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拦者死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284字
  • 2021-10-21 23:57:43

我在哪里?

……

迷茫之中,吾歌在一处废墟中站起身来。

而废墟的面前,还有一面大镜子。一时之间,吾歌竟然没认出这倒低算镜子还是门!

因为其中涌动的力量,和虚空的感觉颇为相似。

也可能是杀戮冲昏了吾歌的头脑,在意识被撕裂的同时,连同记忆都被损伤到了。

好在还没有严重到这个地步,否则,可没有谁这么精通灵魂去修复这种创伤。不过阴曹地府的大公,确实是精通灵魂的,只不过也达不到把吾歌拉回来的地步。

可是吾歌还是分明认出来,这面似镜非镜的东西,可不就是轮回之镜嘛。

可它为什么又出现在这呢?

吾歌想着,脑袋却如针刺一般疼痛,也正是这种疼痛,刺激了某种神经的通达。

一个激灵就畅通无阻,吾歌想起来自己进入过轮回之镜,留下的那道意识所形成的奇异,居然

在此刻派上了用场。

而如今轮回之镜的出现,和那道意识显然脱离不了关系。

吾歌能够清醒过来,应该也和他有很大的关系,可是即使如此,吾歌依然不能理解,阴曹地府是如何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呢?

正当吾歌思索的时候,一道声音清晰的从这片废墟的空洞中传来,四面八方都是这般统一的声色。

“吾歌,阴曹地府已经显现了诚意,轮回之镜我都放了出来,那你,也要兑现承诺啊!”

话语落完,还不等吾歌多想,这是怎么回事,就得不到任何回复了。

“喂,大公。帮人帮到底啊!别走啊,多说点啊,什么承诺啊,我和你承诺什么了?……”

无人回应,吾歌有些愣神,黑色的头发垂在眼前,稍微遮挡了些视线,但吾歌依然看得到,轮回之镜映射的那一幕。

血腥和杀戮混为一谈,恐惧和勇气形同陌路,敬畏和冷漠彼此契合。

吾歌如同化身杀伐的神明,纯粹而又强大,只是那种无敌的姿态,也带着绝对的冷漠,无情的扫荡这周边的一切,生命连同大地。

没有敌我,吾歌自己就是一个序列!

还能说什么呢,吾歌愕然的看着镜子中映射的自己,陌生的有些生分,明明是一般的面容,却好像拥有两个灵魂。

红色的纹路攀爬上吾歌的面庞,愤怒和颤抖的恐惧交汇,形成的勇气绝非莽撞,而是愤懑!

对神明的愤懑,对自己的愤懑,对一切结果产生的愤懑。

吾歌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因为持续下去,也许不用百年之际,不用神明国度打开,更不用莫斯亲自出马,整个世界就将分崩离析。

连同要塞,连同大地,连同图存计划!

可吾歌能做什么呢?

愤懑后的冷静就小一盆冷水浇下,根本不留一丝余地。

吾歌苦涩,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候映射的画面中,吾歌提剑斩杀了八尾,踩碎了雷狐,吞噬了火妖。

此时只有荒和九头斑蛇还在勉强抵御着吾歌的凶威,只是九头斑蛇明明只剩下三个头了,却愈发强大,就好像九头是他故意显露的形态。

当吾歌又砍下一个头时。

异变突生,查突然窜出来,以大地权柄和本源之力,锁住吾歌一息,而九头斑蛇蜕去的鳞甲如同利剑般组合起来,连带着九头斑蛇毒牙上的剧毒,一同穿刺而来。

化身的吾歌根本不屑于抵挡,在毒刺入体时,就被妖火无情的包围了。

可毒素散逸的毒雾却有那么一团直奔意识海而去。

就是妖火都没来得及阻拦。

这显然不是九头斑蛇能做到的,而荒此时大喘气的姿态也让吾歌明白,这是荒隐藏的手段,当初就是这般杀死南正门的。

愤怒再次袭来,映射最后落在吾歌愕然的面庞上……

轮回之镜转变,就好像展露了它的背面,从未显现的那一面。

有一团庞大的意识体,即使以轮回之镜的宽广,都无法一次性穿越而来!

这仅仅出来的一份,直接融入吾歌意识中,那种隐隐刺痛的感觉,顿时被胀痛压了下去。

而这还不算完。

意识体还在扩张,吾歌的意识海突然多了许多记忆,也有了诸多体悟。

吾歌根本来不及消化,就要被迫吞噬融合着。他明白,这是无数次轮回下的产物!

此时,吾歌的意识开始虚化,开始脱离这层空间。

在现实的吾歌那里,本来愕然的吾歌,在失去查的锁空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这让荒和九头斑蛇大为惊讶,他们都准备好第二轮战斗了。

但是他不打了!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连同那股无形的压制力都凝滞了。

查眼眸翻准,有些拿捏不定。

这时另一层空间的吾歌,已经虚化了一半,意识体还在向外扩散,向着吾歌不断融合。

而且随着吾歌融合的越多,所难承载的量和度,都在加强。

只是在虚化完全前,吾歌都化在消化着,随后轮回之镜一次井喷,大股的意识体融入,这就是最后的馈赠了。

哪怕轮回之镜中还有着很多意识体,可那些已经来不及融合了,这是极限,也是命定。

叹息声回荡在空间中,可没有人去理会。

……

外界,一到无形的闪光如电流般击中吾歌,然后流淌全身。

一个激灵下,吾歌重新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

而代价是,妖火在意识海内不断的焚烧着意识体,尽管有着小世界和无间的保护,这种消耗也是无法避免的,而且随着妖火的增强,这种消耗的度也在增强。

吾歌苦涩,这些得来不易的意识体,能支撑的时间他大概有数。

不到一年!甚至快的话,半年都可能。

但是吾歌顾不得了,这已经是最后的时间了。

恢复灵动的吾歌,掌握着三阶半解放的力量,那股压制力再度降临,荒看到吾歌眼眸中的灵动就意识到不妙,果断隐匿逃窜。

可是压制力下,终究是慢了。

吾歌已经出现在荒的面前,一掌掐住荒的脖颈,将它提起。

白洁的外壳在几乎扭曲的力量下,不堪重负开始变形,甚至发生铿锵有力的摩擦声。

荒挣扎着,甚至有些恼怒吾歌的到来!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吾歌的愤怒。

弑师之仇,不共戴天!

“谁敢拦我!”

一声惊喝下,九头斑蛇犹豫了,他只剩两个头了,倘若只剩一个头,那或许很强,可绝对是逃不过死亡的。

查沉默了,本尊那边还在纠缠,分身根本不够看的。

“谁拦,我杀谁!”

杀伐天权降临,惩戒天权降临。

“我吾歌,以师,南宫正之名,代行杀伐与惩戒天权,降临判刑于此,罚其永坠地狱,无间相随。”

罪印烙印,炽热的犹如胎记。

“杀伐于汝,断命!”

荒,在无尽的愤怒中焚灭,在惩戒中痛苦,在杀伐中凌迟。

无人可挡,无人敢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