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破碎的黑暗,陨落的龙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664字
  • 2021-11-28 13:42:55

当凛冬的背面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城主就已经知道了什么叫老谋深算。

李龙亭很清楚影大人的来历也知道他的斤两,所以李龙亭把影大人的部分核心,扎根在了凛冬暗面。

为的,也许不是眼前这一幕。

但显然,派上了用场。

以影大人为首的凛冬暗面,蛮不讲理的轰撞着主城。

这让主城的运作,出现了很大的分歧。

因为按照设定中,所有力量都必须以城主为中心,向城主供应。但现在,主城若是任由凛冬暗面继续冲撞,根本无力去提供帮助。

城主自然也明白。

阴沉的面庞有着说不出的晦暗,面对纷至沓来的剑光,他再不能像之前那样轻松挡下。

左右手撩起,黑白双色的阵图以城主为中心缓缓升起。

相比起曾经和吾歌那次战斗,城主现在使用起生死轮转来,要得心应手的多。

来自古老庞大的黑暗禁区,这些年的积累,生与死全部汇聚到上空,城主头上的轮转中去。

整个轮转的阵图,瞬间就暴涨到足以覆盖主城的地步。

李龙亭凝重的望着,手中提剑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些,好像只有这样,才算使得上力气。

那些剑光仅仅只是进入阴阳轮转的范围,就被生与死的力量撞毁。

或许要加重些力气了。

人老了,挥剑都有气无力,连呼带喘的。

李龙亭提着暗蚀之剑,踏步上前,离阴阳轮转所笼罩的范围越来越近。

直到彻底站入阴阳轮转中,和城主面对面。

此刻,一股霸道蛮横的力量,以李龙亭为中心,扩散升空。

强横的威压,差点给阴阳轮转轰出一个口子来。但饶是整个黑暗禁区源源不断的供给,也还是让李龙亭在阴阳轮转下,撑起了一片小天地。

无极天地。

在这片独属于李龙亭的天地中,他就是主宰,是最高意志。

阴阳轮转的扭转力量,根本不能渗入其中分毫。就是轮回降临,也不可能干预到这片天地。

能对付天地的,只有天地。

即使是吾歌,也是借由石盘中残留的天地意志和百分百的天权权柄,才能做到毁灭天地。

而黑暗禁区,还没有那个底蕴成为天地。

李龙亭跨步挥剑,得到天地加持的剑光,没有再被生死二气撞散,反而是把生死二气轰开出一条真空通道来。

城主冷笑一声,黑白的手上,凝聚出墨绿色的暗光,暗光成型时,展露的,是镰刀的模样。

只不过这镰刀碧绿的光彩,透着让人心底发寒的凉意。

夺命粹镰。

城主挥动镰刀,接下剑光。

强烈的冲击力爆发开来,但是城主却闻丝不动。

毕竟有整个黑暗禁区的后盾加持,想要就这么打垮城主,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但是冲击才刚刚有些减弱,阴阳轮转还未来得及缓冲,就遭受到了来自无极天地猛烈的冲击。

有趁人不备,来表现现在的李龙亭,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城主果断欺身而上,巨大的镰刀凌空挥下,趁着无极天地腾空的空当,围魏救赵!

但是下一瞬,城主得逞的笑容就僵硬了。

因为抬起头的李龙亭笑了。

“谁告诉你,我的天地只拥有一种力量的。”

这番话深深的刺痛了城主,他猛然抬头望向上方。

他的阴阳轮转被一道刺裂的光芒轰出一个大裂缝来,而后的天地撞在这口子上,直接砸开一个大口子。

城主眼皮难以抑制的跳动,愤怒的力量迫使他继续挥动镰刀。

而李龙亭堪堪避过之前的夺命粹镰,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躲避这次的挥扫。

右手提起暗蚀之剑,挡在挥扫而来的镰刀必经之路上,“铛”的一声,却没有城主预料中的场景。

只见李龙亭左手多了一柄剑。

名曰光耀。

双剑卡在镰刀两侧,硬是锁住了镰刀,也缓解了来自城主的大势之力。

此刻的坏消息可还不只是这些。

在下方,双城的交锋也有了结果。

影大人看似鲁莽的行为反而牵制了主城绝大部分的力量。

而这也就导致了主城必然要落入下风!

和拼尽全力压上一切的凛冬暗面来比,主城这般肯定是挡不住的。

可那剩下的部分既然没有流向城主,会去哪呢?

答案是唯一的!

被用去封锁天外陨石了。

落入下风的主城,自然没有余力去阻挡影大人的脚步。

他已经来到了主城的中心。

看着眼前的石阵,有些他不愿意再多回忆的往事一一浮现。

秦湘如死了,他是知道的。

尽管封锁在里面的,并不是她,可影大人还是难免会有窘迫和自卑。

其实,他更喜欢要塞,喜欢洛烟柔,喜欢活着。

就用影大人的身份就好。

可是使命从来不会过问这些,所以影大人倾尽全力,轰开了封锁。

在影大人轰开封锁的一瞬。

李龙亭动了。

准确的说,是无极天地动了。

以极快的速度扩张到把一半的阴阳轮转都轰破的程度。

李龙亭弹开夺命粹镰,双剑上撩,于上方汇聚在一起,如同一柄剑的两面。

光与暗。

不同于光王与暗王的结合。

李龙亭的光不是真正的光,是天地初生的曙光,包纳一切美好。

而暗,是天地中一切负面的力量。

两者相合,才是李龙亭无极天地的真面目!

“哦对了。你们大概都没见过我的天权吧。现在,该看看了。”

李龙亭突然对着城主说出这番话,让本就心惊的他顿感不妙。

但是城主没有逃。

“行天之镜像之权!”

当天权的光芒亮起,另一个李龙亭犹如跨过时空般闪现到这里,同样提着一柄光与暗之剑。

也同样,拥有一片无极天地!

两股天地相融的一刻。

整个黑暗禁区都寂静了。

而寂静之后,整个阴阳轮转毫无征兆的破碎了,连同黑暗一切被驱散。

“既然不逃的话,接剑吧。”

天地一瞬为一剑。

光与暗之剑落下。

夺命粹镰根本来不及抵御就被轰碎。

剑光犹如具备开天之力,将整个黑暗禁区一分为二。

而这,是两道!

在李龙亭身后的李龙亭,同样挥剑,剑光将这边的黑暗禁区同样一分为二。

城主在剑光中隐没,毫无声息。

……

深度区83区。

疲惫的烛龙无力的抬眼看到了光芒,就好像回光返照。

“天亮了。”

晦涩的龙语虽然没有传递到五位老者耳边,但那份光芒的闪耀,却着实震憾到了他们。

就连苍,都失神了。

“大概,就只能做到这样了。”烛老临闭上眼,对着身下的烛龙说道。

烛龙有气无力的呼声,似乎也没有特别伤感。

“我来了。”

烛老最后一眼看到的光芒,是重叠的,是曙光,亦是金光。

五行天属,列阵其中。

移形换位,以我质禾,以我金之天属,定命!

此为,煞金灭阵!

五位老者中,那位金袍老者,带着朝圣的虔诚,向着临近的,投身于封天阵图的光芒跪伏。

直至献身于光芒中。

而封天阵图也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发生了转变。

原本五种元素泾渭分明战据着五处,而最核心的,是土属元素。

但现在,天属金战据了原本属于土属的位置而其他四种天属被强行粘合到一起,就好像…是在拱卫着天属金,又或者可以称为质禾。

“原来,封天阵图还可以这样用。”蓝袍老者喃喃道。

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在暂代天权的反噬下彻底虚化的状态。

“死而无憾!”

火袍老者含泪,默默闭上了眼睛。

从金袍老者开始,红袍、蓝袍、黄袍、青袍老者相继离去。

他们这一生没有什么太过热烈的事业,也没有丰功伟绩,从他们选择接受代权的那一刻,他们就是无法站在聚光灯下的强者。

但是这个时代,不需要聚光灯。

而牺牲,太过常见。

煞金灭阵成型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以质禾为核心的封天阵图足以磨灭苍的神识,生机和权柄。

自然,也能磨灭烛龙。

至此,双龙战定居落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