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活下来的人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966字
  • 2021-11-03 23:56:54

彼岸两端。

吾歌听到的笑声,清晰分明。这能隔断神明国度的黑雾,于此刻的笑声而言,犹若无物。

“你果然没死透啊。”

如果之前还只是令人震惊的推测,那现在就是肯定。

脚步声从对面有规律的传来,不急不缓着。而随着脚步的临近,黑雾开始自主的退散,就好像在为这个即将到来的大人物让路。

“好大的阵仗啊!”吾歌看着黑雾退散,喃喃自语。

现在吾歌不清楚的是,到底是莫斯刻意说服了林国忠,还是林国忠被侵占了,再或者莫斯复刻出来的。

但这些似乎都不够,吾歌还是觉得,这是林国忠自己的选择。

正如李龙亭说的那样,像林国忠这般高傲的人,又怎么可能甘愿轻易的接受死亡呢。

生命古树在最后都要最后寻求一次改变,更何况是林国忠呢。

只是生命古树更清楚,也更厌恶莫斯。但是林国忠却不是,甚至神权物质对于人类本身来说,也并不是首要的威胁。

异兽和神明的威胁对于人类来说,才是那个时代最大的危机。

只不过深度区的扩散,因为有可能导致深海的再度异变,从而使生存空间变得更加狭窄,所以才有了限制莫斯扩散的举措。

事实证明的是,林国忠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尽管并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甚至还有可能抛弃了人类的身份。但不可否认的是,林国忠也曾为人类的延续奉献了很多。

而这样的背弃,并不彻底,却很致命。

对于此刻的吾歌来说,他要完成的事情,首要面对的,正是这位历史上第一位完整五档代权者,行天之生机和赐福之权的代权者,林国忠!

当黑雾散的足够多的时候,吾歌已经依稀看得到其中缓步走来的人。

如果历史的记录没有欺骗自己的话,眼前这个人,和林国忠长的不能说是相似,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甚至那种自信,还依然保留着。

林国忠当年来到神明国度时,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长辈了,但因为生机天权的缘故,林国忠一直保持的,都是三十多的样子,但是并不英俊,反而要硬朗的多一些。

这样显得即成熟稳重,又给人依然处于巅峰状态的既视感。

所以吾歌也仅仅只是惊呀了一下,就想通了。

但是林国忠可不是,他对于这个后起之秀可是相当的关注,从吾歌第一次进入神明国度时,就一直在关注着。

不是因为人类的使命感,也不是因为长辈对晚辈的关爱,仅仅只是因为,吾歌是现在公认的第一人,是打破了林国忠作为五档代权者并且成功的唯一的一人。

“好久不见啊,吾歌。”

林国忠突然的开场,让吾歌都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好久…不见?”吾歌皱眉问道。

这所谓的好久不见,似乎有些毫无道理,让吾歌根本无从回忆某个时刻,两人的见面。

“不记得的了吗。没关系,你早晚会明白的。”

林国忠犹如长辈般温和,这倒是让吾歌有些反感,毕竟现在两个人所处的立场可是完全不同的。林国忠出现在这,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可以判定他已经背弃了人族。

“作为人类曾经的英雄,现在你要拦我吗?你知道我要做什么的。”

吾歌死盯着林国忠,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到欣慰或者认同。

但是令人失望的是,林国忠很平静的望向吾歌,甚至没有一丝一毫动摇的余地。

“吾歌,你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些,现在的你,可不该还保有这样天真的想法。甚至,你都不敢还对人类抱有感情,不是吗?”

林国忠反问道。

吾歌冷哼一声,没有办法反驳林国忠。

因为他已经明白,林国忠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摒弃了自己的情感。所以他才能在天权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走到最后一步,只差半步就能成为真正的天权化身。

到了那时,生命对他而言只有存在与否的概念,而不是生与死的界限。

“不想回答吗?大公黄原给你吊住的这口命,看来也不是毫无道理的。”

林国忠接着轻笑道:“那你知不知道,黄原其实也是有自己的心思的。”

“他并不希望看到我达到你那个地步,如果你想说的是这的话,那你还是闭嘴吧。”

吾歌打断林国忠尽在掌握的节奏,毫不犹豫的截断了这个问题。

林国忠终于有些动容了,他确实没能想到吾歌对此是一直知情的。

只不过短暂的错愕后,林国忠就明白过来了:“原来如此吗?看来你去过轮回之镜了。这也难怪,以大公的手段来说,不在你身上压一注,倒也不符合他的作风。”

黄原确实是不希望吾歌彻底变成像林国忠那般只追求力量的家伙,但是黄原同样也明白,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所以他选择拖延时间。

拖延到吾歌来到神明国度的最深处,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黄原已经不愿意再去多想了。

吾歌死了,会少一个隐患,吾歌活着,要么完成了使命,要么和林国忠一般沦为一丘之貉,而这样,也不过是对于本就强大的一方,多增添了点砝码而已。

毕竟转投莫斯的代权者,是无法再被天地认可的,也就是说,从他们接受莫斯馈赠的那一刻,他们所持有的天权就已经固化了,被神权物质彻底侵染。

一如现在的林国忠!

“别着急动手嘛?难道你不想知道怎么跨过最后那一步吗?在我看来,你有这个潜力抵达那一步的。”

眼看着吾歌亮剑,林国忠不慌不忙的说道。

甚至完全不在乎吾歌是否回应,就继续自顾自的说道,甚至用缅怀来称,都不足未过。

“人类,是不可能以人之躯,抵达那个高度的。

吾歌,人类根本没有任何生存的余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