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解脱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29字
  • 2021-12-08 21:50:52

“成功了吗?”

王博士抖落烟头,站起身来走到天台边缘,只是目光始终落在天际。

距离相隔太远,他也不确定异象的结束是否就能代表成功。

但毋庸置疑的是,破空者不会无功而返就是了。

“所以,最终也只能摧毁入口而已了。地狱…呵,还真是让人恐惧的玩意。”

王博士自顾自的说话,末了才想起来后方的战事都快打到家门口了。

只见王焕闻打开通讯,和某处建立了联系。

“怎么搞的?让冯颉那家伙打到我这片了,你要是不行的话,就赶紧退休了,总好过坑自己人。”王博士随意的谈吐,丝毫不见敌人打到家门的慌张,连一点担忧似乎都是多余的。

而王焕闻之所以这么说,也不过是调侃一下应天星而已。

“天选赋能藏了很多东西,重离子弹和负能矩阵的逆用都是我始料未及的。没办法的事。”应天星稍一沉思就做出了回应,也算是给出一个交代了。

在人数如此劣势之下,应天星已经竭尽所能的拖延了冯颉的脚步。

“拦不住?”王博士直接了当的问道。

应天星沉吟一声:“嗯。”

补充道:“最多一个星期,就会退守到深度区63区。”

王博士手指轻轻击打在天台栏杆的边缘,清脆而富有节奏的韵律甚至清晰的传入了应天星耳里。

“你们现在应该还在深度区71吧。”

应天星回应到:“嗯。不过今夜可能就会退到70区。”

“好,那就把战场钉死在深度区70区,我不希望见到冯颉的军队有机会踏足这里,你应该清楚,这不是儿戏,也容不得儿戏。”

王焕闻认真道:“你太爱惜羽毛了。战争,死亡率低从来不是光荣!胜利才是。”

“…”

“或许深度区67区更好。”

“不行!一步都不能再退了。精密之仪会提供足够的物资和装备,你尽管拿,尽管用。”王博士下达了最后通碟。

“我明白了。”

应天星没有再讨价还价,因为他大概意识到一件事。

他踩了踩脚下,土很结实,有那么一阵的恍惚浮现在应天星脸上,像这样的失神,在他一生中不多。

“那就在这吧。填埋也方便些。”

于是,在冯颉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凛冬的战士们开始了反击!

从虎之阵。

冯颉看着荧幕映射的地形图,一大片野林而已。

可是地上散落的报告,却揭示了冯颉此刻不平静的内心。

“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冯颉喃喃道,最近的伤亡报告成几何数的上升,已经到了冯颉不得不重新斟酌战略的地步了。

也是从那时,冯颉意识到应天星不打算拖了。

可这不合理!因为到了深度区63区,才应该是他大展身手的地方,进可攻退可守,才最符合凛冬的利益和应天星的策略。

但事实证明,应天星没有这样做。

“上次见他这般还是在上次吧。”冯颉苦笑道。

多久了?冯颉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应天星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强势的阵仗了,也许是条件不允许,也许是凶名太甚。

久到让冯颉都恍惚,这还是应天星吗?

从虎之阵再现,用最精锐的力量牵制最主力的部队,最后反扑至死。

冯颉太清楚了,因为这可是教科书级的军阵。

现存的每一个指挥官都要拿来当作必修课的内容,怎么可能轻易忘记。

对冯颉来说,这也是他擅长的。

只不过冯颉不用反扑,他有足够的兵力直接用压倒性的优势奠定胜局。不用像应天星那般,还需要谋算,去切割战局。

但是应天星具有的优势也是冯颉没有的。

整整两个顶尖大宗师压阵,这就是切割战局最好的利器,天地大势一起,冯颉根本不敢用人去填补,因为那完全没有意义。

冯颉不甘心。

他猜到了应天星想拖到深度区63去区,进退自如,甚至有后方的水门门主在,还能形成关门打狗的局势,耗死自己这边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应天星变卦了,没有任何征兆的变卦了。

冯颉还想用在深度区63区决战时刻的手段,此刻却憋屈到不知道该不该用出来。

他怕没机会了。

切割的三处战局,此刻同时遭受猛攻,远比前几日的战斗要猛烈的多。

伤亡更是让统计都变得毫无意义。

冯颉颤抖着捡起一张报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将应天星逼到这一步,只能说他就算赢了,也不会算是胜利。

这是一场交换而已。

炮火声中,冯颉一阵耳鸣。

他忽然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或者人导致了应天星不得不把战局定在这里。

“所以,你又是为了什么,重新变回了那个冷血的家伙呢?不惜让这些兄弟,都成为牺牲品?”

冯颉走出军营,对着远方看不到的那个人轻声问语。

“这算伟大吗?不,这是悲壮。”

“那就让我为这份悲壮,平添一笔背景吧。”

……

深度区70。

天选赋能的战争部队全部覆灭,而深度区70区被夷为平地,整个地面都开始下陷。

而造成这一切的,是负能矩阵逆用的结果。

这也是应天星所见过的,最庞大的负能矩阵。

以每一个士兵为单位,去铺就的,最恐怖的人形负能矩阵,牵一发而动全身。

凛冬赢了。

但是应天星却并不能高兴起来,他托着天盘,静静矗立在雨中。

是的,下雨了。在这个时间,这个时节里,不常见。

他亲眼目睹了那些经历此战后,有可能踏足宗师的战士们化作飞灰,消失在眼前,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赶来支援的天符脉和梵脉能庇护的有限…

“解脱吧,这个世界太暗了。”

应天星仰起头,哼起一首独属于山门的古老歌谣。

“总有远方盼远方,天涯当流浪。

心里有情锁四方,无语泪满觞。

提剑四顾心茫茫,小船在游荡。

昔年与君共进酒,今朝不见郎。

前路未有商。

…”

……

迷障之地。

陈默找到了!

在善与恶的撕裂中,陈平看到无数的枝蔓在自我的搅碎中暴露了大片的黑暗空洞。

那种直视过去的视感,就好像被神权物质掏空之后。

可陈默明白,那不是。

因为图莱先不说没沾染神权物质,就是沾染了,神权物质能那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如何呢?

他的本质太过恐怖了。

这是那群科研者的疯狂想法,他们创造了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存在。

善与恶的交锋,亡灵与生命的碰撞。

陈默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了那空洞之中。

他不知道进入了会有什么后果,可是他必须进去,才能找到核心,然后出剑。

只有一剑。

陈默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只递一剑就够了。

命王是亲眼目睹他进去的,他有能力阻拦,可是他没有。

因为女皇说过,辅助就好。

而命王多半也猜出了图莱的状况,甚至命王有可能已经从中看出了一些隐秘。

女皇只怕感知的更清楚吧。

深入其中的陈默,不知道命王是何看法,此刻他眼中只有目标,他手中也只有剑。

一名剑道强者,不该出剑迟疑,那是对自己道的怀疑。

可陈默定住了。

他眼中倒映的,是纠缠的人面,在哀嚎,在悲鸣,在狂笑,在痛苦,在沉醉…

“这就是…你吗?图莱?”

“是,这就是我。或者说,我的内心世界,远不止两面。

他们都是我,也不都是我。”

先前的声音再度在陈默耳边响起。

也许是陈默已经找到了这里,所以他才敢于和恶面交锋时,心分二用吧。

“不,是你把他们吞噬了!”陈默不知是处于愤怒还是震惊,颤抖着吼道。

“…你这样说,也对。”那道声音没有反驳,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呼,所以,他们也会死的,对吗?”

“这也是解脱,不是吗?”那道声音解释道。

陈默闭上眼,涌动的剑意升腾,逼迫的整个核心都不敢过于靠近,甚至有要下沉的趋势。

“可你凭什么替他们做决定!”

“凭他们还活着,就是因为我。”那道声音很平静。

剑鸣破空,陈默叹息一声,说道:“我出不了剑,对他们不行。”

那道声音沉默了。

在陈默面前,那个巨大的核心,陡然转变,一张张面孔浮现,陈默竟然大半都认得。

而他们传达的意志,陈默也清楚的感知到了。

这是解脱吗?

也许是吧,也许不是。

但在这个时代下,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必然。

图莱不可以继续苏醒了!

陈默闭上眼,脑海中是一幕幕走马观花的片段。

做人,真的很好!

“十年残骨磨一剑,挥度无祥毙梦梁。”

骨剑斩落,带着最锋利的剑芒和数十年的磨砺蕴养,尽数递进核心之中。

核心的表面如同刀入豆腐,轻而易举的穿过,进入内里,那一团火。

“嘭”的一声。

火光乍现,吞没一切。

有时候毁灭,只需要一个刺激就行了,可拯救,需要的,远不止是死亡而已。

所以,这只是解脱,又或者称逃避也不未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