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百分百代权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073字
  • 2021-11-12 11:22:58

恐怖的毁灭于一瞬间从莫斯体内席卷了整个由黄泉液包裹的茧。

那些被阴曹地府收集了百年多的珍贵黄泉液,在此刻被蒸发一空,连一滴都不可能有所剩余。

在引发了终极虚无的降临时,同样也意味着这种毁灭并不是完全彻底的,因为投射而来的虚无,会不分敌我,不分善恶的把这些全部吞没成虚无的一部分。

所以终焉灰烬只是一瞬,这场毁灭也只是一瞬。

但是掀动的风暴,在神明国度的上空却经久不绝,暗幕在震荡中几欲破碎,好在有吾歌遗留的妖火还在不断吞噬并且替代暗幕本身的力量,从而维持了现状。

毕竟要塞,还没有做好,在面对兽潮暴动的同时,面对神明的无情。

黄原亲眼看着那些黄泉液的蒸发,但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之色。

在他看来,只要能够短暂的困住莫斯和吾歌,那么无论吾歌用何种手段,或者天地用何种方法去对付莫斯,他黄原,或者说阴曹地府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他就这么死了吗?”

身旁隐藏在黑袍之下的大公,有些不敢确信的问道。

黄原扭过头来看着他,反问:“你指谁呢?莫斯还是吾歌?”

黑袍下的那位大公哑然,本要张口而出的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无法笃定的说出去,最后只能闭口不言。

黄原重新面向那片虚无投影而下的风暴,那是真正的黑暗,没有色彩,没有感情,没有生息。

虚无到底是什么,黄原不知道,但是黄原清楚的是,所有终极的力量,对于时空长河都有着莫名的入侵感。

这是来自仅存的那些人类历史记录下,黄原得到的信息。

也许这个即将沉落到时空长河的世界,所面临的最大恶意并不是莫斯呢?

地狱本身,不也是带着恶意来的吗?

黄原抬头看向再没有黑雾遮挡的高空,天幕那有着天地的光晕浮现,而且越来越浓烈,就好像真正的天地就要降临一般。

“你大概,也出了点问题吧。”

黄原不再留恋此地的风景,虚无吞没这些力量也是需要时间的,也许一刹,也许一瞬,但是黄原都不想再看了。

此后轮回,归还于你。

“走吧,我们该回去坐镇了。”

身旁两位大公一左一右分立两侧,在十殿王的陪同下,跟着黄原一起步入了回归神明国度的阴曹地府。

于此同时,有五道山峦,也重新回归到了神明国度。

泰山之上,岱静坐在亭子里,默默抬眼看了一下那个方向,之后,就再无任何生息。

岱的最后一口气,亦是源自被莫斯夺走的那丝本源,但是这本源也是被侵染的。所以岱一直都清楚,这口气,是莫斯给他留着的,如今,这口气没了。

泰山陨。

五岳相合,三岳陨,天地同泣。

泰山,恒山,嵩山。在魔神撒旦和莫斯的迫害中,相继陨落。

凤看到了天地同泣,万物悲鸣的一幕,但是这里是神明国度,无论这些虚幻的祭礼多么的真实,都无法让这些神明感同身受。

这是一种悲哀,源自神明的悲哀。

凤为此而感到凄凉。

但是还不等这份凄凉扩大,凤就被另外一个气息所震撼,惊疑的凤目中,还隐隐流露出一丝敬畏。

哪怕是看到天地二次降临时,凤也仅仅只是有所重视罢了。

于此同时,河伯、司命还有剩余的所有神明,也包括刚刚稳定下来的阴曹地府,在同一时间,将目光汇聚到了同一个方向。

而他们,全部都无法自控的产生了敬畏和被恐惧支配的轻颤。

河伯喃喃道:“那是什么?”

在河伯身旁的司命,虽然不敢确信,但是契约在断裂之后的重新构架,分明告诉他,那是什么!

“吾歌,那是吾歌!”司命几乎用吼声传递着自己的心情。

随着司命的声音,那个方向,在虚无隐没之后,有着浓烈的金光乍现,在光辉四射和天地投影的光晕之下,犹如真正让人敬仰的神一般。

而此时的观众,却是当时被这样仰望过的神明。

他们此刻见证的,是第一位百分百代权者的诞生,这也意味着,有两种天权,真正彻底的产生了唯一意志,连天地都不可以逾越的唯一。

没有谁去质疑这到底是谁,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造化钟音就已经回荡在他们心底中了。

可为什么在这样的毁灭之下,还有虚无的吞没下,吾歌还能存活?

这一切,也许只有天地和吾歌自己能给出答案了。

高空中的吾歌,全身沐浴金光,飘逸着一头黑发,但是金色的眼瞳中却看不到任何劫后余生的庆幸或者不明所以的迷茫。

在天地的接引之下,一道天梯在光柱的庇佑下降落,而末端却刚刚好出现在吾歌脚下,不多一分,不少一寸。

吾歌抬脚踏上天梯时,有着无比清脆的钟音回荡,一步一响。

当天幕洞开,降下天梯时,每个神明都看的到,但不是所有神明在这一刻都能保持理智和敬畏的。

白虎也不行。

但是凤没有拦着甚至连朱雀,凤都没有要阻拦。

如果不是朱雀过于畏惧凤,从而犹豫不决,不然现在的朱雀将会落得和白虎同样的下场。

在白虎腾空跃向天梯时,首先阻止他的,不是吾歌,不是天地也不是光柱。而是自吾歌踏上天梯时回荡的钟音。

钟音入耳,没有非分之想的人,会觉得神清气爽,但是一旦如白虎这般想要取而代之,就会变成精神冲击,对白虎造成了严重的精神创伤。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白虎不顾伤势也要冲向天梯。

对于拥有本源并且没有被莫斯侵染的神明来说,光柱并没有什么阻拦的意义,这也是白虎敢于冲上来的底气之一。

可是白虎忘了,吾歌可不是他的老朋友,也不是大善人。

尤其是在了却了自身于人世最重的枷锁之后,吾歌已经彻底蜕变成那个无法回头的神。

对于白虎的到来,吾歌甚至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当白虎冲入光柱的一刹那,就暴毙当场。凶悍的头颅上,插着一柄同样沐浴着金光的剑!

剑名,伏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