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人死名灭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77字
  • 2021-11-29 00:00:05

当阵图绚丽到极点的时候,就是一切凋零的时候。

锋锐到极致的力量完全无视了两只巨龙的龙鳞和龙躯,深深刺入到他们的身体内部,尽情的搅碎着一切为他们提供能量的部位。

苍不甘的嘶吼也无济于事。

谁能想到,他会被质禾击杀呢?

恐怕连苍自己都会嗤笑这种想法。

因为五行天属的源头,本质上也还是世界本源的体现,先不说力量如何,就单看本源,那也都是被神明分食的下场。

除了生命古树和质禾,那三种天属,都被分的一干二净。

火属在凤的胃里,土属在查和贝隆的手上,而水属则干脆连意志体现都没有,就被河伯和一众水神解决了。

可以说,连生命古树都曾是他们眼中待宰的羔羊。

更何况沉寂着虚弱了很久的质禾呢。

可如今,在这由人类编织的阵图下,苍才真正看到,属于天属的力量绽放到极致的美。

是那么残忍和恐怖。

只是他再也没有敬畏的资格了。

哐当一声,苍的头颅重重砸在大地上,青金色的龙血铺满了此处。

可以想象,在不久的某天,这里该会是何等的繁茂。

而神识要更强的烛龙也只是多撑了片刻,同样倒了下去。只是不同的是,烛龙没有鲜血流出。

甚至烛龙的内里都是空的。

烛龙之心也并不在这,而这本也就意味着烛龙不会死在这。

消失的,只是烛老付出一切召唤的烛龙身影罢了。烛龙的意志,会在某个时刻,再度被他的传承者唤醒。

阵图消散。

质禾却也没有出现。

这就是代价吧,极致的绚烂,需要用什么代价,那只能是生命。

……

国之重器。

接连的绚烂场景,犹如烟花般瞩目。

韩非抬手划去了一个名字,一个属于国之重器的名字。

他曾是士兵、长官、将军,最后,他是司令,扛起了没落烛家的大旗,让烛龙重现于世。

他一生出手不多,最执着于给予他的弟弟烛九阴,公正的审判。

对于烛九阴,他有愧疚有恼怒,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他最后存世的证明,被抹除了,就像抹除很多人那样被抹除了。

和吾歌一般。

……

黑暗禁区。

一切归于平静。

李龙亭皱眉望向被刺破的黑暗,在远处有熟悉的气息消散了。

在不久前,他们才刚刚打过招呼。

“都走了啊。”

李龙亭惆怅的叹息,无论是不是人类,都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了所有。

“没死吧,没死就出来让我看看,你筹划这么久的手段,够我砍几剑的。”

“要快啊,我赶时间。”

李龙亭话音未落,手中光影交错,直接将黑暗禁区接连撕出数个裂口,而这些裂口一接触,就变成了空洞。

空洞形成的时候,有着澎湃的力量凭空从天而降,而降下的方向正是主城!

李龙亭没有阻拦。

即使无极天地可以拦下天权的降临,李龙亭也没有那么做。

不因为别的,他觉得还不够爽。

影大人打开封锁的时候,李龙亭就知道,城主撒谎了。

一个可以任由影大人去打开封锁的主事者,怎么可能会让影大人如愿呢。

秦妃死了。

为了打开天外陨石的权限,城主以秦妃和整个主城为祭。

他欠缺的,只是黑暗禁区这个龟壳还没有被打破而已。

此时此刻,没有了天外陨石的限制,没有了黑暗禁区的阻碍,天权可以肆无忌惮的降临。

只见之前在剑光下泯灭的城主,再度出现。

而他周身,涌动着来自轮回的天权加持,那些被阴曹地府归于天地的轮回天权,有近半都汇聚到了这里。

倘若城主彻底离开黑暗禁区,大概能够成为轮回的集大成者。

在他手中,轮回之城取代了主城,成为了他真正的根基。

“嗯,还算够看的。”

李龙亭见证了这一切,并适时的给予了点评。

城主不屑的冷哼,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这个乡野村夫未曾见识过轮回的力量而已,所以才敢如此大放厥词。

只是他忘了,作为无极天地的持有者,他见过的风景远比单一的轮回还要瑰丽,而他最后,选择的是阴暗与光明两面。

“回来吧,做个了断。”

随着李龙亭说出这句话,下方的影大人面无表情的踏空而来。

在他身后,是疯狂的凛冬,跃动的凛冬,以及生气的凛冬。

影大人从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还要感到生气,无比的愤怒侵蚀了他的内心,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随着影大人的归来,黑暗归位。

此刻,李龙亭比他这个主城城主更像黑暗禁区的原住民!

如若此刻是百分百的轮回降临,也许李龙亭还没有那么自信,因为完全的轮回,究竟拥有何等伟力,也不是李龙亭能揣度了。

不过,阴曹地府真的会放掉所有轮回吗?

答案显然也不可能的。

以黄原的性子,只怕天地破碎的时候,轮回之镜就锁下了部分轮回了吧。

至少在神明国度的那部分,李龙亭可以肯定,城主拿不到!

所以,也只是够看而已啊。

光与暗之剑抬起,炙烈的光芒与深幽的黑暗彼此纠缠,无极天地此刻都因此染上了这样极端的色彩。

天地一剑归一横,丈外三尺无明月。

剑落。

轮回之城迎着剑撞去。

光影错落中,无极天地暴涨覆盖了一切,也包括大部分的黑暗禁区。

……

凛冬,李道长站在院子里莫名心悸,刚刚因为苍的死亡而消逝的诅咒,似乎又重新发作了一般痛苦。

但这不是诅咒,李道长很清楚。

那个压在他头上的人,真正的告别了这个世界,告别了凛冬。

“城主,你还好吗?”

寒鸦扶住李道长,生怕他就这么栽倒晕过去。

李道长拜拜手,示意自己还好。

“不用担心,就是有些乏力了。送我回去吧。”

“好。”

寒鸦随后扶住李道长,直到送入屋内,才退去。

……

精密之仪。

黑暗禁区的奇异辐射从探测上消失的时候,王博士夹着烟的手,不自觉的颤抖着。

连抖落的烟灰都掉落在裤子上,也没有注意到。

“老师、老师,烟灰。”

身旁的学生提醒王博士,才让王博士惊醒过来,自己出糗了。

王博士摆手示意学生们不用担心。

“都先出去吧。我在这里坐一会。”

“是。”

学生们都出去了。

王博士叹息着,把烟头掐灭,丢入垃圾桶里。

“为了毁灭,而去毁灭毁灭因素。值得吗?”

自言自语的发问,却无人应答。

已经结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