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连续三天的战斗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807字
  • 2021-08-03 20:40:35

来时的路弯弯绕绕,走就简单多了,直接跳到房子上,一跳一个准。一大一小两个人,你这边跳过去,我后脚就跟上。

空中防御系统显然没有将这二人当作目标,要不然,这样的行动可有热闹看了。

出了基地,接下来就是要路过深度七十的一号要塞,本来吾歌是打算绕过去的,想了想还是从七十深度区过吧,虽然我们人单力薄,但也不怂他。

就这样两天后,一座雄伟的要塞出现在不远的地方,和二号要塞机械感十足的城墙相比,一号要塞是继承了部分旧时代的石墙砖瓦,有种令人窒息的厚重感。

据说旧时代当年建造城墙时就地埋了不少人,所以也混杂着一些血煞的气息。

按道理来说,吾歌是不会排斥一号要塞的,甚至小时候的吾歌一直对不吝啬传承的一号要塞抱着敬畏之心。

但代权之后,吾歌从这里有了不一样的体会,压抑和死寂。仿佛这里只是一个为了生存而存在的地方,又像是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神秘的让人心寒。

仅仅只是路过的吾歌,从身后就感受到一道目光给他带来极大的压迫感,这是他这些年来除“查”和未知的那个家伙外,又一次体验了一遍。

媲美九级领主的存在,吾歌深呼一口气,这就是一号要塞的底蕴吗?这肯定不会是底牌!但至少从信息上来看,从未有过这么一号人物出现。

雾笼在迷雾里的神秘要塞,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计划呢。也许只有七号要塞裸露在外!

胡思乱想的吾歌带着樊石不由得加快了速度,甚至隐隐开启了全界不规则运动。仅用了半天就跨过了七十深度区。

出了深度区的吾歌知道身后的压迫感没有恶意,就好像就是要让吾歌知道他的存在一样。钓鱼上钩嘛?没有鱼饵那种!

不敢再细想的吾歌收回念头,放缓速度,接下来还有几场架要打,得让樊石调整好状态。

……

另一边,深度七十区。在一号要塞的背面,夕阳西下,透过辐射区进来的残阳毫无灵动,一如老人面黄肌瘦一样,病怏怏的。

但奇异的是,要塞背面拉长的影子上,浮现出一座一模一样的要塞,只是比例上只有原要塞的三分之一,而且是灰蒙蒙的色彩。暂且称为灰城。

在灰城的城头上,一座烽火台旁,一个挺拔的黑色身影在一位拄着青黑色拐杖的老人左后侧,而老人只是抬头看着天。

那黑影望去的方向正是吾歌沿途的路径!

“领主,就这样放那小子走?”一道嘶哑的不似人声的音调从黑影处传来。

被称为领主的老人没回应,只是等吾歌走远了,天暗了,才缓缓点着拐杖沿城头走着。

“不必留他,他成长的很快,如果能再快点就更好了。有一点福原生说的不错,南宫正那小子天资确实平平,但收徒的眼光不假,胆子也很大。”

完全听不到声音的话只回荡在黑影耳边。

“是心大吧,差点把这小子搭进去!”黑影桀桀怪笑着。

……

深度八十七区,经历了三天连番战斗的樊石艰难的拄剑而立,身上的内甲早都碎落一地,裸露出精壮的上身,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痕留在上面撕裂肌肉,但肌肉的韧性却很好的没有把伤势扩大,不然的话就凭这些伤都足以留下隐患。

不过周围遍地的碎尸和尸骸,也看得出战斗的险恶。这是一个挑战一群以二级异兽打底的群殴。只有胜利着能站到最后,显然最后活下来的是樊石。

休息过后的樊石一边擦着托玥研制的药物,一边对吾歌分析着收获。

“炎阳土现在已经调整目前我能掌控的最好,比一开始的时候直接耗空体内的火属元素还要借助火心石收集周围的要可控许多,消耗少也减少了一半,再加上更精细的掌控,威力并不比之前差,现在一次战斗只能用出两次,等步入二档巅峰应该能三次。”

樊石停了下,有些别扭的看向伏阙。

“老师您这剑,可真是不太顺手,还捣乱,跟个孩子似的。”听到这话的伏阙立马铮鸣一声,颇有种请君自重的意思。

樊石悻悻的闭上嘴,怕了这剑了。吾歌倒是混不在意,轻轻抚过剑身,伏阙就停下了铮鸣,转而有些轻微的晃动,就好像享受一般。

“伏阙应该是还不太喜欢你,你能用火勉强驾驭它,但不可能让有灵性的它驯服,如果不是你是我学生,你信不信它能给你使绊子。”吾歌打趣道。

樊石撇撇嘴,没接话,他知道的有灵性的武器还是吾歌告诉他的。

伏阙剑是一把,此外一号要塞已知的还有一把黑墨色的匕首,一件青白色的拐杖;

二号要塞有两件,一件辅权密仪,一件星光锁链。功用不明。

三号要塞有五件,但吾歌已知的除了上官疏云的鸾凤琴外,就剩一个虎门大炮,从旧时代流传下来的,很奇怪的东西,上面似乎有什么人寄托了些东西。

至于五号要塞只有一件,负量权杖。六号不知,据说从一号要塞带走两件,但一号要塞锁死了这条信息。

七号要塞虽然最不入流,但也还有一件,就是吾歌从深度197区带回来的林国忠的权柄之杖。

但以各大要塞的底蕴,除开终日,只怕都有隐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