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天地之间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94字
  • 2021-11-12 22:47:42

不应该有人遗忘啊,一个剑者怎么可能会遗落自己的剑呢。

哪怕此时这把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模样,从剑刃到剑柄,都完全被金色所覆盖,而在这层金色之下,却已经完全失去了它原本的剑身。

白虎从空中跌落而下,尸首就躺在天梯上,但是却逐渐化作金色的颗粒飞向上空。

吾歌踏过的脚步终于有所停顿,但也只是停顿一下。

因为拔出剑来,也确实需要这么一顿,而不是为了对这具化作尸体还死不瞑目的白虎多出一点点悲悯或者动容。

在白虎死而未僵的注视下,吾歌踏阶而行。

周围还有一些连天音这一步否都没有抗过去的存在,连光柱都没能踏入就被打回了原地。

而剩下抗过天音的家伙,却在光柱下剧烈的腐蚀着,无比的痛楚在震颤中化作黑水,那是神权物质侵染的铁证。

莫斯被终结后,并不意味着神权物被终结。

只是作为神权物质中最为强大的那一团意识成为了神权物质中最具有支配力的存在。只要莫斯还活着,其他神权物质就不可能拥有或者诞生第二意识。

但是莫斯已经死了。

神权物质想要重新诞生第二意识,还需要有一个过渡时间。

而人类,争取的,也正是这一段时间。

在白虎死后,废土上蠢蠢欲动但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出去的神明,都停止了愚蠢的想法。

他们中没有人觉得自己就能强过白虎,要知道白虎可是曾经吞食过另外一只圣兽的,底蕴自然要比一般神明强的多。

可如今,连一剑都挡不下来。

固然有伤势在身,可这样能够抹灭神明的力量,是对于能够长生的他们最大的威胁。

这种威胁只是从莫斯,变成了吾歌而已。

在这样无力的碾压下,也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叹息,就见越来越多的神明选择了低头臣服。

高大也好,精悍也罢,在此刻,臣服的他们就彻底失去了身为神明的高傲,而对于他们来说,原来臣服,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换个角度想,臣服于天地,又未尝不可呢?

怀着这样的想法,大部分的神明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而还有部分选择了逃避,离开这里也许是个勉强保留自己高傲的选择吧。

凤只是抬眼看了眼羞愤的朱雀,就自顾自的睡伏,大有一种不再管朱雀死活的意思。

而朱雀目睹了白虎的结局之后,也不敢重蹈覆辙,毕竟她也不认为自己就比白虎强多少,当初分食的时候,青龙占了最大份,而白虎第二,她最次。

所以朱雀完全有理由说服自己,退缩离去。

就这样,吾歌在这样沉寂的见证之仪下,靠近了天地洞开天幕的入口。

在将要踏入的时候,吾歌再度停顿了。

转头扫过神明国度,他看到神明们的臣服,看到了颤抖,看到了畏惧,也看到了傲气。

但是这些,都不能让吾歌有稍许短暂的停留。

只有在扫过站立在河伯身旁的司命时,吾歌默默对视一眼,随后就转向了神明国度的深处。

那里还有被破开的封禁和向外涌出大量辐射的深渊。

吾歌缓缓抬起手,向着封禁虚空中按下一掌,然后缓缓攥住,就好像隔空抓住了封禁一般。

而远处呈现出碧绿色的封禁,也奇异的出现了扭曲的崩裂,而且崩裂的速度异常的稳定,完全没有因为封禁的抗力而有丝毫的减弱。

不出意外的彻底崩碎。

在崩碎的那一刹,深渊辐射猛然停顿,但是下一瞬,却翻涌出更多的辐射出来,试图将整个神明国度,化作真正的深度区。

捏碎封禁的吾歌,转身提起自己的剑,剑指拂过剑身,辉映出闪亮的光芒。

哪怕没有实质的剑体,此时的剑灵凭借着足够的天权之力,都足以超越之前。

在伏阙剑的内核中,最核心的部分,吾歌看到了,那是一抹完全不属于现在纯粹天权的力量,但是吾歌又非常熟悉。

因为那是杀伐天权的结晶。

吾歌完全有理由相信,就是这份结晶,让伏阙剑从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主人,也是因为这份结晶,才在最后保住了剑灵没有被虚无吞没。

但是吾歌还没有进入天地,也无从获取完整的杀伐天权,所以这份核心从何而来,吾歌也只是有所猜测而已。

忽略这些多余的考虑,吾歌甩手将剑丢向了深渊。

遥远的距离,在破空而下的剑前视若无睹,几乎是转瞬间就已经轰鸣砸落。

哪怕是令先行者都折戟的地方,深渊都无法阻止这柄剑的到来,也无法用辐射去侵蚀这柄已经化作一种奇物的剑。

甚至伏阙剑还反过来,用辐射磨砺新的剑身,并且喂养杀伐结晶。

也许现在还不能够完全抑制深渊喷井,但是吾歌却相信,伏阙剑一定能够彻底封杀这个深渊,它所需要的,不过是那一点时间而已。

人类所需要的,不也正是这一点时间吗?

吾歌最后望向暗幕,但是他看不穿暗幕,也不想打破暗幕,所以这一眼,吾歌没什么想看的,也什么都没看到。

只听到铛的一声,天音回荡不息,天梯消失在神明国度上空。

光柱消失后,天地投影也随着隐没。

神明们终于不用在天音之下臣服,也终于不再觊觎那高不高攀的天梯,因为他们,彻底失去了那份傲慢,也不再拥有至高的位格。

有些力量,不是赐予的,而是靠自己维持和延续的。

很可惜,神明这个部落,并不能很好的传承这种力量。

踏入天幕的背后,在浓郁到吾歌都不能轻易直视的灼热白光中,有着蜂拥而至的权柄鱼贯而入自己的身体。

而吾歌如今的身体,也完全吃的消这样磅礴到纯粹的力量。

哪怕这种力量被称之为杀力第一。

在吸收力量和适应力量间,吾歌对于无极也有了新的理解,也许李龙亭走的路是走的通的,但是他却走死了。

或者说,是李龙亭自己把自己堵死在那了。

因为他一旦成功,天地的二次降临绝不可能是因为吾歌,而会是因为他,只不过天地是想要封杀他而已。

而真正的正途,大概就是代权者这条路了。

因为走到这一步,你本身拥有天地部分天权的唯一权柄,但是又独立于天地。

这或许才是石盘选择代权者,而没有选择无极的大成者的原因吧。

毕竟,石盘的本意也不是想要创造出第二个天地来。

当适应了这种力量之后,这些乳白色的光芒开始不再炽热,反而有股暖意。

入眼可见的,全是这种乳白色的铺垫,也包括周围的环境,也是乳白色的絮状物。

但是吾歌很快就发现了一些缺口,那缺口就好像被什么撕咬过一般,硬生生扯下一块肉来的既视感。

这无疑是苍干的,倒不是因为这牙口,而是因为吾歌曾经亲眼见证并且阻止了苍试图这样做。

那时吾歌只当苍是想脱离深度区,现在看来,他分明是想再捞些东西下来。

这也难怪,苍能够掌握青木神雷这种东西。

只是,这片天地也不是真正的天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