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福伯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01字
  • 2021-08-03 13:30:57

吾歌带着樊石兜兜转转,在一大片实验区绕来绕去,好像在找什么,嘴里不停叨叨着:

诶,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七号实验区在哪呢,真是大的能大死,小的能小死。

终日就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或者说终日没那个实力霸占一个深度区去建一个基地当后花园。

找着找着,迎面走来一个冷艳的美女,踩着高跟,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裤子,衬托出修长的腿型和傲人的身材,不得不说,该翘的翘,该有的有。

一双木得感情只有道理的眼睛更是分明,不过口红涂的有点重。吾歌抬起头就看到了这女人,一刹的愣神,他以为是大姐突然到了。

但转念一想,也不是。两人的气质很相似,但面前的这个是一块万年寒冰,而大姐就像是冷冽寒泉,泉水热热总还是沸腾的。

这冰怕是谁都捂不热。可以说,吾歌曾经的理想女神就是大姐,他本以为大姐在三号要塞军事基地毕业后来到七号要塞是为了他。

但她和杰尔麦越来越近的关系让吾歌觉得他想多了,所以能不见吾歌就躲着。说到底,有些情结上的事,饶是吾歌也摆不平。

女人没有因为吾歌的愣神而停留,在保持了五米安全距离后,女人平淡的打着招呼:

“你好,吾歌阁下,我是七号实验区负责人的现行助理,江月,同时也是重启的暂权项目的主要研究员。”

“很高兴亲眼见到您。”

你看着可不像是高兴的样子。樊石打量了下江月。

“哦,那再好不过了,麻烦带下路吧,我来看看老人家。”

“这个先不着急,麻烦让我看看你现在的身体数据,如果能演示下暂代天权就再好不过了。”

江月毫无表情的样子让吾歌皱紧眉头。

江月的话让吾歌很反感,下意识的抵触,周身泛起点点摇曳如火的血光。这时爱觉罗的声音适时响起来了:

“也许我们应该绕过她,直接去见老人家吧,毕竟是在实验区。我会发给她一份更改数据的报告,保证没有毛病。”

吾歌轻轻点头,松了口气,算是允许了爱觉罗的提议。说实话在这里动手他也没法掌控局面,实验区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在内。

光是阻隔感知的地方就超过二十处,他丝毫不怀疑这些地方至少有十处能阻隔一阶解放下全界入侵。

收到报告的江月也只是大致翻看了一眼,显然也知道这些数据的正常,对此,她没有意外。

只是没能亲眼见到不正常的演示,她有点失望。吾歌这才觉察到这个女人的用心,与其将数据屏蔽,倒不如整一份数据,数据都很正常。

这倒是吾歌反应过激了。

“这边来吧,福老先生在那边等你。”江月先一步领路道。

一栋朝南的小别墅前,敞着门显然是提前知道了有人到访,而且关系应该是很亲近。

院内花花草草的都有,还有几颗异变的石榴树,结的石榴奇形怪状。一个老人穿着麻布上衫,一条黑裤,一双布鞋,悠然的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手里的蒲扇时不时扇动几下。

先走进来的江月就站在老人左后侧,吾歌领着樊石后脚也跟了进来,与此同时,老人半眯的眼就笑了一样。

“来了。”

“嗯,福伯。我来看看您,顺带给您看看我收的学生。我这空手来的,也没给您带点啥,想着您啥都有,也不缺这点。就给您送个后生”

说罢吾歌扭头对樊石说:“樊石,这是你福爷爷,是你师爷的长辈。”

身后的樊石见状也不避讳老人打量的目光,先前几步就走到了老人面前,身旁的江月皱下眉头,想阻止却被老人挥手打断。

只听一声脆亮,老人家就止不住含笑。

“福爷爷好,我叫樊石,您叫我小石就好了”。

樊石能感受到老人传来的善意,很柔和,甚至这些天因战斗躁动的情绪都有效的缓解了。

“好,好,好啊!临了临了,还能看见自己的晚辈收了一个这么好的后生。”老人家拉着樊石的手,看向吾歌。

“你的眼光和你老师一样的好。这是我这五年来,除了听闻你活着代权回来的消息外,最值得我开心的啦。有心啦”

吾歌笑着回应了老人,看得出福伯很喜欢樊石。

这他也就放心了。如果说长辈里哪位最有脾性,莫过于这位老人,那个暂权的理论就是他提出来的。

他曾说过,南宫正是他最欣赏的后辈,最疼爱吾歌这个晚辈。也评价过南宫正,天资平平却格外大胆,上天的一副好胆借了他七分。

但对上官疏云,老人不喜但很看重他,评价说上官疏云,音无第二,唯善谋大局而已。

这话让吾歌来听,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就是夸着上官疏云。曾经吾歌还一度闹腾福伯也给他评一个,但福伯却只是告诉吾歌说,以后再说嘛。

但南宫正在七号要塞却这样给吾歌解释过那句评语,说上官疏云有大局观也就意味着一切私人感情都要为大局让步,福老是真性情的人,最重情重义,虽然那是大义,不好多说什么,但不喜就是了。

而这边福伯拉着樊石问些话,大致上是一些家长里短,偶尔抖落一两句吾歌小时候的事。吾歌权且由着老人,毕竟年纪大了,揪胡子不太好。

而江月显然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又开始试探吾歌。但吾歌绝口不答应。还是福伯停住了嘴,插了进来。

“好了,小江,这个事就莫要再提了。你总不想一位守望者不明不白的暴毙在实验区吧。”

这话让一直淡漠的江月都为之一颤,变了脸色,她以为吾歌解决了这个后患,看来显然不是。

吾歌看了看福伯,沉吟片刻,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代价是透支五十年寿命。而这只是在初权二十五的基础上抵达五十而已,能开启全界的程度,但要是以现在的权值去触碰神之领域,代价不是你能够预测的。”

吾歌盯着江月。

面色有些难看的江月有些说不出话来,一方面是着实没想到竟然能借到超过二十五的权值,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四十本身就是一道坎。

之前的实验者最高也就是从十五提升到三十五,而且后患很大,但也确实没有减少五十年寿命来的严重。但换句话说,像他们这类人,能活到四十都很不错了!

怪不得吾歌之前丝毫不在意后患的样子,原来是这样。

现在的技术还达不到一种拆解控制暂权过程,无法像解放那样存在半解放的可能。江月也很无力。

福伯本来高兴的心情也变的有些沉重,他是了解吾歌的,可以说即使把他看成吾歌的亲爷爷都不过分。

他清楚当吾歌丝毫不在意这五十年时意味着什么,他甚至隐隐猜到了点什么,但这背后应该还有更多的人掺和进来了,所以福伯也只能沉默。

“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是吧,小石。小江啊,你去我七号实验室里第五个柜台取来那串手链。”

江月诧异的看了眼老人,还是按吩咐去了。

看在眼里的吾歌知道老人应该是明白了点什么,所以临时变了褂。

只见江月捧着一个玉质的盒子,递给福伯。福伯轻轻打开盒子,一股清香的气味引得周围的花草和树不停的摆动,好像有什么致命的吸引力。

而这个未知的手链被老人戴在樊石右手上,奇异的是项链自如的按照樊石的手腕进行收缩,本来有些大的已经刚刚好了。

老人伸手示意樊石靠过来,在耳边轻轻的告诉樊石它的效用,听的樊石眼睛一阵发亮。

老人显然也屏蔽了声音传出,吾歌也没有打扰。就像是一种默契,或是共识,只有自己明白的东西才叫底牌,能显露出来的只能是手段。

做完这些的老人也似是知道他们师生俩还得赶路,也没再说什么,有些浑浊的双眼默默看了看吾歌,又瞧了瞧樊石,吩咐道:“小江啊,推我回屋吧。”

吾歌看着老人回到屋里,没说再见,因为或许再也不见了吧。

老人挥摆着手,不像是在和吾歌告别,更像是在和谁打招呼,也许有他的爱人,老师,学生,当然还有南宫正。

吾歌侧着低头对缓过兴奋劲的樊石说道:“走吧,我们继续赶路。”

老人抬头看着江月,笑着问:“怎么样?没失望吧。”

本来面无表情的江月竟然红了脸,还有些扭动再看一眼的冲动。

老人打趣到:“想看就看嘛,看一眼他又不掉肉,就是不知道哪个姑娘又该惦记着他什么时候再来喽。”

江月恼羞成怒的瞪了老人一眼,但还是忍不住后头看了眼,只看到半个身子都已经没入门外。

老人止不住的大笑,这些小姑娘的心思呀,真是古怪,老夫当年就是不太懂,不然那也留有一段不错的回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