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图莱的愤怒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86字
  • 2021-12-04 23:20:26

没有人能知道,像破空者这样级别的毁灭级武器,到底能否完成预期。

因为破空者要对付的,同样是毁灭级的因素,甚至犹有过之。

地狱可以被封印入口,可以被击退,但从未有过被彻底毁灭的历史,从来没有!

无间地狱依靠的是虚无,那其他的地狱呢?

也是虚无吗?又或者是其他力量?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虚无的话,那也是和虚无站在同一层次的,属于时空长河外的力量终极。

韩非抬头仰视着荧幕上的数据,最醒目的地方,就在中央。

倒计时还有一分钟。

但是地狱入口已经彻底敞开了,和历史档案记载中那一次,几乎没什么差别。

唯一值得点出的是,这次地狱降临的顺利和速度都不是上一次可比的。

世界沉落之际,没有虚空保护,终究只是待宰的羔羊。

谁都想上来咬一口。

血腥的漩涡中,独属于黑绳的气息散逸出来,让整个天空都弥漫着黑色的恐惧。

但是接触到这气息的恶魔,却犹如打了鸡血一般,不仅体型开始变大,就连双目都彻底通红,陷入狂暴的状态。

力量,速度,反应都上了一个台阶。

如果说先前只能媲美五六级的恶魔,现在已经能触摸到七级的边缘了。

而那些大恶魔,更是接近了九级异兽的层次。

如果地狱完全降临……

韩非不敢相信,还有什么种族可以抵挡,就连兽群都不行!

查和卡修斯,就不怕玩火自焚吗?

韩非扪心自问,他不敢这样赌,可不代表卡修斯不敢。

赌赢了,涮掉国之重器最大的底牌,赌输了,一起玩完!就这么简单!

但是查并不知道卡修斯还有这手,此刻也是有些怒气。

可惜贝隆和凯撒的再度到来,让他没有时间去质问卡修斯,而精灵部族的异军突起,也让兽潮的推进遭受了阻碍。

人类的坚守,更是一次次打破他的预料。

“你们非要和我作对吗?”查低下头,俯瞰着矮他一头的贝隆和凯撒,以及站在凯撒头顶的死夜女皇,吾诗。

凯撒呲溜鼻子,开口道:“相比于被你踩在脚下臣服,我更喜欢俯瞰人类,哪怕他们中有些家伙很狡猾,也好过你。”

“地狱降临,你觉得你能幸免于难?你的种族呢?这都是人类造成的,你还要拦我?凯撒!”查咆哮的声音,让包围这里的王级异兽都沉寂下来。

凯撒深深望了一眼地狱,摇头道:“那不是你自己的盟友吗?看来你被人类中某些家伙欺诈了。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不喜欢你。”

这时吾诗轻咦一声,目光也从查身上,移向了要塞,国之重器。

随着死夜女皇的动静,贝隆和凯撒也转而望向了要塞,就连查都惊疑的转移了注意力。

只是在关注国之重器的同时,也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这位刚刚晋升的死夜女皇身上。

因为就在刚刚,他发现死夜女皇的感知力居然超过了他,先一步捕捉到了来自国之重器那个方向的波动。

而那波动传递给查的信息,就是危险!

极度的危险甚至让查产生了退却的心理。

但是危险却不是针对。

所以查知道了,这份礼物只怕不是朝着兽潮的,而是天上的地狱入口。

可如果没有地狱入口呢?

查有些后怕,同时也对自己的自信产生了动摇。

弱小的人族,也不是可以被肆意拿捏的。

“那是什么?”查开口问道,只不过不是问凯撒也不是问贝隆,而是那个娇小绝美的身影。

吾诗嗤笑:“怎么?大地领主也有不知道的东西?还是说,你害怕了?”

查默然不答,因为他反驳不了。

“呵。”吾诗继续道:“那是人类最后的重启力量。对世界的重启。”

吾诗也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可生命古树的传承却明确的告诉她,这东西很熟悉,它拥有重启这个世界的能力,将一切抹除后,重新再来的能力。

但是,用在现在的话,那大概是是直接让世界崩塌了吧。

查还在细思这句话时,不远处的迷障之地,却出现了令人始料不及的变化。

迷障深处。

陈默冷冷的注视着图莱狂野生长的枝蔓。

但凡有一根枝蔓伸向他,都会被无情砍断,一根又一根,直到铺天盖地的,全是粗壮的枝蔓时,陈默知道,这里已经不能继续待了。

可是离开这里,就等同将自己置身在毒中。

对于被图莱赋予二次生命的他来说,外界的空气就是毒药,如果没有迷障的保护,他根本无法维持自己,生存下来。

陈默还在挥剑,巨大的骨剑却拥有着无敌的锋芒,即使是图莱的树枝都无法抵挡这样的剑芒。

可是太多了。

陈默挥剑的空间被压缩的越来越小,而挥剑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快,不快的话,陈默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苏醒了吗?”陈默暗自猜测。

图莱完全苏醒的样子他是见过的,但是图莱逐渐苏醒的过程,陈默也是头一次见。

不过可以感受到的是,图莱很愤怒!

和图莱有着莫名联系的他,甚至能听到怒吼声,以及一声声撼动心魄的声音:“我的养料,我的养料呢?你干了什么,莱!”

“呵,脾气还是这么爆啊,图。

别费力气了,你所谓的养料早就被销毁了,你不可能再离开这片地方了。”

另一道衰弱的声音传来,陈默感到了熟悉。

所以,这就是图莱的真面目吗?树格分裂?

陈默在心里吐槽。

只是枝蔓生长的太快了,陈默也没有心思继续听下去。

只是隐约听到:“你该死…我们是一体的…我死你也别活…我不在乎…他们活的够久了…早该死了……”

再往后,陈默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在他眼中,图莱好像站了起来!

“这他妈的,还是完全苏醒了吗?不是说它不可能再离开这个地方了吗?图莱在搞什么!”

陈默暗骂,他可是知道图莱和吾歌之间交易的部分内容的。

可如今的状况,明显有些脱离掌控了!

这时候,一道微弱的幽绿气息,出现在陈默身前,露出里面那盏提灯,而这盏碧幽提灯就这么在陈默眼前破碎。

气息散逸,却奔着陈默而去。

周围的树枝受了刺激般卷来,陈默被逼得不得不离开树枝上,跳到了树下。

然后,以仰望的姿态,见证了图莱完全苏醒的模样。

庞大的树身下面是无数枝蔓缠绕形成的双腿,但是基础却是图莱深埋地底的根部。

此刻,失去那些根部的大地,开始了塌陷。

陈默四处挪移,一边闪躲,一边观察着图莱。

在刚刚,他听到了,来自曾经图莱的声音,他说:“找到我的核心,那里有火,剩下的,就靠你了。”

“我?”陈默在地底讶然。

“对,你。这就是我还留着你的原因。”

“你相信我可以?”陈默不确定的问道。

“不,是吾歌相信你。”

陈默不再疑虑,被一个晚辈如此信赖,说真的,陈默觉得有点丢人,但不妨碍有那么些暖意,让他此时此刻,还像个人!

“那就干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