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善与恶的博弈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463字
  • 2021-12-06 17:39:17

夹杂在善与恶的两面,陈默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不用去考虑图莱这样做的目地,也不在乎自己是否被利用,在他看来,自己这残破之躯,还能做出的贡献本就是有限的。

解决图莱这个隐患,也算是了解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心结。

陈默背负着巨大的骨剑,沿着四周的枝蔓向上跳跃,目光则在四下里寻觅,毕竟图莱的核心在哪,他也不清楚。

但是对于妖火,陈默还是有一定的熟悉度。

其实陈默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不在没有完全苏醒的时候就引爆妖火呢?

这个问题他没有问出口,因为他觉得图莱不会告诉自己。

事实上,很快他就明白了。

无数的枝蔓只要触及到某些事物,并且拖入到图莱的身体中去,就会被同化成自身的一部分。

所以之前他称走掉或者死掉的禁地之主是他的养料。

陈默阴沉着脸,图莱可不只是苏醒过一次!

这意味着这些禁地之主,完全是由沉睡状态下的图莱捏造的,至于注入的灵魂,也许…陈默看向上空高高悬挂的头颅。

也许就来自那里。

抛开部分投奔而来的禁地之主,其余的,不过是养料而已。

即使是魔图或者死夜女王,都只能尽力自保吧。

沉睡状态下的图莱,是精神世界的主宰,而苏醒状态下的图莱,是物质世界的主宰。

同化,恐怖如斯。

所以,图莱从一开始保护的,都不是迷障之地,而是那些一直存在的头颅吗?

陈默大概明白了。

妖火是针对物质存在的克星,而不是精神世界,所以只有图莱苏醒,才有用!

这个时候,陈默身后已经有很多枝蔓向他扑来。

哪怕他身上本来就有图莱同化的气息,此刻依然被判定为攻击目标,只怕和刚刚破碎的那盏提灯也有关系。

善与恶之间的博弈,终于拉开了帷幕。

陈默辗转腾挪,却犹如原地踏步一般,滞留在此处。

图莱庞大的身躯还在向上拔起,枝蔓在表面像跑步带一样流动,让陈默无法继续向上。

不向上的话,很难找到核心在哪,即使找到了,估计也无法进行直接攻击。

这个时候,要是能飞,就好了。

陈默这么想着,一道治愈的生机就突然降临到他的身上,刚刚被枝蔓刺破肌肤的伤势,转瞬间就完好如初。

“这是?”

陈默愕然的仰起头,就看到命王如同流星一般从兽潮中穿梭而至。

“女皇让我照看您一二。”命王表达了来意。

“女皇?”

“对,就是之前受过您照拂的死夜女王。”命王解释道。

“哦,这么说的话,反倒是你们大彻大悟了,幡然醒悟。”陈默没来由的一句话,命王却是听懂了。

顿时有些尴尬,旧事重提的话,他也不好解释其中缘由。

还好陈默不在乎这点细枝末节,开口道:“麻烦您能让我飞吗?”

命王审视了一下图莱的状态,虽然不确定陈默要做什么,但是女皇的交代还是要听的,大不了把光暗双王也叫过来。

三位大精灵王,还有生命领域的加成,再加上这位陈默,应该够了吧。

命王权杖挥舞,道道流光托起陈默,形成一双青色的光翼。

陈默可不知道命王在思量什么,要是知道的话,大概率会骂命王的天真。

能同化物质的图莱,可不是单纯的数量就能取胜的,哪怕是九级异兽这样的存在。

振翅翱翔间,陈默就超过了图莱膨胀的速度。

但不幸的是,从未飞翔过的陈默,飞行技巧着实一般,在枝蔓堵截下,很快就被包围起来了。

命王眼见陈默被包住,果断呼叫光暗双王,两大精灵王瞬间到场,正要出手,却见那团密密麻麻的枝蔓,骤然炸裂,碎片掉落一地。

命王留心注意到,那些掉到地上的碎片,被下面的枝蔓吞食了。

所以这是具备吞食的能力吗?命王暗自猜想,但不好确定,当年图莱苏醒也都是针对人族附近的深度区,所以精灵一族从未和图莱有过深切交流。

倒是陈默让三大精灵王眼前一亮。

陈默手中的骨剑,此刻才真正展露它的锋芒,此前的挥剑,也不过是开刃而已。

光翼振翅,陈默继续向上,同时无极之意全部锁定在图莱身上,一旦探查到敏感部位,几乎就可以锁定了。

可是一次堵截不行,图莱只会用更多次!

庞大到遮蔽视线的枝蔓犹如海浪一般从上自下盖来,陈默无处可躲。

就当陈默想要一股作气冲进去的时候,一道光箭在藤蔓上炸开,接着,越来越多的光箭从身后射来,犹如掩护陈默突围的火力,强大且及时。

这时候陈默也察觉到了身旁多了一道身影,潜藏在黑暗之中,一旦有枝蔓越过光箭试图靠近陈默,这道身影就会果断出剑斩断。

果决的执行力和判断,让陈默都为之赞叹。

陈默记在心里,没有多说,一路扎进了由枝蔓组成的浪潮之中。

命王皱眉的看着图莱这个庞然大物,它在移动!

命王观察了这么会得出的结论,这种移动不同于跨步上的距离,更像是一种地壳运动,而图莱就在利用自己对大地和物质的影响,使整个地壳,倒退!

它是不能动了,可不代表大地不能。

以这种违背常理的方式,将一切吞没。

“这…就是图莱吗?”命王深吸一口气,攥紧权杖的手不自觉的提起,一阵呢喃的咒语之后,无数闪亮的光点浮现。

在这光点的照应之下,沉寂许久的,死亡国度终于登场!

即使是在对抗查的时候,死夜女皇都没有动用死亡国度,而是隐匿起来,等待一个时机。

可现在,面对图莱和可能预见的结果,命王果断将死亡国度唤来。

毕竟亡灵,你凭什么吞噬呢?

无数从战场苏醒的亡故精灵,睁开假寐的双眼,再度领受来自女皇的旨意。

无他,撕碎眼见的敌人而已。

陈默挥剑斩破眼前的阻碍,顿时感到压力一轻,本以为是那位精灵出手了,却根本没有感知到他的动向。

此刻在他身体内,属于图莱的那部分力量在流逝,流向了下方,亡灵的国度。

沉睡的图莱所拥有的力量,本就是精神世界。

在莱看来,这份力量赐予死亡国度,显然是要更划算的,毕竟陈默也用不大上。

来自死夜女皇的死亡国度和图莱的善面结合,和图莱的暗面正式拉开了大战!

陈默没有了压力后,一路飞跃,可是始终没有找到核心所在。

他不禁怀疑,到底有没有核心这一说,毕竟将妖火放在这么重要的部位,也说明图莱是寻了死志的!

可谁会无端想死呢?

如果不是无端的,那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图莱选择以死亡结束。

陈默不清楚,此刻的他已经几乎和图莱的本体平齐了,他的正对面,是已经苏醒的图莱。

树顶之下,是漆黑的双目从树干上洞开两条裂缝。

仅仅只是对视一眼,陈默就觉得自己快要失控了,无数恶念在自己耳边环绕,疯狂蛊惑自己屈从于恶念之下。

不过陈默也不是省油的灯,提起骨剑就在自己胳膊上划过一道。

锋利的剑刃上沾满了来自陈默自己的血液,只不过这血液不是鲜红色的,而是早已凝结的黑褐色。

“呵,早已是死人了,哪来那么多糟心的玩意。”陈默盯着剑刃上的血,暗骂一声。

随后,果断拉开距离,险险避过突如其来的攻击。

十几根如树干般粗壮的木刺猛然袭来,如果不是命王提醒一声,现在的陈默只怕已经被戳的千疮百孔。

就在陈默打算硬碰硬试探一番时,异变横生。

在不远方的天际,携带着入侵者气息的地狱,终于显露出一角,这也预示着黑绳地狱再一次正式踏足了这个世界。

于此同时,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正从它的正下方传来。

陈默猛然回头,失声道:“破空者?”

同样错愕的,还有三大精灵王,以及图莱!

可以清楚飞看到,本来急于生长的图莱,现在居然停止了生长,甚至还在以更快的速度缩小自己的体型,似乎是生怕自己太过庞大,成为下一个目标。

原来苏醒的图莱也有害怕的东西!

得益于死亡国度的力量和破空者的威慑,莱终于在自己的身体中重新夺取了部分权柄。

但是无论是图还是莱,都对那道骤然升空的光芒,产生了畏惧。

那无关乎实力,仅仅是本能。

国之重器。

韩非没有错过一秒,一直到屏幕计时归零,他都没有放松下来。

此刻屏幕显示的,是破空者升空的样子。

不同于旧时代的导弹,破空者是将所有的能量压缩成束,一次性释放出去。

对于能量之间的裂变或者聚变,完全采取不约束的状态,将所有的力量引导向同一个地方,这就是破空者!

随着光束腾空,恐怖的压迫感带着冲击力逼近了地狱入口。

在地狱入口附近的天空之城,也完全收看了这一幕,卡修斯重重的跌坐在大殿的椅子上,他终于知道初始要塞的底牌了,也成功逼出了这张底牌。

可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和喜悦,只有难以置信的呆滞呢喃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当两种同样足以对世界清零的力量碰撞到一起,究竟哪一方会胜利,所有人都没有底。

但卡修斯清楚,地狱会败退的。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黑绳地狱的力量,因为清楚,所以他才笃定整个世界没什么人或者异兽能够阻挡,即使是神明也不行。

可卡修斯不确定的是,初始要塞是否拥有不知名的后手。

如今揭晓这后手后,卡修斯就明白,黑绳地狱是不会硬拼破空者的。

因为这世间在他们看来,已经没了这么大的收益了。

而抵挡破空者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黑绳地狱不想承担的,毕竟不是每一个地狱,都能拥有虚无这种蛮不讲理的终极做后盾。

光束射入入口,一瞬时后,荡平了阴暗的乌云,也撕毁了漩涡。

地狱入口塌陷了。

一切如同预期的那般成功。

天空之城在不停的警报声中陷入混乱。

可韩非高兴不起来,破空者终究是用掉了,而且只有一次,也仅仅只是摧毁了一个通道而已。

战争,不会因此就结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