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抓住你了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87字
  • 2021-11-08 14:35:51

在林国忠的身体内,两股力量彼此冲撞着。

其中一股自然是进入林国忠体内施行夺舍的那部分属于莫斯的力量,而另外一股,则正是林国忠本身的力量。

这也表明,林国忠开始了他的反抗。

而这种反抗又代表了什么,也许只有林国忠自己清楚。

但是莫斯不甘心,甚至有些着急,咆哮道:“林国忠,你在干什么?不想活了吗?”

林国忠此刻重新拿回了掌控权,毕竟这只是莫斯部分的力量罢了,还不能够做到完全的夺舍。

他低下头审视自己道:“我只是觉得,向死而生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再者说,我这不是帮你做了决定吗。与其磨磨唧唧投鼠忌器,倒不如干脆一点,或许还能在吾歌彻底灭完人欲之前,完成你的夺舍,这不是挺好的吗?”

听完林国忠的话,莫斯罕见的沉默了,就连体内冲撞的力量都收敛了很多,林国忠自然也要顺着台阶下,不再试图追击。

要知道,莫斯的本体可就在来的路上!

“也许当初让你活着,也是个错误。”

当林国忠再次踏上登神阶时,莫斯才开口道。

林国忠洒然一笑:“那这样的话,你这一百年岂不是闷的紧,我毕竟还是把你锁住了的。”

“哼。”莫斯一声冷哼后,就不再回答。

也放任了林国忠去攀登着,这个他魂牵梦绕过的登神阶。

只不过和吾歌不同的是,吾歌踏上登神阶,是真正的失去除却天权外的一切。

而林国忠踏上登神阶,失去的,是他长久以来积攒的所有,自然也包括生命还有天权。

甚至当林国忠再无可失去的时候,继续踏阶,失去的,就将是莫斯所给予他的永生之力,到了那时,莫斯到底还能不能沉的住气,就要看林国忠是不是能如他所说的那般,走到吾歌面前,在吾歌彻底灭绝人欲之前!

因为吾歌每一步踏上,都要经历一次不短的破碎和洗礼,所以没有任何可犹豫的林国忠,反而有后来居上的机会。

当吾歌踏上九十七阶时,林国忠已经来到了八十三阶。

不过十四阶的差距,倒是不那么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从高度上算来,也仅仅只是几十米的高度而已。

可是林国忠明白,九十阶就将是自己的极限了。

现在他就已经堵上了自己的生机,走到九十阶时,就是要堵上自己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仪仗,天之生机和赐福之权。

一阶就要多走十权值,等走到吾歌身后的时候,虚弱的林国忠更是仅剩下初始权值。

而吾歌在九十八阶,缓缓转身俯视。

那金色的眼睛中,有淡淡红色的血光,一如林国忠曾经看到的那道目光和身影,深沉坚定,高贵典雅。

“呵,我,我…抓到你了。”

虚弱的声线和苍白的笑容,无不显示着林国忠此时的疲态。

但正如林国忠所说,在吾歌彻底踏上九十九阶时,他抓到了吾歌。

惨白的手臂暴露在光晕之下,灼热的痛楚一点点分解着林国忠的躯体,这是远比吾歌所施加的惩戒还要可怕的痛苦。

可林国忠不管,这只手伸出去,就必然要抓到吾歌的!

只是在抓到吾歌的那一刹,林国忠也再没有底蕴去维持自己的存在了。

在他消失的时候,还留有一句话:真没想到,当初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后辈,真是有意思…你要记得,看我啊!

吾歌是完全目睹了这一幕的,他不懂林国忠的坚持,也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因为此刻的吾歌,仅仅只剩下一种欲望还没有被抹除了。

在林国忠消亡的时候,吾歌内心毫无波澜。

但是下一瞬,吾歌的手就探了出去,牢牢锁住了那一团试图逃离的东西!

莫斯的部分,固体化的神权物质!

“我也抓住你了。”

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一句,可能吾歌自己都没想到,会受到林国忠的影响。

但是吾歌也仅仅只是抓住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莫斯的本体,此刻还在来的路上。

被稀释的薄雾,完全不足以掩盖那具丑恶的面目和形态,就好像蠕动的黑色沙虫,庞大而又笨拙。

只知道吞噬同类和本源,对于天地有着近乎本能的排斥和贪婪。

“这就是你的本体吗?真大啊。”

低头看着攥紧的拳头,吾歌知道莫斯的意志在其中的,也必然能够听到自己的话。

这被限制在深渊辐射的本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脱困的,但肯定是连林国忠都不清楚的吧。

“你不是要夺舍我吗,那就来吧。”

言毕,吾歌提剑划破自己的腕口,将神权物质地在伤口上,任由神权物质不顾一切的破开肌肉和防护,钻入体内,侵占肢体。

而因此受到刺激,可不只是莫斯,还有本体!

本来就在提速的本体,此刻更是受了刺激一般的冲来,在登神阶下,一跃而起,庞大的黑色臃肿的身躯,却张开一张深渊巨口,向着登神阶,向着吾歌,吞没而来。

这时候,已经侵占进入吾歌体内的莫斯,忽然意识到,自己和本体之间本切断了联系。

所以,莫斯也清楚了,这只是一个陷阱。

在莫斯面前,是一个蔚蓝色的世界,一个一如他在时空长河中游荡时见到的美丽世界,所以他来了,带着贪婪和傲慢来了。

现在,这个世界,切断了他与本体的联系。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吞了你不就行了。

莫斯扑上小世界,吾歌笑了,他最后的欲望,是死亡,拥抱死亡。

不求生的人,必以死之欲,登神阶。

第九十九阶,吾歌踏上了。

在魇吞没了吾歌,吞没了登神阶时,吾歌踏上了登神阶。

此时此刻,世界一片寂静。

只有精密之仪的深处,一个空间甬道处,有着无比耀眼的光芒,在呼应着遥远的另一边。

凛冬背面。

李龙亭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权杖,说不出是悲是喜。

一个不讨喜的人死了,或许不值得庆贺,但是悲伤倒也谈不上。

林国忠终究是那个没有踏上登神阶的人,否则他又何必将权杖扔出神明国度。

那是因为他记得,和李龙亭的约定,他记得曾经他是要塞的守护神,守望者,先驱。

或许是为了配合莫斯,构造假死,或许是为了摆脱曾经的身份,又或者是为了完成约定。

林国忠都不会再回答了。

……

草莽当年,书生义气,挥方遒,斥诸侯。

至于历史,谁还会记得,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呢。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