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生与死的结缔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536字
  • 2021-10-22 20:20:12

一半,至少一半的迷障之地,在连续一周的焚烧中,化为灰尘。

就连死夜女王的乐园,都被泯灭一空。不过死夜精灵们早就撤离了,这是图莱默许,生命古树协同的。

虽然不能回到生命领域内,可找一个安身之所,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难事。

而迷障之地的核心,吾歌是没有去触碰的,只是望向里面的时候,会有沙沙的回声传来,似乎在表述着某种反应。

吾歌走的时候,终究没有等来图莱苏醒,也无法预知图莱还会有多久才能醒来。

而焚烧迷障之地,也能适度的延缓恶的苏醒。但是恶一旦苏醒,对于这种冒犯必然要作出回应的,而且到时候承担这份怒火的,只会是人类自己。

到底值不值得呢,吾歌也想不清楚。

只是就现在的状况而言,内忧外患下,能够先抢一步按住图莱苏醒的危机,是值当的。

吾歌离开时,图莱庇护下的禁地之主们松了口气,那些没有跟随而来的禁地之主,散的散,躲的躲。

倒是真没有谁敢去明着阻拦吾歌。

一如当年的林国忠,一路顺风。

三天后。

深度区192区。

吾歌已经几乎感受不到了生命古树存在的气息。

这种气息很飘渺,犹如凭证一般,这是存在于这片天地的凭证,而如今,生命古树连同这份凭证一齐送给了死夜女王。

这也让吾歌觉得,或许死夜女王本身就没有天地凭证,属于…私生饭?

不过纠结这些显然没什么意义。

当务之急是,在生命古树彻底熄灭生命之火时,保证死夜女王顺利完成蜕变。

吾歌也不清楚查本体会不会来,但是仅仅是分身的话,是不够资格的,哪怕是加上苍也不够。

毕竟吾歌并不是要杀死苍,只要拦住苍就够了。

那些异兽自有精灵族群去守卫,这点吾歌丝毫不担心。

虽然生命古树会死亡,可生命领域仍然存在着,只不过换了个主人而已,说不好还会拥有更加强大旺盛的生命力。

迈入核心区,吾歌能够清楚的看到凋零的树叶是无比的枯黄。

随手捡起一片来,吾歌感知到里面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力量,甚至连图莱那里平常的树木都相当不如。

“嗯?”

南夫子坐在树冠上,此时死夜女王已经完全沉没到了生命古树的根部。

而那些神权物质却惊奇的不见了!

吾歌愕然的看向南夫子,直到南夫子转过身来,吾歌才能确信这是为什么。

因为南夫子把所有的神权物质,都吸纳入自己体内。

这大概就是,毫无保留的…爱吧。

吾歌有些复杂,爱好像对他来说已经陌生了,而且他越来越发现,情绪和感情在远离自己。整个人在被缓慢掏空,不快,但无可逆转。

有些羡慕吧。

吾歌落在树冠上,身后的三大精灵王守在外围,偶尔望过来的眼神,有些紧张,也有恐惧和颤栗。

起先吾歌还是很不舒服的,但是随着被剥离的感情越来越多,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这大概就是神明的感觉?

但又不是,毕竟吾歌所见到的神明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也就是,这是天道的倾向,是天第意志最初的衍化。

吾歌忽然想起了凛冬的李龙亭,他会不会也在逐渐的体悟这个过程。

只不过他没有吾歌这般极端和彻底,而吾歌也没有一个要塞作为承载体。

南夫子洒然一笑,对着吾歌说:“怎么,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吾歌舒展眉头,没有在意南夫子的调侃,反而平静的回道:“没什么,只是以前想不太明白的,现在都想的清楚。”

“利用也好,工具也罢,亦或是期望也好,这是我该做的事,只要我还是吾歌,就会这么做。”

“也是。”南夫子轻声应和。

“还能撑多久,你的生命状态几乎不能称之为生命了。”

南夫子其实好奇的,还是吾歌如今到底距离那个地步,还有几步?

权值九十以上,不一定很强,但一定非常接近天权的本质。

“半年多吧,所以你还可以多活一会。”

可吾歌作为杀伐天权的行使者,所拥有的战力完全超乎了所有人想象。

这之中有妖火的因素,有伏阙的因素,还有无间,还有神佑,还有很多很多吾歌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因素在推动着,但最令吾歌印象深刻的,还是暂借天权!

福伯啊…您也,在算计吗?

吾歌仰头望天,无言以对。

……

一个月后。

精密之仪。

出院有一阵子的福伯此时正在自家的小园子里浇花养草。

外界的动乱似乎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一般。只有江月偶尔过来的时候,会带来一些消息,一些有关吾歌的消息。

而每次听到这些消息,福伯都能看到江月平静的面庞下,极力掩饰的悲伤。

他不过是一个实验体罢了,有什么好悲伤的呢,实验不是很成功的吗?

有时候福伯也这样自己安慰自己,可是这不过是医院里那群医生无所谓的麻醉剂而已。对于福伯来说,吾歌就是吾歌,哪怕他曾经是作为一个实验体。

回忆着,那段日子里,那个孩子,伊伊学语的模样,竟然还有那么几分生动可爱。

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里的水壶突然跌落,整个人都有一阵发麻的凉意。

也许是想到了手术吧,也许是想到了实验,也许是想到了吾歌知晓真相的愤恨。

福伯瘫在座椅上,有着说不出来的病症发作着。比之南夫子满身黑纹还要诡异。

江月从屋里出来,间洁干练的衣装外,是洁白的白色大褂。

她是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的。阿尔兹海默症,福伯得这个病已经很久了,再加上一些隐疾和服用强制刺激恢复记忆的药品,福伯早已伤痕累累。

他已经付出他该有的代价了。

可总还有人记恨他!

此时,精密之仪要塞外,巨大的阴影浮现,数不清的炮灰,还有恶魔降落而来。

精密之仪陷入最高防御机制。

所幸的是,寒离已经会来有一阵子了,否则面对大恶魔,精密之仪非得拿出些压箱底的东西来。

但是此时最危险的反而不是精密之仪,而是附属精密之仪的型基地。

这里,可是普通居民的居所以及生产重地。

江月听到炮声,就知道要塞出事了。这个时候身为研究人员的她,要做的都已经做过了,而且完成的都很好,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个!

那就自保。

只有活着的科研人员,才能真正具备价值。

所以江月现在要带福伯进入地下室,那里是专门的防空基地,有着大量的实验设施保证安全,有一些甚至是禁品!

可是江月刚把福伯推入屋内大堂,就撞上了一个她最不想看见的男人!

“这是上哪去啊?师姐。”

充满问候的话语,在江月听来相当讽刺。

江月停下脚步,眼神不善的望向他,这个连名分都没有的师弟,董正!

董正自然看得到江月的防备,还有那暗中的小动作。

师姐的很多小习惯以及那些下意识的反应,还是没变啊。

事实上,董正一直一厢情愿的想要得到江月的爱慕,可是他自认为优秀的蹩脚表演在江月看来,是那么滑稽可笑,远不及吾歌的万分之一,甚至拿他与吾歌相比,江月都觉得无法忍受。

董正自然是明白的,所以得不到的,他都要毁灭!

年少时可笑的证明,在如今看来一文不值,也难怪江月看不上自己。

“让开!带着天空之城的人滚蛋。”

对于江月的怒斥,董正无所谓的耸肩。

反而把目光落在了瘫痪的老头,福伯身上。

“啧啧,您老也有今天啊。当真是,可怜,可笑。真希望您还能活着,活着看到我的研究项目,彻底改变这个世界,统治这个世界!”

董正大放厥词的言语,成功激怒了江月,攥在掌心的小东西就要不顾一切的丢出去时,一只手却紧紧无力的攥住她的袖口。

江月低头看向福伯,终究是听了福伯的劝,放弃了冲动的念头。

福伯勉强的把自己摆正,带着不屑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董正。

说:“你还不配。”

“没有零号实验室,天空之城狗屁不是!”

董正笑了,笑的前俯后仰,不知所云。

“笑死我了,老头子,您还装什么呢?清高吗?拿吾歌做实验的时候,您可比我疯狂的多啊!

啧,多小一个孩子啊,您居然下得去手,只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所谓的造神计划?真是可笑啊,没有吾歌,没有精密之仪,你也狗屁不是!”

福伯沉默,没有否认,而这样的反应,却印证了董正所说的,大都是事实。

江月倒退连连,她从未曾想过,原来吾歌,就是那个最初成功的实验体,而类似的实验体,其实福伯已经做过很多了。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大口呼吸着冷空气让自己平复震撼的内心。

江月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因为愤怒毫无意义,尤其是作为一名合格且成功的实验研究人员,深知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

董正看着这反复变化的江月,笑的放肆。

“笑的挺大声的嘛,不礼貌。”

清冷的声音从顶上传来。

这股熟悉的声音,是董正一生的恶梦,曾经压制的他抬不起头来的人,王博士!

在王博士那个时期,没有谁能与之相提并论,就算是福伯唯一的亲传江月,也只能说是女性研究人员中最出色的那个。

董正的笑声在听到王博士的嘲弄时,戛然而止。

阴沉的脸色不复刚刚的猖狂。

屋顶上,王博士站起来,仰头看着星空,那里有烟火,有飞舞叫嚣的恶魔,有机甲在穿梭。

可王博士叼着烟,深吸一口,扔了下去,就像是信号一般,一到冲天的巨型射线从地面冲向天空。

三分钟前。

“目标锁定,天空之城。

反空导线准备完毕,充能完毕,是否准备发射?”

王博士弹系下烟灰,说了声“是”。

三分钟后,天空一片安宁。

董正怔然的看着导线升空,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匪夷所思的设想,如今竟然真的实现了!

尽管有些偏差,可这确确实实是自己当初被抨击到体无完肤的作品。

如今,却出现在自己面前,向着自己所属的阵营开炮。

还真是,讽刺啊!

王博士跳下来,瞥了一眼董正,有些漠然道:“还有什么安排吗?”

说话间,房屋上空浮现了十二位银色流液的人型机甲。

真正的全智能,液态原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