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临门一脚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558字
  • 2021-08-03 13:34:31

灵性武器的界定其实也还是非常模糊的。

就拿二号要塞的辅权之仪和林国忠的权柄之杖来说,前者显然并不被代权者所掌控,哪怕是科研的普通人都可以简单操作,而被其认可的一部分人更是有着极高的权限;

后者却完完全全是由代权者林国忠缔造出来的,稀有的异兽材料和异宝,甚至吾歌推测还混有权值,这样长期承载代权者代权力量的武器也可以称的上是灵性武器。

但被划分出来一致认可的就只有那些,普通代权者的武器还不够。所以严格划分的话,其中有一个质的量变。

达到质变要求的就称为灵质武器,有着特殊的认定要求;而没有达到质变的就称为灵能武器,一般是被代权者孕育而来,当然二号和五号那群疯子鼓捣出来的玩意可控性太差。

等时机成熟了,吾歌也要准备给几个小家伙量身打造了,这可是个肉疼的开销。

看着樊石的进步,吾歌也很欣慰,等再大点,就该考虑自己学生的婚嫁了,啧,到时候得多喝几杯喜酒。

吾歌丝毫不在意自己未婚的境地,就开始打学生的主意,这要是南宫正还活着,非把他摁进婚房里不可。

五天后,深度九十一区,荒漠之上,一个一米七几的人影在漫天风沙里禁闭双眼,也封闭了耳朵,完全的将身体交给感知,并学会信任本能!从吾歌的角度瞰去,也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罢了。

而在黄沙之下,似乎有些东西在不安分的涌动,偶尔会在沙面上露出黑褐色的壳。

樊石在不停的调整自己的位置和方向,感知告诉他有东西在他周围来回试探,而本能传递来一种阴冷的情绪,在这种情况下樊石能很好的屏蔽自己内心的恐惧。

身体每一点细微的调整他都能即使收到反馈。在恶劣环境下,这等于天然的优势。

就现在,这份优势体现出来了。连续几个时辰站在荒漠里,没有补充一点水分,却依然能够维持状态几近最佳,这同时也意味着对身体的掌控细致入微,可以用更小的代价获得原来等效的收益。

如果樊石领悟了鼓动,那这就将完全超越原来等效的收益。

在继续僵持了一个半时辰后,樊石压不住内心涌现的焦躁,这不是水分流失影响状态的问题,这是副属影响,倘若樊石副属选择水或木,现在依然沉稳的下去。

突然,原先只是露出一小块的黑褐色壳的异兽,敏锐的觉察到樊石的变化,涌动的幅度突然加大,几乎就要整个身子从沙土掩埋下抬起,但很快又诡异的平复下去。

这让有所防范的樊石愈加焦躁,反复被异兽这种行为挑逗了一般。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樊石接连遭受数十波挑逗,内心的火势已经燃烈到了定点,如果不是考虑到隔着沙土很难伤害到这只异兽,樊石早就拼着陷落也要砸死它。

从不断显露出来身形来看,这只异兽是四级异兽———黑蝎,而且腹部已经有青色的印记,离五级也不是很远了。

爱觉罗冷静沉着的声音给樊石浇上一盆冷水,一改往日轻灵悦耳的女声。

就在樊石这种心态的切换间,黑蝎动了,本来就显露大半的身子不费吹灰之力的浮现,四只足率先从沙土里探出来,但却没有用此发动攻击。

而是借力在地上拧身将后两只足连带蝎尾一块甩出,甩来的方向正是樊石站定的方向,青黑色的毒钩带着锋锐的倒刺直接袭来,樊石侧身朝向毒钩袭来的方向,然后向后跳起。

空中360度转体后平稳落地,也躲过了致命袭击,动作流畅的简直丝滑。

一击不成的毒蝎竟然毫无斗志般就要掉头重新埋入沙土里,重新等待时机。

但好不容易出来露面了,你打了招呼,我不回好像也说不过去吧。只见樊石落地后直接抱住还没有被甩完的尾巴,没有抵达六级的蝎类族系,体型都不会超过三米长。

樊石就这么死死拖住毒蝎,在力量的较量上,从樊石不断滑出的脚印也明白,虽然没有输的一塌糊涂,但也不在一个层级,但这没关系,土属是干嘛的。

可不是拿来挖坑添土盖房子的,原来松软的沙质,很快就被一层岩层覆盖,范围开到周身五米的圆不成问题,正好将毒蝎笼罩在内。

所以尴尬的事情就来了,已经大半个头埋进去的毒蝎就像卡死机了一样,被岩层卡住了。

但很快就可始六只蹄子不停的扒拉,也不知道是想拔出来,还是想钻进去,但效果是有的,本来就不算是樊石主场的沙土,岩层显然也不会很厚,已经有打大量裂纹出现。

不过樊石也不是省油的灯,趁着临时的主场还在,直接扛起尾巴,连尾巴和头一起从岩层中生生拔了出来,背摔到地上,露出青黑色的腹部。

这次樊石手上没有剑,不然现在就可以了结了它。所以樊石只是以一种古怪的频率在腹部捶打了几下,就在黑蝎的反扑下撤后。一人一蝎,绕圈似的死死盯住对方。

岩层已经无法维持五米范围缩减到三米时,黑蝎动了,两只后足扣在沙土内,顺势就要把自己陷下去,但樊石怎能让它如愿,心念一动,响指打响,一共三声闷响从黑蝎体内传来,但惊人的是这黑蝎还没死,还有余力用两只大螯交叉砸向樊石。

樊石自知扛不住,果断暴退,舍弃补刀的想法,但暴退的后路上,一只青黑的尾巴从樊石因巨螯砸下产生的视野盲区扫来。

它不是把尾巴埋下去了,该死,它也在算计我。樊石顾不得想清楚这其中的算计,右手抬起横档在右侧,能量盾直接开到最大,甚至这样都不太保险,那倒刺说不好能穿透过来。

但这已是樊石目前能处理的最好局面了。碰撞一触即发。

巨螯砸下的冲击掀起的巨浪混合着岩石碎片和沙土,让樊石觉得有点荒谬,这他妈不是老子的主场吗。

但更令他担忧的还是右侧,只听呲啦一声,能量盾到底是没碎,毕竟只是尾巴的话还在承受范围,但毒刺确实是穿透了进来,樊石面色一沉。

沙尘散去,只剩下樊石还保持着右手前顶住能量盾的动作,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让人不寒而栗,在樊石的脖颈出有一点撕裂的伤口。

还还最后向右顶了一下,没有完全刺透皮肤岩层,只是轻微毒素。而那个黑蝎此时大半个身子没入沙土之下,黝黑的眼孔盯着樊石。

樊石收回能量盾,活动着筋骨,大步迈向毒蝎,从他一脸舒畅的笑容来看状态出奇的好。

等樊石走到时,毒蝎也已没入,但樊石可没有停手的打算,他半蹲而下,右拳以一种和之前类似却有所不动的振动频率砸下。

这一拳有火气,有愤怒,有恐惧,有释然,有不甘……种种混合在一起,樊石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脱笼而出,但只是一部分,但足够让他摸到那个门槛。

只差临门一脚!

鼓动之下,一拳又一拳砸在沙土之上,起先沙土还会鼓起来反抗,渐渐的消失了动静。

那只黑蝎,活活砸死在沙土里。说来樊石能摸到门槛,这黑蝎是有一份功劳的,能量盾抵住倒刺的一瞬,樊石是动用了古武震荡的,可倒刺却用了一种类似炎阳土的频率抵消了震荡,刺入其中。

这让樊石意识到,鼓动的意义在于自身与外界频率的统合,但他又是错的,因为樊石还是没有掌控鼓动。但至少资格是拿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