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扶摇五神,不见那人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673字
  • 2021-10-25 16:21:51

一个月后。

对即将到来的末日纪元196,没有人能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因为距离下一个百年之际,只剩下不到五年的时间了。

甚至在百年之际前,所有生物为了应对未知的危机和生存,就将提前发起战争,或者称之为掠夺。

但是这一切对于吾歌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只有那些许沉重的使命,让吾歌还能偶尔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在为什么而活。

这当真是一个不好消息,吾歌的感情剩余的越少,就越证明,吾歌这个人,将要从这个世界上被抹杀。

而替代他的,是化身天权本身的吾歌。

南夫子虚幻的身影站立在生命古树的树冠上,向着远方凝视良久,过了很久都没有要低头的意思。

顺着他的目光,吾歌大概能猜到是那座要塞建立在那。

这时候南夫子突然问道:“吾歌,你还想回去看看吗?”

吾歌摇头,从真实的心理反应上来看,他确实没有这种冲动,但是从意识层面上看,在南夫子提到时,吾歌的意识海中,那妖火燃烧的海面上,有那么细微的波澜化作涟漪,微微扩散。

“这样啊。”南夫子了然,转而说道:“我活了这么久,还没来得及去外面看看呢。

以前是扎根在土壤里,后来有了出去看看的能力,却不敢轻易出去。

现在我老了,也快走到了生命尽头,生命的源泉最后却死于生命,到底还是讽刺啊。

但我还想去看看,你说呢,吾歌。”

吾歌抬起低垂的眼眸,迎上南夫子真挚而恳切的目光,哑然无言。

他是想拒绝的,可不知怎的,那目光里的纯粹,好像让妖火的汹涌势态都顿了一下。

“你去吧,我在这里守着,我会守到,生命熄灭的那一刻。”

南夫子笑了,笑的欣慰而又开心,就好像他第一次为生命赋予生命时的那种欢愉。

他走了,迈着蹒跚的步伐。

身后三大精灵王亦步亦趋的跟着,乖巧的就好像不敢惹家长生气的孩子,始终拿捏着分寸。

南夫子停驻脚步,用释然的口语说道:“就送到这里吧,你们三个,要保护好她呀,怎么说,她都是你们要弥补的对象,你们欠她的。

还有,要活的洒脱些,毕竟时间不多了,想闹就闹吧。”

“就这样吧,再见了,孩子们。”南夫子没有回头的摆手,像挥别云彩,却又带不走云彩。

他就这样来了,也就这样走了。

一如生命,匆匆的来,于世无意,便悠悠的走。

吾歌将拱手俯身拜别,因为是永别,所以就让我这一拜,能送您走的稍远一些吧。

南夫子身上的神权物质已经被吾歌解决了,所以南夫子才走的安心。

也许过了很久很久,也许只是明天,会有人发现,在一个山沟里,有那么一条小河,河里有鱼,清澈见底。

而河岸边,有一件衣物,盖在刚刚发芽的树苗上。

……

往后的故事,你再也看不见。

———启示录

……

当生命的光华点亮了生命领域的上空,吾歌就知道这个过程已经到了尾声。

而南夫子灭亡的消息,肯定也会被查和苍知晓,甚至有一批异兽应该也能感知到。整个生命领域就像是掏空了一样,这样的大变化,想不让人知道都难。

但是没有异兽敢于进入生命领域,因为血的教训是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

查和贝隆打了一架,这一架因为吾歌的收手而暂停,但是背负的伤势和分身转述的情形,让查明白,他和苍都不可能有机会拿到生命古树的本源。

但是这么眼睁睁看着本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查忍得住,苍忍不住。

在生命领域上空盘旋了好一阵子,形成的呼啸甚至都有龙卷的征召。可是苍始终都只是观望,任由生命的华冠成型。

吾歌仰头,血晶的双眼透射的目光穿过生命华冠,落在苍的身上。

那些原本微不可察的伤痕,现在在吾歌看来是那么的清晰明显,甚至吾歌可以直接引动杀意在这些伤痕上再加深。

只不过这些对于苍的生命力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途,第一次或许有奇效。

而苍也察觉了吾歌的目光,只不过对视之间,吾歌看到的不是傲慢,苍看到的不是杀意。

两个不同生命层次的家伙,就这样默契的保持一个微妙平衡。

直到吾歌突然皱眉,打破了僵局,但是苍没有动手,而是诧异的看着下方浮现的灰色国度。

那完全是死亡能量汇聚的奇迹,吾歌上一次见到这么浓郁的死亡能量还是在煞魔母体那,以不惜一切生命的死亡为代价,形成的死亡能量。

只不过从质上看,显然不如此时在生命领域上覆盖的这一片死亡国度。

吾歌大致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所以并不感到惊讶,只是有些担心这样的状况,会不会引起苍的警觉。

毕竟苍可不知道现在接受生命华冠的是谁。

搞不好他还以为是命王呢!

事实也正是如此,当看到死亡国度时,苍才反应过来,继承本源的,根本不是命王!

他凤那么久,其实就是想看看吾歌是不是要保。

倘若吾歌保,他暂避锋芒就是,新晋的生命领主是命王的话,肯定来不及彻底消化,想达到生命古树的层次,更是几近于零。

所以苍有时间,也有足够的耐心等到吾歌离去后,果断拿下。

可现在的情况是,继承着根本不是命王!而是一个一直以来都被忽略的存在,那就是死夜女王!

他们甚至都忘了关注迷障之地时,死夜女王并不在场这一事实。

苍有些恼怒,一声龙啸,竟然有要冲散灰色国度的迹象,只不过在生命的加持下,死亡似乎也不是那么萎靡。

吾歌见状腾空,悬浮在灰色国度上方,静静的对立在苍的对面。

一切声浪都被吾歌挡了下来,任何机会都不会让给苍。

变数,永远不在苍这种头脑简单的生物身上,所以苍很愤怒,那些自以为聪明的收段,实际上已经被南夫子吃的透透的,直接埋了一个大坑送给他。

示威性的吼几声,苍只能悻悻而去,因为查根本就不打算出现,所以苍也没有办法。

至于查为什么不敢来,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顾及。

因为他知道,吾歌是必定要离开的,可是在离开之前,倘若把吾歌得罪死了,那就真的要死了,苍也好,查也罢,没有人挡得住杀伐天权的力量。

权值九十往上的杀伐之力,根本就不该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可他偏偏出现了!

所以查要躲,至于苍这个缺根筋的家伙,想作死就自己去。

苍离开后,灰色国度稳定下来,逐渐沉落到生命领域之中,然后隐没。

如果没有足够的感知力,是根本发现不了,在生命领域的遮掩下,那存在着的死亡国度。

而这种交融还在深入。

吾歌深深望了一眼生命古树枯死的树干,然后离开了这里。

答应的他都做到了,死夜女王随时都可以醒来,并且已经拥有足够自保的实力了,这往后的事情,就不需要吾歌去担心了。

这也说明南夫子赌博的运气,死夜女王确实能成为变数,而且有改变生命领域格局的能力。

生命古树树干内,蜷缩在灰色和绿色交织的光团中,死夜女王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却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渐行渐远…

……

国之重器。

这是一场典礼。

为新人加冕的典礼。

国之重器再度迎来了堪比全盛时期的阵容,代权者数量上的突破,让整座要塞的斗势都高昂了起来。

五神加冕。

雷子,小明,灵儿,南正门,以及樊石。

五个人一齐接受了这场典礼。

只不过为他们奉上祝福庇佑的,不是吾歌,而是师娘还有托玥。

在这片欢腾的海洋中,有些人的心情并不通融。

他们想念的人,如今在向着深处,向着他所肩负的使命,向着注定死亡的结局,平静的前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