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最后的深度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28字
  • 2021-11-02 18:02:25

在兽潮暴动的背景板下,静默无声的迷障之地和黑暗禁区犹如异类一般。

而生命领域内,多少还有着许多动静。

毕竟新皇当立的时候,精灵们也远比往日要活跃的多。各种元素更是齐聚在生命古树枯死的上空。

这一幕,即使是放在生命古树初步捏造精灵时,都无法预想到,有一天这些精灵会形成这样磅礴的大势。

比之暴动的兽潮,也相差无几。

可惜生命古树毕竟不是天地,精灵们并没有太过得天独厚的能力,进阶的道路也远比异兽要困难和狭窄的多。

不然今时今日的精灵部族,完全可以左右异兽们的归属。

这样强盛的精灵部族,即将迎来他们的女皇。对于信奉生命古树的他们来说,这其实也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哪怕这是源自生命古树本身的决定。

所以死夜女王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彻底收拢精灵部族,并且让精灵部族心甘情愿的为她而战。

当五大精灵部族集结,三大精灵王站在生命古树的华冠之下,仿佛是迎接女王降临的护卫。

也是此刻,死夜女王知道时机到了。

华冠之上,死夜女王幻化而出的死亡国度犹如凋零的树叶一般,飞舞在上空。

蜷缩在死亡国度中心和华冠上的死夜女王缓缓舒展身躯,银灰色泽的长裙渐渐披落而下,死亡国度的盛势也随之达到了顶点。

这时候,所有精灵都看得见,在死亡国度中,那些飞舞着的,都是曾经并肩作战的精灵们。

而他们的创造者留下了存在的印记,继而交由死夜女王完成了生死的交替,成为了死亡国度第一披的原住民和守卫者。

不言而喻的是,他们又将再一次,为了同一个目标并肩作战!

这一刻,就连三大精灵王都为之动容,因为这里面,还有他们许多的伙伴,朋友,以及家人。

死夜女王睁开眼眸,明亮的银色中流转着金色的流光,充斥着母仪天下的威仪。

作为生命领域现存的唯一掌权者,死夜女王就是当之无愧的女皇!

三大精灵王同时跨步上前,守卫在死夜女王将要降落地面的身旁。

但是死夜女王却并没有立即降落。

她在空中转身面向生命古树,背对着精灵部族们,缔结着一个复杂且又熟悉的印记。

而看的分明的三大精灵王已经知晓那是什么。

生命赐予。

那是每一位精灵在诞生之时,都会得到的力量,是源自生命古树最纯粹的祝福和庇佑。

但不同的是,赐予的对象不同,所付出的自然不同。

而死夜女王现在要赋予的,是生命古树!

哪怕…是已经枯死的生命古树。

能成功吗?

三大精灵王不清楚,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即使有,他们的位格也足以反向赋予他们的缔造者。

仅仅片刻之后。

在所有精灵的瞩目之下,点点绿色的荧光闪烁在空中,而枯死的生命古树也再度拥有了生机般,轻摆着每一份枝叉。

可是也仅仅片刻,这份生机就断绝了。

但是精灵们却并不觉得悲伤,反而充满了希望。

因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在三大精灵王面前,在死夜女王的脚下,出现了一棵新生的树苗。

哪怕它并不能代表生命古树,可那份熟悉的气息,却永远足以让每一位精灵为之战斗到最后。

死夜女王降落下来,稍微有些踉跄,好在命王即使搀扶住。

然后转向精灵部族们。

光王宣告了生命女皇的诞生。

所有精灵都在喝彩,都在高歌,都在飞舞。

只有生命女皇,环绕一圈,只低低轻语道:“我叫吾悦。我还有一个相见的人,我还有话没说呢。”

命王在精灵的簇拥中,默默看了女皇一眼,转向神明国度的方向,却什么都预测不到。

……

神明国度。

相比于外界的热闹来说,现在的神明国度已经彻底热闹完了。

莫斯的失败,也注定了阴曹地府的回归,这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而时间流度放缓的存在,也让吾歌奇异的发现了妖火正在逐步趋于稳定化。

甚至吾歌有猜测,倘若自己能够沉浸在时空长河之中,大概率是有可能彻底杜绝隐患的。

只是现在吾歌并不关心这个事情,在现在来说,不稳定的妖火才能够帮的上自己。所以阴曹地府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忙活去吧。

吾歌沉默的向着虚空通道望去,好像能通过虚空,看到阴曹地府,看到十殿王拉扯,看到大公黄原站在黄泉之上,向自己平静的问好。

“谢谢。”

黄泉之上,大公黄原回望。

吾歌回头从空中倾斜而下,砸落的时候,连一个神明都不存在。

扫视一圈,竟然没有一个神明敢于直视。

大步流星的走向炎黄二帝那边,只是简单扫视几下,吾歌就知道这二位的伤势已经伤到了根本,本源受损,信仰之力缺失,想要复原大概是很难的了。

等到暗幕破碎,也许能有足够的信仰之力吧。

吾歌简单和炎黄二帝点头示意,就跨了过去,连同文庙和道观的加持一起,来到了最后的深度。

曾经先行者们铩羽而归的地方,林国忠的使命之地,如今吾歌的宿命。

在无尽的黑雾之中,吾歌每踏入一步,就有一步黑雾收缩。

七步之后,身前再无可以直视的地方。

无间符文闪起,黑雾再次退散,而且远比之前退的还要深。

深到,吾歌已经看得到那些战斗对废土造成的那些无法恢复的伤痕。

巨大的沟壑出现在吾歌面前,而沟壑之下,摇曳着的,正是吾歌所熟悉的彼岸花。

所以,这里就是彼岸了吗?

吾歌想不到其他合适的描述了,用彼岸来称呼大概是合适的。

在彼岸面前,吾歌停步了。

或者说,是他的思绪迫使他不得不停下来,好好想一想,哪里出现了漏洞。

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国忠这三个字进入了自己的视线呢?

权杖!

取自深度区197区的权杖,被遗失在凯撒领地的权柄之杖。从那时起,吾歌才真正了解了这个富有传奇和争议色彩的男人。

还有权柄之杖记录下的一些隐秘,有关神权物质的隐秘。

这些,是莫斯故意做吗?

又是为了什么呢?

无数的意识汇聚在一起时,就会有无数的想法,然后删除,整理和融合。

吾歌忽然想起:炎帝说的,小心林国忠。

他原以为是让李龙亭小心林国忠留下的后手。

但现在想来,似乎又不完全如此。

林国忠进入神明国度,却没有记录下神明国度的全貌,这或许情有可原。

可连炎黄二帝都没有见过的话,这是说不过去的。

从炎帝的意思看来,林国忠就好像是个过客一样,甚至包括他在深处做的事情,都无人知晓。

“所以,你真的还活着,对吗?”

轻声的问语,在彼岸沟壑的两端,通过黑雾微微扩散。

只有轻轻的回笑,悠悠传递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