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因果了结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387字
  • 2021-11-14 11:03:48

因为在旧时代的记载中,既没有天幕,也不存在这些乳白色的独立空间。

这倒不能说是因为旧时代的人类和天地有着较大的差距。

更可能的原因,还是天地本身就不是这个样子,这个形态的。只是当深渊喷井、本源逸散,莫斯贪婪的想要入侵天地时,天地本能的反应变化吧。

这也算是一种自保机制。

那真正的天地原貌,又该是如何的呢?

吾歌环顾四周,在查探中隐隐能够感受到一些奇怪的力量,如同游丝一般穿插在整个乳白色的空间之中。

而面对吾歌的查探,这些游丝就像有生命一般,先是恐慌的躲闪,到后来突然就视若无睹的继续游荡,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建设,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平息恐惧。

正当吾歌沉思的时候。

这些游丝忽然受到感知一般,汇聚起来,就在吾歌的面前,以完全不弱于莫斯回收力量的速度凝聚。

而汇聚的结果,是一个人形,一个有着和南夫子相媲美的苍老先生,只不过身上的白袍绣着金丝,远比南夫子那身粗布麻衣要金贵的多。

如果吾歌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就是王博士口中的天地意志。

而天地意志,本身就是天地的体现。

所以将面前的老者,视为天地本身也许并不为过。

老者凝聚成型时,吾歌下意识有些回避老者的目光,因为那双平静无波,金色的眼眸中仿佛能洞察一切,将吾歌的今生的点点滴滴都倒映在眼中。

“你看够了吗?”吾歌冷声质问眼前的老者,没有因为身份而有所敬意。

毕竟到达这个程度,先后经过登神阶和天梯之后,吾歌就不再是那个拥有人族身份的吾歌了。

老者一笑置之,同样没有因为吾歌的无礼而感到不悦或者是不适。反而轻轻点头,表示对吾歌的认同和赞赏。

“能以人类为起点,登临这里,很不容易吧。”

面对老者的关心,吾歌居然有那么一刹的错觉,就好像要沉沦到一个温暖的陷阱中去。

清醒过来的吾歌也不只是错觉还是别的,便反问道:“那你躲在这里也躲的很辛苦的吧。”

老者面容没有变化,但是那眼瞳微缩的变化,还是让吾歌捕捉到了。也正是这样的变化,让吾歌确信刚刚那一刹绝不是错觉,而是这个老者,或者说是天地的一种引诱和训导。

“倒是没什么,就是一个人在这里孤单了些。”老者依然含笑。

“那你怎么不把林国忠带上来呢?还有那些先行者,他们可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吾歌并不在乎这张面孔,他想看到的,是这张面孔下的丑恶。

老者微微凝神,思量良久后,说道:“林国忠并不是一个合理的代行者,他做不到向死而生,也不愿意放弃天权,所以不是我抛弃的他,而是他选择了背弃我。

至于你口中的先行者,我更愿意趁他们为孩子。”

“只是我的孩子们,似乎不理解我的难处,他们以为我在藏拙,甚至扣给我自私的帽子。所以他们选择了窃取天权,用违背我意志的方式,夺取了力量,但这,也是不合理的。”

说到这,老者忽然抬起头,指向不远处那些缺口,继续说道:“你看那,吾歌,这些缺口也不完全是因为苍那个蠢货。”

吾歌心下一凉,他大概明白了老者话中的意思。

先行者并没有从天地那里得到完全的天权传承,但他们既没有登顶,也不能永生守护人族,所以他们选择了石盘,和石盘完成了契约或者交易,窃取了天权,以这种方式为人类注入新血。

而窃取的代价,是不完美的代权力量,终究会有隐患,登顶也会无比困难。

与此相对的,是天地有了缺陷。

这些缺口,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代权者窃取天权。

当然,天地龟缩在此处,不肯出现,自然也就无法更好的弥补这些缺口,所以严格来说,这事也不能完全怪罪先行者们。

因此,吾歌沉默了。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无需狡辩。

老者见状继续道:“吾歌,我并不讨厌人族,甚至人族都是在我的看护之下成长到如今的,我们本就是站在同一个阵营。”

看着老者真诚的目光,那恳切的样子,差点让吾歌相信这样虚假的情义。

“是吗?你看护的,可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族啊,你也不是完整的天地意志,在地狱那些年,不仅让你重新获取了七情六欲,似乎还让你学会了很多别的东西。”

吾歌无情的揭露出老者的另一个面目,没有犹豫也没有客套。

老者收敛了笑容,当吾歌说出这句话时,他就知道,吾歌知晓的内幕可能远比他想象的要多。

天幕虽然保护了他,但同样让他失去了对世界变化的掌控。

“你好像知道很多。”

“不然,你觉得我又是为了什么,在解决莫斯之后,还要上来亲眼见一见你呢。”

老者金色的眼睛中燎起浓烈的火焰,那妖异的火焰,甚至给吾歌一种妖火的错觉。

但那不是。

那是来自地狱的火焰。

那可不是画卷中被封印的地狱能相比的。

画卷封印的,只是地狱投影到世界上的入口,所蕴含的力量,甚至还不到地狱本身的百分之十。

但是眼前的老者,可是真正体验过八热地狱的恐怖。

在世界无情摧毁他的杰作时,也无情撕裂了他,如果不是地狱带着虚无的入侵,被撕裂的天地意志也难逃被重启的结局。

最后那逃脱的部分天地意志,就流落到了复活地狱之中,在劫火之中痛苦了不知多久。

直到魇的到来,虚空崩塌,地狱再度入侵到世界时,残留的天地意志终于从复活地狱中脱离。

然后、然后,驱逐并且吞噬了这个时代真正的天地意志。

用取代,或许更加准确些。

而辅权密仪,也就石盘,才是原来天地意志的的遗蜕,也是先行者们继承意志的根本。

只是现在,能继承这份意志的,也只有吾歌一人了。

吾歌不知道石盘还能不能够找到下一位继承者,也不知道它还有没有力量去支持下一位。

但现在,他已经站到了这里,代替原来的天地意志,代替石盘。

“是我救了你,没有我给你登神阶,你翻不了盘,你以为我感受不到小世界,察觉不到你们人类的小算盘?

我全都知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想要什么!”

老者原形毕露的样子,有种炸毛的既视感。

白色的金丝袍下,有着被地狱灼伤的伤痕和红肿的身躯,模样也从温和的老者,变成了恶魔一般的畸形。

“不,救我的可不是你。登神阶并不能将我推到顶点,是石盘补缺了你吝啬的东西。

不过,你真的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吗?”

吾歌好像重新找回了一点人性般,玩味的看着眼前几乎可以划归于恶魔的老者。

老者高大的身躯俯下身来:“恶狠狠的道,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想要让我庇护你们,给你们一个生存的余地,这绝无可能!”

“不,你错了。”

“生存这种东西,我们人族,向来喜欢自己去争取,至于庇护,你从来没给过,我们也不稀罕,只是这里,该变一变了。”

老者听完吾歌的话,先是愣了一声,随后癫狂大笑,既是嘲笑吾歌的放肆,也是嘲笑吾歌的狂妄。

“想要让那种软弱的家伙重新回归天地,支配这里,你是要笑死我吗?吾歌。

就算他是完整的回来,我都能再吞了他一次!”

出乎老者意料的是,吾歌很认真的点头,并说道:“你确实有这个能力。”

顿了顿,吾歌继续道:“只不过你并不是对的,因为我,是来毁灭这里的。”

时空在这一刻犹如凝固。

老者俯瞰吾歌,不知是笑还是在哭。

“呼,麻烦下来一点吧,我不想你走的太绝望了。毕竟,你也受苦了很久吧,那种痛苦,我大概是能明白一点。”

吾歌对着老者这么说道。

但是老者身为现行的天地意志,即使无法做到完美的掌控,也不可能真的相信吾歌的大放厥词。

而吾歌显然也明白这一点。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出来吧!”

在吾歌身后,一个小到毫不起眼的黑点一点点在扩大,最后直接猛然暴涨,形成一个完整且神秘的黑洞。

在黑洞外,是无间降临。

为什么吾歌能活下来,老者现在有了更确切的答案,原来吾歌,真的被虚无所接纳了。

在这个天地下,吾歌不用担心也不用操心天地是否会崩塌,因为本来就是要毀去的。

既然在外部不行的话,那就在内部吧。

老者想要阻止虚无扩大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无间挡在那里。

老者记忆中对于地狱本能的恐惧,让他退缩了。

“吾歌!你凭什么敢的?没了我,人类拿什么赢?凭什么活?”

吾歌低头陷入沉思,身后的无间静静的悬浮,没有去挑衅老者,最奇异的是,连虚无都没有反应,没有打扰吾歌。

吾歌低头看着脚下踩着的乳白色空间,看不到什么,可总能明白,那一眼中,是对曾经身为人类的骄傲和信任。

“我觉得,我们自己可以。”

轻轻吐出这句话,吾歌抬起头来,没有明媚的阳光普照,但那份自信的笑容却让老者都自渐形秽。

“结束了。”

无间吐出小世界,以一座世界的毁灭和石盘的祭奠之仪,再加上虚无和无间的力量。

整个天地被洗荡一空,而天幕也在震荡中片片崩裂。

天地崩裂,也意味着,永远不会再有代权者出现了,当然,最受创的,还是吾歌。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以这样的方式来见你,以这样的方式为你送终。

很感谢你曾经为人类的诞生所付出的真心,但现在,人类不再是那个需要你去照顾的孩童了。

我替你,接除你的痛苦。

……

因果于此,了断终生。

没有人记得你的好,但也没人念及你的坏,所以,请安息吧。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