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地狱降临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314字
  • 2021-12-03 15:18:34

在接下来的七天里,整个深度区的兽潮,被完全包夹住。

如若国之重器继续屹立于此的话,那么面对人类和精灵的前后夹击,兽潮是无法持续下去的。

所以,查似乎急了。

就连七级异兽的兽群都开始不顾一切的拿去开路。

而那些飞禽异兽更是被苍拿来当炮灰一般去撞击机甲,激光炮,还有限制觉醒者。

当查知道继承了生命古树全部本源的,是那个死夜女王时,他就明白,精灵一族必然是会反叛。

毕竟他们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皇,一个人去面对恐怖的兽潮。

但是查依然没能想到,这位女皇的坚决并不仅仅体现在出一份力那么简单。

精灵部族犹如一柄尖刀一般,从中间刺入兽潮中,将一体的兽潮分出两段,就好像他们要做的,不单单是对抗兽潮,还要拿下大地领主,查。

可以预料的是,不出三个月,查就能真正见到那位死夜女皇了。

而苍,已经死了。

查的心情很沉重,但并不伤悲。

他们本来就是因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才会走的相近,当然是最后受益者越少才能收益越大。

可苍死的太快了。

天地破碎带来的所有影响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变成了这副样子,这不得不让查深思。

这场兽潮到底是他查的大展宏图,还是人类蓄意图谋的结果。

查想要推平这一切,不只是要收回大地权柄扫除障碍,将所有代权者吞噬也是目的之一,对于要塞的积累查也非常觊觎。

但这还不足够让查下那么大的决心。有关图存计划的全貌,才是查真正想要看到的地方。

也是因此,查选择和天空之城联手。

在天空之城排除了精密之仪后,得到的确信答案,让查决定要去试一试。

这个他从未探知到的庞大计划,到底是用来迷惑的烟雾弹,还是真的确有其事呢?

人类想要摆脱世界束缚,需要克服的,也不只是一个天空的问题吧。

可天空之城告诉查,这是人类设计的,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诺亚方舟,继承自旧时代的文明,结合末日纪元下的能源结晶。

最终产生的作品,就是图存计划的核心。

只是在此之前谁也不清楚,国之重器到底是不是仍然持有图存计划的核心。

毕竟没人真正见过这份核心,到底在哪里建成的。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卡修斯已经不想在原地转圈去摸索了,他要将整个国之重器,从里到外挖个底朝天!

他不信找不到。

为此,他要亲手释放一个曾经出现在这片土地的恶梦。

八热之一,黑绳地狱。

地狱入口被封印在卷轴之中,尘封了不知多少个岁月,如今流落到卡修斯手里,却成为了最大的帮凶。

尽管地狱本身就是贪婪的,可卷轴不是。

当年那些先辈,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才击退地狱的入侵,将入口封印到画卷之中。

而今,却被人用来针对人类最后立足的根基。

卡修斯的心肠,已经歹毒到了这个地步了。

今天,谁都无法阻止他。

大殿外,扶摇小队和退权者们的战斗早已经到了彼此拼命的地步。

有雷子在,浊九阴就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力量。

而为了延续寿命,浊九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连巅峰状态的一半都没有。

面对五位顶尖的二阶解放代权者,哪怕退权者的数量足足是他们的三倍也依然做不到围杀。

但凡这五个人中换了任何一个,都无法在这样的战斗中支撑这么久,更别说还反杀几位了。

但是到了现在,五个人也已经油尽灯枯。

更是没有余力越过退权者们去阻止卡修斯。

南正门呼唤自己的智能管家,打开作战仪,和总部建立了联系。

“总部,这里是空中扶摇小队。”

“总部收到。空中作战还顺利吗?”

“已经成功让空中作战小队顺利抵达天空之城。但…”

南正门无力的抬眼看向天空逐渐暗沉的颜色,黑红色的光波在天空上方形成了巨大的漩涡,预示着灾难即将降临。

“怎么了?”

“请做好准备吧,我们可能要迎接地狱的到来了!”

南正门一字一句的说道,坚决而又恳切。

“…所以,天空的异象是这样吗?”

“对。”

得到南正门肯定的回复,通讯另一段沉寂了三秒,回复到:“请做好该做的事吧,余下的,交给我们。”

南正门愕然,他不知道现在国之重器该拿什么去抵御一座地狱的降临。

但是南正门知道,他是战士,而不是指挥官。

“明白。”

关掉作战仪,在对付代权者的战斗中,作战仪能起到的作用太小了。

看着同样消耗巨大的四人,南正门深吸一口气。

尽管退权者们消耗比他们更大,可数量上,依然是他们的二倍有余。

如果不是暂代天权的后遗症逐渐显露,只怕先撑不住的,就是他们了。

而后空中小队的顺利登顶,也分担了不少压力。

国之重器可也是有退权者的!

除去那五位老者,国之重器余下的三位退权者也都加入到了空中小队的行列。

这是他们生命最后一刻的绽放了。

随着这三位的到来,反攻开始!

南正门掷枪而出,枪刺向了为首的那位,但人却奔向了浊九阴。

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同时要遭受攻击的两人措不及防。浊九阴是诧异于南正门弃枪的举措,而为首的那位则是惊疑于南正门先攻浊九阴的想法。

但是惊讶归惊讶,总不能站着挨打。

在枪出的那一刻,为首的老者就已经出手了,他代掌的是炼金之权。

凭空中就能聚涌金属元素凝聚成利器。

即使这么短暂的时间,都能瞬间凝聚出三柄金刚刺,向着南离枪刺去。

于此同时,浊九阴双掌后撩,水元素比南正门的南离火还要狂躁的涌动起来,无数细小的水流在掌间流淌,轻轻向着南正门推去。

已经临近的南正门突然在空中踏着一块石头借力错步闪过,贴着涌动的水流,欺身到浊九阴面前。

拳头包裹着火焰轰来,而南正门也暴露了自己的后背,浊九阴操控水流倒卷,俨然是要换伤。

此刻一声“小心!”响起,还没等浊九阴反应过来这是在提醒谁。

灼烧的痛楚就已经将他所有思绪打散。

南离火的霸道让他的阴水都无法抵御,正面挨上这么一拳所承受的伤害,比之前战斗的积累还要强。

二阶解放后,权值高达76的南正门,即使没有灵质武器在手,也能对浊九阴造成极大的伤害。

但意料之中的水流倒卷而归,浊九阴明显感受到灼烧的痛楚消退。

可是这不是浊九阴想要的!

在他的视线中,南正门凭空消失了。

在倒卷的水流后,是飞来的三柄金刚刺!

和之前为首的黑袍老者发出的,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原来小心是提醒自己!

浊九阴心里恍然,眼角的余光已经捕捉到了灵儿刚刚放下的冰空权杖。

或许这之中还有那个戴眼镜的小鬼在搞事。

之前那个突然多出来的石块,应该是来自那个小家伙吧,浊九阴没有在意三柄金刚刺,反而看向了樊石。

天空一声雷鸣,一道人影携闪电瞬息而至。

就在金刚刺钉入浊九阴身体的那一刻,落雷式到了。

浊九阴被雷霆砸落下去,在空中失力的他,最大的可能也只能跌落到地面。

这样的高度,他活不了。

浊九阴永远只能是烛龙的暗面,当烛龙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没有多余的力量去催生浊九阴的降生。

所以浊九阴只是一个空壳子罢了。

他想证明自己,可惜,没那个机会了。

因为那个人,也走了。

浊九阴闭上眼,缓缓坠落。

随着浊九阴的倒下,退权者这边几乎就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了。

也许也不需要反抗了。

因为地狱之下,不过鱼饵。

猩红的漩涡出现在天空的那一刻,第二层虚空宣告彻底坍塌。

跨跃无数段时空长河的距离,将地狱接引而来,世界需要为之付出的代价,远不止一层虚空那么简单。

如果不能阻止地狱降临的话,一整个世界都有可能葬身于此。

神明国度。

黄原忧愁的看着被释放出来的入口,当第二层虚空崩塌时,他就能感受到时间流度的变化发生剧烈的震颤。

越来越快了。

他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止地狱降临,但是他依然相信,传承了这么多年的人类,会有的。

在他身旁聚集了剩余的神明,除了凤和朱雀以外。

也许旁观者,才是最适合他们的定位。

国之重器。

韩非不仅看到了地狱入口,还有更加详尽的数据摆在他的面前。

那是启封自古老年代封存的档案,而档案的内容就是有关于黑绳地狱。

在入侵世界的地狱之中,成功打开入口的有不少,但真正实现降临的,却只有那么几个,黑绳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卡修斯才选择了黑绳地狱,因为了解,才笃定释放这座地狱可以实现他的目的。

而同样因为了解,韩非这边愁容满面。

在档案的记载之中,黑绳地狱是具备三位大魔王的,任何一位大魔王,都绝对拥有媲美百分百代权者的力量。

放在这个世界,等同于无敌。

更何况他们还有地狱作为后盾!

“必须要阻止降临!”韩非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时候有一位将军站了起来,说:“我们拿什么去阻止?当年封存地狱入口的卷轴都不在我们手中,现在更是来不及去打造。”

“不,还有一种办法。”

托老爷子站起身来,肯定的回复了这位将军,同时也是回复在座的各位士气低迷的将军们。

他看向韩非,认真道:“那东西造出来不就是要用的吗?图存计划已经开始到这个地步了,留不住的。”

“也许卡修斯等的就是这呢?”韩非反问,即使是坐在椅子上,气场也丝毫不弱于站起来的托老。

“没有别的办法了,韩司令!”

托老毫不示弱的回击,这在他看来,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了,尽管这不在计划之中。

可谁能想到,会有一整座地狱即将降临呢?

韩非沉吟片刻,站起来回复了托老:“确实,与其留着,倒不如用掉。”

然后他转向在座的各位,说道:“曾经,我们将核变制造成武器,这是历史。但历史的遗留,是十七枚原子弹和五枚氢弹。”

“但我们将这些原子弹和氢弹,用辅权密仪的方式,注入到一枚全新的导弹之中。

我们将它命名为,破空者。因为它最初的使命,是去冲破天幕。

但如今看来,是不需要了。所以,我们将以破空者,击退地狱入口,彻底粉碎黑绳地狱与世界链接的桥梁!”

解释完这些,韩非从托老手中接过一本有些年头的档案。

而档案中封存的,就是有关破空者的具体协定。

要释放破空者,至少需要三位以上的司令已及另外两座初始要塞的领导者认同。

现在这里,有韩非,有托老,还有乔司令,三位司令已经凑齐。

现在就是需要告知另外两座初始要塞,凛冬和精密之仪。

和这两座要塞连接通讯的过程是短暂却煎熬的,同样身处于战场中的他们,要处理的事物不会比国之重器少多少。

当通讯连接,李道长和王焕闻的面孔第一时间投射进来。

而王焕闻手边还有一沓的通报需要审阅,可见战况的焦灼。

“怎么了?”王焕闻抬起头看向韩非。在他这边,通讯能看到韩非、托老、乔司令和一众将军的面孔。

像这样郑重其事的场面,在国之重器,他不多见。

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有什么足以牵扯到三座初始要塞大局的事情要决定。

韩非指了指头顶。

略一沉吟,王焕闻就知道韩非要干什么了。

李道长此刻就在屋外,顺势看天,自然也明白过来,韩非要处理什么。

“打算怎么做?”王焕闻直接了当的问道。

“用破空者。”

“………”

沉默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王焕闻才从恍惚中缓过神来。

“确实需要做到这个地步。我没意见,你呢?”王焕闻最后是对着李道长问的。

李道长仰头看着那足足笼罩了几十个深度区的庞大涡旋,沉思后说道:“有把握吗?”

交流再度陷入沉寂。

有把握吗?

韩非扪心自问,没有。

因为没有人尝试过。

曾经的旧时代,对付黑绳地狱的时候,连核能都还没有开发出来,更遑论尝试直接粉碎通道。

“击退地狱,至少能争取到时间。当然,最好的结果是连同入口和通道一起粉碎。”

托老打破了沉寂,给出了一个中肯的答案。

“好,我没问题。”李道长点点头。

他并不是认可托老的话,而是意识到,似乎没有别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那就准备吧。”

破空者,预启动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