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魔图的选择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74字
  • 2021-10-22 13:40:16

荒,还没来得及完成自己的筹备,就这样以不完美的放式消亡了。

时间仿佛定格在此刻。

寂静不足以形容此刻,吾歌的内心。

没有波澜可以响应,因为能回应他的人,似乎都死了。

有谁呢?南宫正,王邢林,还有谁呢?哦,还有的人活着,福伯,韩非,烛老,还有很多很多。

只是他们能明白吗?

我的内心,是那么死寂。

时间回到吾歌18岁那年。

大地流淌的血液,混浊不堪,吾歌低着头痛恨自己的无能。

因为就在刚刚,自己的老师,南宫正在厮杀时,燃烧生命的能量达到顶点,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突然而至的袭击伤害了识海。

导致了南宫正不得不放弃自己生存的希望,选择彻底爆发于当场。

而吾歌才刚刚代权结束。

受伤的荒看着五档代权成功的吾歌,选择了逃离,曾经深刻的一幕,荒还记忆犹新,所以荒怕了。

暂借天权的吾歌,在三只被重创的王级异兽身上,疯狂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和痛苦,就好像,曾经被妖火反噬的那样。

直到妖火焚烧后,连渣都不剩的大地,再无一个可以交流的生命,吾歌跪伏在地上,痛哭流涕。

可再没有一个人,从后面摁着他的脑袋,蛮不讲理的揉乱他的头发,说着一些废话,教导吾歌所不知道的知识,还有那许多吾歌只来得及从书本上了解的故事啊!

“我明明,我明明还有这么多问题没来得及请教呢……”

大雨滂沱,血与泪与雨,共镶一色。

……

吾歌轻轻的松开攥着空气的手,有些怅然若失的看着手里空空如也的一切。

好像什么都没抓住,又好像完成了某个交代,对自己有了交代。

吾歌轻轻的笑,眼泪不自觉的掉落,那一刻,吾歌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问题要问的了。

就连这一生的痕迹,在那些融合了诸多意识后的吾歌面前,已经微小到,无法再被轻易想起。

“就这样吧。”

吾歌转过身来,平静的目光略过九头斑蛇,把八尾、雷狐的心头血扔给远处心惊胆战着观战的命王。

但是吾歌没有去看樊石,更没有理会樊石那浑身的伤势。

犹豫了一下,既然火妖被吞噬了,那大概只有双斑夜虎适合了,随后又轻轻踏出一步,瞬间闪移到逃窜的双斑夜虎面前,轻轻一指点在眉心。

在双斑夜虎惊恐的表情下,断灵加断识泯灭了双斑夜虎的灵识,然后再踏一步,又闪回原地,将双斑夜虎的尸体交给命王。

这全程,查没有半分逾矩,更没有出言说过一句话。

倒是吾歌做完这一切,玩味的看着查,这具不中看的分身,说道:“怎么样,还满意吗?查。”

查沉默了。

可九头斑蛇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般,震惊的看向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而查冷冷的瞥了一眼九头斑蛇,虽然很想干掉它,可是只剩两个头的九头斑蛇哪怕受伤了,也是查需要付出代价才能解决的。

九头斑蛇更是清楚,因为这事关自己的小命。

其实这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吾歌在这,九头斑蛇想跑都跑不掉。

可吾歌不会杀九头斑蛇,一只接近九级皇的异兽,只要活着,哪怕不是依赖大地的异兽,也多多少少会占据查的权柄。

毕竟这片大地,才是立足的根本。

而王级异兽的死亡,无异于变相的削弱了异兽的势力,但同时,增强了查的力量,权柄的收拢更是直接让查本体那边,压了贝隆一头。

借刀杀人,这一手,有点东西。

这也是吾歌玩味的原因。

其实吾歌知道,几乎要塞的掌权者都清楚,可他们就是被架着,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但吾歌要杀,也必须杀。

只是杀多杀少的问题。

可现在看来,吾歌杀的过分了。放眼望去,居然没剩下几只完好的王级异兽。

这意味着十七头王级异兽,甚至连五只都没留够。

想了想,大概这些王级异兽的血,应该还够那几位觉醒者用的,想来那几位也算计了这一步吧。

人类到了这个地步,也开始不择手段了呢,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啊。

“没关系,你敢来拦我,就试试。”

吾歌转身,冷冷扫过查、九头斑蛇、三只王级异兽。

向着深度区,缓缓走去。

每一步,都犹如缩地成寸般跨越,沉重的压力甚至让脚步所过之处沉落。

看着吾歌的离去,三大精灵王面色复杂,这样强大的盟友是好事,可也是坏事。这样强大的存在,都需要搏命般去做一件事,那这件事有该有多么的令人绝望呢。

命王忍不住叹气,带着光王和暗王跟上吾歌,因为接下来,还有一场未知的风暴。

与此同时,三大精灵王前脚刚走,烛老、寒离,以及黑白二杖同时出现,守卫在扶摇小队周边。

而樊石也终于磨死了这只下游的王级异兽。

怔怔的望着远处,无声泪流。

南正门、雷子、小明代权开始。

这大概是人类史上最壮观的一幕吧。

见证了黎明计划造神的成功,见证了四位代权者同时代权的仪式。

这样波澜壮阔的场面,只有一次,可有些人一次都不想有。

……

精密之仪上空远处。

轰鸣的破空声忽然停下,然后又消失了踪影。

好像对于深度121区的战况不甚在意。

……

三天后。

迷障之地。

吾歌回望身后,他感受到三大精灵王保持距离的跟随,也感受到已经变得有些许陌生的他们。

南正门,代行天之平乐与降祸之权。

雷子,代行天之雷霆与戒律之权。

灵儿,代行天之冻土之权。

王明超,代行天之审判之权。

长大了啊,都长大了。

好像有个声音,有个影子重叠在自己眼里。

在说:“放心吗?”

吾歌回道:“当然。”

然后义无反顾的踏入迷障之地,他要来实现自己的承诺了。

妖火肆虐!

数十位禁地之主出现,而在外围的沉默无动于衷,当他看到吾歌天神降临般时,他就准备好出手阻拦吾歌的准备了。

可吾歌悬崖勒马式的回头,倒是让陈默没想到。

此时看到吾歌到来,不由的露出许久未有的笑意。

“怎么样了?”

“还好,还能活一阵子。”

吾歌说的,自然是作为吾歌还能活一阵子。

陈默点头,静默的看着妖火燃烧迷障之地。

无数的烟雾被驱散,无数的树木在助长妖火的燃烧,更是有很多无辜也不无辜的生命,在这样的燃烧中失去生命。

一刻钟,一整个深度区被焚烧完全。

一个时辰后,六个深度区被焚烧完全。

三个时辰后,禁地外围抵抗着妖火焚烧,却只是减缓了速度而已。

然而妖火还在以更快增长的方式,去加快速度。

此消彼长下,胜负一目了然。

这时候,终于有禁地之主出声了,不过他问的却是魔图。

“魔图,你是我们公认的智者,我们就这么看着他焚烧我们的地盘?”

问话的,是同样精明的邪眼君王,看似是在询问,实则是在敲打,敲打那些禁地之主们,不要乱来。

“图莱都不着急,我们着急什么?”

一听这话,有禁地之主反应过来,似乎图莱一直保持着沉默,或者说,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

这些禁地之主面色相当难看,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却被无情抛弃,这样的方式,他们接受不了。

可之前那些王级异兽的下场,他们不是没看见!

如今能仰仗的,也只有这尚未被完全吞没的禁地主场了,可问题是,这有用吗?

吾歌平静的看着魔图,出来陈默的禁地没动,也就只有魔图了。

这是一种回报,至少说明吾歌还记得那份情,也愿意回报。

现在的选择权交给魔图。

魔图是有些苦涩的,他心底里是非常不愿意做那些无谓的牺牲,可图莱的做法也确实让魔图感到愤怒,但仔细想想后,心寒远大于愤怒。

寄人篱下,就必须承担这种风险。

对于图莱而言,赋予他生命意义的那些人,活着和死去的那群人,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是恶的那面,也不会在乎他们的死活。

“我们还有活路吗?”魔图问。

“有。”吾歌点头,手指上还残留的戒指光芒指引着方向。

魔图苦涩着摇头,第一个迈入迷障深处,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得依靠图莱。

图莱舍弃这些内圈外圈,图什么,魔图不敢揣测,哪怕是心寒,哪怕是屈尊,哪怕是被控制,魔图都要这么做。

做一个怕死鬼,做一个背负骂名的羔羊,做一个肩负生命的榜样。

吾歌嘴唇有些许颤抖,望着亦步亦趋的魔图,有所动容。

可他能默许的,就是放过那些跟随他而去的禁地之主。

邪眼君王是第一个,那些老一辈的禁地之主也陆续跟上,那批被吾歌和陈默教训过的禁地之主犹豫着,带着不甘迈入。

而剩下的那些禁地之主,谩骂那些离去的家伙,无非是些不中听的话,可魔图真的做不了什么。

当图莱都要他们死时,他们拿什么活!

这就是魔图,并不利己主义的家伙,却永远背负着利己的声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