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忠于使命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12字
  • 2021-11-25 22:07:11

李龙亭活着的时候,他是凛冬的光。

所有人都期盼他能划破雷霆笼罩的黑暗,让银幕成为过去式,让诅咒从此断绝。

但是在图莱苏醒的时候,一切期望都成了空。

要塞需要时间去恢复元气,而李龙亭为要塞争取到了时间,直到他彻底销声匿迹,被人们当作纪念。

李龙亭死后,他成了凛冬的影子,也是凛冬的阴暗面。

没有光明,没有生息,只有永远的沉寂和黑暗存在着,这就是李龙亭和凛冬契合的代价。

生前是光,死后为暗。

无极的尽头,在李龙亭看来,就是这样的光与暗解构而成的,所以他既是凛冬的光明与阴暗,同样也是自己天地的光明与阴暗。

李龙亭抬起头,看着影大人。

影大人也低下头,和李龙亭对视,但是在对视后,目光却错过去,望向了李龙亭身后的凛冬。

只见阴暗的凛冬,蔓延出许多黑色触手,向着李龙亭伸去。

但是李龙亭却异常平静,甚至完全不在意那些触手的靠近。

只是这么看着影大人。

因为李龙亭知道,影大人并不担忧这些麻烦的东西,他担心的,只是凛冬内,他所在乎的人。

可李龙亭,在乎的人早就不在了。

影大人降下来,来到李龙亭身后,默默地,融入了阴暗。

而阴暗也在影大人融入的这一刻,彻底翻腾起来,每翻腾一下,无尽的黑暗就会没过一分,就这样循环往复。

直到整个凛冬,变得完全黑暗为止。

李龙亭脚下,黑色的城墙托起他的身体向着高空而去,在他身后,无数的触手飞快的生长,想要将李龙亭留在这里。

但是作为领主的李龙亭,从来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生前如是,死后亦如是。

“我已经不需要你了,我的爱人。你我都无法安眠,也无需安葬。”

李龙亭转过身,对着下方伸来的触手,轻声说道。

就连他脚下的黑暗,都因此产生涟漪。

因为影大人从未听过,领主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他更不知道,原来那时时纠缠于领主的,正是李龙亭的爱人!

听到这句话的,不只有影大人。

触手停下了。

在离李龙亭仅有几寸的地方停下了。

好像在通过这样的方式,和李龙亭谈判。

只是结果,永远都会是李龙亭获胜,因为这是彼此的爱人啊!

最近的那根触手,向前弥补了这几寸的距离,轻轻滑过李龙亭的脸颊。

坚毅而又硬朗,仿佛充满了一个男人应该具备的特质,也包括年轻。

但是,特仅仅是如此了。

在这个躯壳下,真正衰老的,远不止是生机,还有他战斗的本能与意志。

现在,他要唤起自己本能。

因为,要塞需要他,人族需要他,图存需要他!

那他,就必然会战!

“我将终于使命。”

说完这句话,李龙亭踏空离开了深度区70。

带着脚下的黑暗向着黑暗而去。

……

凛冬。

当阴暗如同拨云见日般散去,人们终于得见光亮。

这时候有人发现,广场上的那三座雕像,其中第三座,无声的碎裂了。

人们惊呼这样冒犯英雄的行径,熟不知,这正是英雄自身所做的选择。

他不奢望他所守望的人们能明白,但他力求自己内心的安宁。

李龙亭走了。

李道长在雀门门主寒鸦以及水门门主萧小花的陪同下,走上了城墙。

他们自然也都知道雕像破裂的事情,但他们也都默契的不谈及此事。

至于影大人去了那,从之前的阴暗看来,应该是一同远去了。

其中的隐秘,李道长不说,他们自然不会多问。

但是李道长开口了:“他走了。去奔赴他最后一场战斗和使命。”

萧小花不解问:“他是,影大人?”

李道长摇头说:“我的老长辈,老师兼上司。”

萧小花呆愣在原地,这要是再猜不到是谁,她也就不用做这个水门门主了。

可这个消息,甚至比得知影大人叛离凛冬,还要让人不可思议。

倒是寒鸦虽然也有错愕,但还没有像萧小花那般花容失色。

寒鸦惊异的,不是李龙亭还活着,而是他走了!而水门门主萧小花惊讶的,则是李龙亭还活着,或者说,用另外一种姿态存在着。

“没什么好惊讶的,凛冬要塞的领导者为什么要叫领主,不就是为了这吗?只是,成功的人是他而已。”

李道长像是卸下了一块堵在胸口的石头一般轻松。

言语中,甚至还有些许羡慕。

羡慕他可以摆脱诅咒,可以成为领主,可以做一个忠于使命的英雄。

“那位去…?”水门门主张开红唇,欲言又止。

“好了,我们还有我们该做的事。这用不着操心,把我们该准备的准备好就行了。”

李道长堵住萧小花的话。

不过他说的确实不错,剩下的,只有交给他们这些晚辈了。

……

深度区43区。

这里是长河最为宽阔的河道,连精密之仪想要度过这条河道,都不敢轻易用机甲升空。

可如今,这条河道,却被一群不速之客战据了。

此前一直由天选赋能把控的河道,如今失去了对河道全方位的布控,连同物资一起,被堵截在了这里。

如果持续下去,那么前线在战斗的部队,很有可能因为失去物资,面临被围堵的困境。

天选赋能这边的主阵官,叫冯颉。

被誉为当今时代下,最出色的指挥官之一,名列前五。

只不过前五中,有三个都在国之重器,而第一在凛冬。

面对山门门主,纵使是冯颉这样出色的指挥官,也只能叹息生不逢时。

走的每一步棋,不能说被卡的死死的,只能说是被死死的卡住了。

冯颉看着江面,愁眉不展。

在这样的困局下,该用怎样的方式才能开出生路呢?

现在他已经可以预料的是,水门一定开始在江中布置了,不出预料的话,现在的江面,只会比有两位大宗师坐镇的前方还要危险。

因为江里面,变异的异兽虽然没有海中那么夸张,但数量上,可也是深不见底。

因此,冯颉完全放弃了对江中的掌控权。

他宁愿去和两位大宗师以及山门门主碰一碰,也不想自己手下的战士白白喂给异兽。

更何况,他们手中,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的手段。

谁胜谁负,还未曾定局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