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双城泯灭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289字
  • 2021-12-11 14:29:22

迷障之地的毁灭也许不会引起太多存在的侧目,但是支撑它的巨人倒下,却足够了。

图莱彻底泯灭的那一刻,不管是大地领主查还是女皇都充满了震撼,甚至是难以置信!

哪怕女皇知道陈默要做点什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她自然知道这不会是三大精灵王就能做到的事,引导死亡国度也不行。

而引导了死亡国度也说明图莱的强大。

可就是这样,图莱依然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地步,而且还彻底点燃了妖火,如果不是迷障之地早已被清空的差不多了,光是这些妖火,都能再次把兽潮截断。

“怎么会这样?”查莫名的后退半步,恍惚间,有些迷茫。

要知道图莱虽然接受大地领主的管制,可查从来不曾真正调动或者强迫过迷障之地。

因为查清楚,惹怒了图莱,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然而现在,这个连查都忌惮三分的存在,彻底消失了。

查,不能接受!

“谁能杀了他?”

女皇回答不了查,不光女皇,贝隆和凯撒也不能。

唯有感知到图莱生命迹象消失的要塞,知道大概的原因,无他,这本就是国之重器和精密之仪制定的计划之一。

只是在预定的计划中,是由黑白二老去执行的。

但是图莱拒绝了,他要自己制裁自己,也或许是只有他自己才能杀了他自己吧。

没有善恶两面的对抗,就算女皇亲自出手,也都做不到。

查明白了。

“你们,还要拦我吗?异兽,难道要自残到这个地步吗?”查愤怒的质问面前的三位。

凯撒难得的不吭气了,图莱的突然死寂也是出乎他们预料的。

现在的异兽族群看似庞大,可是当这些顶尖异兽都要葬在此地,异兽就真的还有立足之地吗?

女皇皱眉凝视远方,那里有神明正在调头赶来。

也许是查真的不想再耗下去了,所以调动所有力量汇聚到此,要彻底和死夜女皇、凯撒以及贝隆决战。

连前线压制都不要了!

“异兽也好,人类也罢,你以为你发动战争就是为异兽考虑了?你只是为自己罢了。现在和我们死战,那你就不担心人类强者杀穿你的兽群吗?”女皇冷声道。

“杀穿,凭谁呢?吾歌?他死了!死了!”

查咆哮出声,掀动的风啸,却让查隐隐有些凉意,查只当那是女皇死亡的气息。

“你不配提他。”女皇腾空而起,一道青光从背后舒展成双翼,而双翼外,还有一层仿佛汇聚了整个战场死亡力量的灰蒙双翼。

所有死去的残余,全部被那双灰翼侵吞,而女皇的气势也在此刻上升到顶点。

凯撒和贝隆没有妄动,因为彼此都没有全力出手配合过,此刻他们的爆发很有可能影响到这位新晋的生命领主。

但是查可没这个顾虑。

厚重的大地力量犹如找到了宣泄口,顺着查的脚下,汇聚到身体内。

查猛一跺脚,天翻地覆。

隆起的脊背吞吐能量,恐怖的地热于此刻,张嘴迸射!

天地昏暗,女皇振翅高飞,但地热射线却一路追着女皇不肯放手。

贝隆见状撼动地势,平复了刚刚被引动的地势,同时悍然撞出。

作为大地领主最有力的争夺者,贝隆其实也只擅长操控大地力量,对于地热,他是一无所知,这也是为什么查最终能胜过初代贝隆的原因。

凯撒紧随其后。

地热射线猛地一偏,从空中如同巨柱一般砸下。

大地顿时被撕裂两半,焦黑一片,同时焦黑的,还有贝隆,甚至能量的波及将远处的部分异兽都给杀死了。

凯撒也只是勉强躲过。

查见状踩着贝隆,连续几脚,震的大地抖动。

女皇举手向空,一柄灰蒙和绿色相间的小剑浮现,凌空斩落,直奔查而去。

这时候,一股奇特的力量爆发,兽群们的内核都为此跳动呼应。

无数异兽咆哮。

大地领主,本源现!

查仰天肆意,迸射地热,迎上小剑,将女皇射入云层!

而冲来的凯撒,也成为了下一个目标,地热追着凯撒一路洞穿大地,划出一个大圈。

凯撒也被迫跳出了核心圈。

此刻,三位强者,被查彻底压制。

动用本源的查,挡不住!

更何况还有神明正在路上,凯撒有些焦急。

这么下去,贝隆必死无疑。

查此刻,正在聚涌地热,要射穿贝隆。

来得及吗?

凯撒不知道,审判的力量汇聚到双拳之上,只见凯撒右手向天,天地轰隆一声。

破开的云层被搅动成漩涡,彰显着凯撒的力量。

这一刻,犹如地狱还未离去。

凯撒咆哮一声,右拳狠狠砸落而下。

云层上,巨大的拳头沿着凯撒砸落的方向,一同砸落,速度之快,连查都来不及反应。

可是没有蓄势的力量,真的强吗?

查不屑一顾,三位中,他最看不上的,还是凯撒!

面对天空之拳和地面冲击而来的审判力量,查没有理会,依然汇聚着力量,死死的压着贝隆。

本源的对撞,让贝隆明白,他几乎没救了。

查已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弄死他了。

巨大的冲击让大地犹如地震一般晃动不停,烟尘更是遮蔽了视线,凯撒只能勉强分辨出那道傲立的黑影,亮起了浓烈的红光。

地热再次迸射。

于此同时,云层之上,死亡国度再现,凝聚了所有死灵的力量,女皇携剑坠落。

死夜。

女皇心中响起这样一个名字,也是她给这一式的命名。

没有华丽的招式,没有盛大的登场,甚至连女皇的到来,查都没有发觉。

剑光内敛,一道冥河幽幽浮现,犹如跨过无数层空间,投影至此,被死夜牵动。

而死夜女皇眼中,还有一道浩瀚无边的银色长河,远比冥河要宽广的多,而隔着这条未知的长河,女皇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走在路上。

当女皇望过来时,这道身影回眸一笑,轻轻点头,就继续走远。

而这身影离开后,有一个银袍的人浮现,轻“咦”一声,深深看了眼女皇,也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

疑惑只来得及出现,就没有时间去思考了。

死夜引动着冥河坠落。

查感受到死亡威胁,本源激荡,竟是要用本源之力去抵挡死夜。

无形的屏障与死夜碰撞,没有任何声响传出。

但死夜女皇苍白的面色和冥河的消逝,都无疑证明了她的失败。

地热射线毫无阻滞的射出。

一声不息的残嚎下,凯撒攥紧了拳头,强行引动审判冲了上去,一拳砸在查的头上,让地热射线偏移了许多。

而女皇也压制反噬,生命领域暴涨,将所有精灵的力量汇聚起来,再度挥剑。

剑式:升华。

明晃晃的亮光,由一点迸发,犹如碧落黄泉,倒挂而上。

双方夹击下,查不得不退却,本源的消耗太大,即使是他也承受不起了。

凯撒低头看着被地热侵蚀出一个窟窿的贝隆,沉默不语。

贝隆无望大地领主了。

但是贝隆不在意什么大地领主,他只是想报复。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苍那么高傲的家伙,也会跟你结盟了。”贝隆艰难的爬起,喘息道:“你没有像苍那样吞噬本源提升力量,反而留了下来,你图谋很大啊!”

查冷哼不语。

这一战,他消耗了不少本源。

本来他不想浪费的,可是图莱的死刺激到了他,他害怕再不回收权柄,真的会被人类要塞隐藏的手段弄死。

破空者,人类还有吗?

查心里没数,哪怕觉得没有。

赶来的三尊神明,和查一起并立。

……

深度区126区。

烛年和宗向彼此纠缠到现在,破空者的冲击强行冲散了受到重创的两人。

五脏六腑如同火烧一般,烛年抗不住了。

但是宗向也好不到哪去,此刻刀碎甲裂,全身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甚至连左臂都被一爪子给废了。

而战场那边却已经有了胜负,上官云睿带着仅存的不到千名的士兵将宗向围困。

没了刀的宗向,似乎连自裁的机会都没有。

“你赢了。”宗向颤巍巍的站起,仅剩的力气都汇聚到右臂伸向锁骨下方。

赶来的士兵见状戒备不已,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好上官云睿及时制止了他们,给宗向留了个体面。

宗向咬牙拔下了逆鳞,丢给了烛年,而他的胸前已经是血淋淋的一片,即使上官云睿什么都不做,宗向也必死无疑。

“还你了。”

做完这一切,宗向像个再无留恋的伤心人,一瘸一拐的走向远方,那里是第六集团军的埋骨之地。

烛年默默拾起逆鳞,拭去上面的血迹,黯淡无光的逆鳞好像也因为宗向的丢弃而悲恸。

哪怕被烛年握在手里,也还是有挣脱的迹象。

宗向倒下了,倒在尸横遍地里。

烛年把他埋了,同样埋下去的,还有一块菱形的石头。

“我们赢了,但它是你的。”

……

天空之城。

听着外面的兵戈相向,还有炮火连天,卡修斯浑身颤抖。

他愤怒。

他不相信国之重器还有什么手段可以阻挡他。

和查不一样,卡修斯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所以他要做一些连疯子都为之惊恐的事情。

天空之城能源站。

“滚开!”卡修斯暴力的推开工作人员,带着着魔的执念,直奔深处而去。

天空之城此刻动荡让所有工作人员都惶恐不安。

诺大的工作站此刻没有一个能安分下来去执行工作,都在忙着逃离这里。

乱遭遭的一切让卡修斯冷静的沉默,他忽然不再愤怒了。

直到来到了核心处,验证完身份推开门,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在工作。

“你?…怎么不逃?”卡修斯皱眉凝视,这个人他认识,宗向同父异母的弟弟,宗闾。

沉浸在工作中的宗闾没有扭头,但他大概猜到了是谁。

他说:“逃?上哪去呢?哥哥死了,我没家人了。

而且我想,您是来摧毁升空装置的吧。您需要我,不是吗?毕竟初代天空之城的城主,设置的那套密码太老旧了,老旧的,您都不一定听说过。”

“我知道密码。”卡修斯沉声道。

这时候宗闾转过头来,笑着否定他:“不,您不知道。这套密码有两个,您只知道外层的那个,不是吗?”

卡修斯沉默,他掌握的,的确只有一个。

但他没想到的是,宗闾对此完全知情,有那么一瞬,杀意浮现。

“您可别乱来,在这里,我们都是要死的,早死和晚死罢了。”

宗闾好像是感受到了杀意,或者是猜到了,所以出声提醒道。

“麻烦输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来。”宗闾让出位置,示意卡修斯过来。

收敛了杀意的卡修斯,冷冰冰的坐到台前,输入了那一串似乎没什么意义的字符。

这时候宗闾突然发问:“您知道这串字符代表什么吗?”

卡修斯猛然一顿,不明所以道:“不只是字符?”

“呵。”宗闾笑了:“看来您也是个傻缺。

这是古希腊的语言,组合出来的意思是:我们终将落入黑暗,但不会长存。”

卡修斯默然,看着自己输入的字符,他有些犹豫了,可是宗闾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

当他输入完这第一层密码,第二层就被宗闾预先设置的密码打破了。

整个能源站顿时暗灭,所有装置全部熄灭。

这也意味着升空装置崩坏,天空之城开始坠落!

“您想赌什么呢?”宗闾做完这一切问道。

“赌一个活着的未来。”

卡修斯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只为了您自己?”宗闾继续问。

“嗯…是!”卡修斯承认,这一刻,他只是为了自己。

“也是,这一城的人,和下一城的人,都是牺牲品。”宗闾笑了,然后默默坐着,闭目养神。

“你不走了吗?”

卡修斯踏出去的时候,回头问道。

“您也没想着带我,不是吗?这座城市,剩下一万两千三百一十二台机甲,也就有一万两千三百一十二个幸存者,再加上飞艇和别的,最多有三万人存活吧,可这其中,一定不算上我。”宗闾平静的阐述,准确的数字,都让卡修斯心颤。

“你们兄弟倆…”

“走好!”

卡修斯被打断后就没有回应宗闾,一步踏出,他要撤了。

整个天空之城,乱了。

国之重器。

韩非看着天空之城坠落,对着身旁的托老爷子说道:“来了!”

“嗯,卡修斯果然还是这样激进。”托老爷子目光有些迷离,撤出国之重器,对他们来说,就是放弃前线!

“当我们使用破空者的时候,我们就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韩非没有继续凝视,转身跟上大军,他们要开赴精密之仪,然后抵达凛冬。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防线,国之重器,毁灭了。

在天空之城的坠落下,砸穿了地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