向身后这群大宗师。

李庭不语,林一抬起头目光坚定道:“我只信自己的剑。”

哪怕天地碎裂,再没有什么天地大势可以用,可林一无惧,他就是自己的势,天地在心而已。

应天星心中微动,心底叹息一声,他大概知道了城主今日问话的缘由了。

剩余的大宗师各有各的想法,毕竟他们都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

至于宗师门主或脉主,倒是更多的附和林一的多一些,毕竟古武宗师,都更偏向于强身强心,而林一的路子更体现的极端一些。

“好,那应天星你就留下来看着点吧,自家地盘,还是要有个能把握大局的人。”李道长倾听完所有人的意见,最后做出了这个决定。

但是在李道长看来,这是个很自然事情,甚至就是顺水推舟。

可在一众宗师眼里,就有了很多种可能。

他们不会相信这前后没有一丝的关联,但是像应天星这样的这样的指挥官留在要塞,而不是战场,又意味着什么呢?

功高盖主?不至于吧。

又或者城主真的只是想稳一手而已。

李道长不管这些人的心思,他也没精力去管,这样一群顶尖人物,他一个普普通通的病秧子,除了祖上的威信外,也没什么服众的本事。

“精密之仪的王博士已经通知了我,第二道防线正式拉开。

大地领主的争夺战结束,贝隆战死,精灵部族在死夜女皇的带领下和第一道防线的军队汇合,正在后撤向第二道防线,凯撒那边也是如此。”

介绍完战况,李道长扫过面前的诸位说道:“我说说我的想法,毕其功于一役,把所有赌注都压在第二道防线。”

言毕,李道长看着寂静一片的宗师们,想要得到些回应。

最后还是应天星站了出来:“城主的意思我们清楚,但是会不会太冒险了,而且,这是计划之外的。”

众人纷纷点头以示认同。

可李道长不吃这一套,坚决的回道:“我们不可能在深度区63区再建立第三道防线的,那样太危险了,图存计划执行到那,随时暴露不说,战斗的动荡都有可能导致计划失败。

它不可以有任何差错。”

“可破釜沉舟,有可能换来的是最快的溃败,拖延不到足够的时间,结果是一样的。”应天星叹息道,他知道李道长是不会改变心意的。

这或许,也有那位王博士的想法在里面,至于韩非,要塞都没了,没什么发言权的。

“所以,才把你留下啊!破釜沉舟不需要你,可一旦有差错,也许最后的重担都在你身上。

这城内百万民众,都是你的兵,但是图存计划,你必须守住!”

李道长扬袍而去,他要收拾去了,或许也要换上一身战甲才行。

“明日午时,开赴精密之仪。”

是夜,韩非一行人抵达精密之仪。

接下来他们需要陆续接管大量从国之重器传送来的民众,数量估计是要破千万的。

这是全部的总和了。

这时候,韩非也得知了李道长今早的决议。

他没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但是韩非心里还是有些计较的。

这种做法或许冒险,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倒也说得过去。

当年的布局者,还是目光浅了些,要是把这一处地下要塞打在凛冬,或许就不需要牺牲这么多了。

当日王博士也是因为这,才要求应天星把天选赋能的军队拦在深度区70的主要原因。

现在应天星已经知道了,也充分理解了王博士的用心。

可是有些人还是死了,仅仅只是一座随时会倒的丰碑,那是不够的。

可人类都要面临图存了,哪里还会有弥补呢?

也许只有安全的把他们的家人送入图存计划吧,这样也会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应天星这样想着,一夜难眠。

……

天亮了。

银幕落下,此时此刻,这个曾阻拦了苍百年一统的屏障,如今完成了使命,彻底被放入历史的档案之中。

大军集结,十一万身穿特制战甲的战士,伫立在城外。

这是凛冬所有的战备力量,甚至连同大量七经八脉的门人,都带了出来。

应天星站在城头之上,就像守望着曾经的理想。

“你们会赢的。”

午时一到,身披战甲的李道长就下令出发。

而城墙上传来阵阵雷鸣的击鼓,那是应天星在响鼓送军征。

“为什么不带他?”李庭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他不相信就仅仅只是为了留个后手,就要将应天星搁置在凛冬。

有应天星的凛冬战军和没有他的战军,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李道长应该比李庭更明白这一点。

“他的心,似乎因为死的人太多了,软了。”

“因为这?”李庭皱眉不信。

“就这。”

身后总有千丈路,不到悬崖勒马蹄。

这就是应天星,机关算太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