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失信的人,弑杀的神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02字
  • 2021-10-21 16:46:07

战场即是全界,全界即是吾歌的领域。

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幸免于难,哪怕是强如魔神撒旦,在面对二阶解放的吾歌时,也是处处受制。

当王级异兽面对上吾歌,那种被压制的感觉会被无限放大!

蓝光闪过,荒和九头斑蛇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吾歌已经原地消失了。

等这二位意识到不妙时,已经晚了。

血光飞溅!

王级异兽,水祸王已经毙命于剑下。

断命斩击下,被波及到的异兽远不止双斑夜虎一只,只是他是最核心的承受者而已。

在吾歌恢复杀伐天权之时,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可能硬接现在吾歌的断命一剑。

即使是之前挡下吾歌断物的九头斑蛇也不敢,九个头,少了哪个它都不叫九头斑蛇了!

就只山峦般的大脑袋,也不知是颤抖还是晃动,但是后退的痕迹是很明显的。

荒只用瞥一眼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无非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他也会,可荒担忧的是,现在的吾歌真的会轻易放过他们俩吗?

荒知道的是,吾歌肯定不是因为他俩比较强而罢手的。

那么吾歌现在在屠杀王级异兽的目地,或者说从一开始拖延时间,制造空当的目地,都是为了完成代权仪式!

此时水祸王的心核已经被命王闪入全界又悄然带走。

外界的灵儿已经开始了属于她的代权仪式。圣洁的光芒撒落,三档代权的难度远比四档小的多,更何况灵儿在水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他们的提升,或许没有特别明显,但是面对代权仪式后,就会如同喷井一般绽放!

吾歌稍微扭转了下视线,在他血色剔透的就像红玛瑙一样的眼睛中,看到的是三大精灵王的守卫,樊石的战斗,以及正在代权的灵儿,还有天幕上,聚涌的光柱…

一切都很好。

收回目光,吾歌冷漠的如同看待死人一样的眼神,扫过四周。

伤的伤,避的避。

一时间,好几头王级异兽竟然没有任何反抗的动静,就像被按下了静默键,忍气吞声。

这一幕也委实是吓到了他们,一头中游的王级异兽,竟然在吾歌手下,抗不过一剑。那一分为二的平滑躯体,还在质问他们,你们抗的住吗?

八尾面对着水祸王的尸体,眼神恐慌着后撤,它可不希望还没晋升为九尾就死在这,它和水祸王的实力也差不到哪去,甚至还弱一些。

其余还算理智的异兽倒是没有惊慌失措的乱跑,因为那样根本逃不出去,在全界中,吾歌拥有绝对无视距离的瞬移速度。

但是这种瞬移是可以被打断的,所以吾歌之前选择了空间法器,而不是瞬移。

在两头九级异兽夹击中,吾歌没把握能瞬移的毫无防备。

而这样出其不意的效果,就是眼前这一幕了,这也是吾歌想要制造的另外一种效果。

所以暂时落单的八尾就将是吾歌下一个目标,无属性的八尾其实最适合小明了!

但是离八尾最近的炎狐已经察觉到吾歌的意图了,当即不顾一切的往这里赶。

于此同时还有一个九妖想要赶来的,是晋升不久的雷狐。

吾歌嘴角微微翘起,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八尾的身后,吾歌刻意慢了一拍,就是等八尾和炎狐汇聚,这时候雷狐不过来,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三只王级异兽就能挡的住吾歌吗?

那自然是不能的,毕竟两只九级异兽在二阶半的吾歌手下,都只能算是平分秋色。可三只王级是比不上两只九级异兽的。

但是三只王级异兽足够引起查的重视了,他们自己没意识到,可查却很清楚。

哪怕查的本体还在战斗中纠缠着,可他的第二个主分身可从未消亡过!

在吾歌闪到八尾身后时,查就知道必需要出手了。

断命起手的一剑被查以庇佑之柱抵挡,随后出现在吾歌面前的,却不是查!

而是整整七只王级异兽,算是八尾和炎狐、雷狐,这就是十只王级异兽了,而这也是查留的后手。

既然不能先发治人,那后招就必须给力才行。

面对十只王级异兽,即使被压制一筹,可依然足以用量变引发质变,甚至其中有一之拥有领域的异兽,居然能在全界内,勉强撑起一小片领域来。

虽然无法抵消全界的压制,可这样一来,压制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吾歌在出剑进攻的同时,也在思索接下来的该怎么做,远处的那只九头斑蛇已经在赶来了,倒是荒一些举棋不定。

毕竟查现身后,九头斑蛇就必须要顶上去,可荒不行,他是不受查和苍钳制的,可荒本来就得罪了查,如若查追究起来,荒也很苦恼。

要是能晋升九级荒还好说,要是晋升不了…

狡黠的目光在全界外来回打量,荒不清楚,就这么冲出去,查会不会出手。

毕竟在查看来,那四个小家伙根本不足为惧,查真正的目标只有一个,借助代权仪式牵制吾歌,从而解决吾歌。

至于三大精灵王和樊石,荒倒是不大在意,他有信心躲过他们的感知近身到四人那里。

就在荒打量的要有决定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荒这里乍起:“荒,杀掉吾歌,我和苍给你晋升的时间!契约为定。”

这时候,这一句话就足以说动荒,哪怕是去让荒做一回马前卒。

契约瞬时达成,潜伏跳跃下,荒就已经赶上九头斑蛇。

轮防御力荒比不上九头斑蛇,可论及速度和潜伏,九头斑蛇是万万没可能赶上荒的。

他本就是异兽中的异类。

尤其是已经开始向着九级皇进发的荒呢。

吾歌自然看得到荒的举动,他本来以为荒会去放手一搏的,虽然杀掉荒以祭老师南正门的心愿迫切,但是为了这些师弟师妹,吾歌还是选择了忍耐。

可荒并没有上套,倘若他出去的话,就会发现在此时的扶摇小队下面,时空矩阵已经铭刻大半,只差最后几步,而这几步,本就是为荒或者查留的。

遗憾的是,查似乎更愿意杀掉自己。

可查不知道的是,他到底要杀的,是不是身为人的吾歌。

因为吾歌这是最后的解放啊!

刚刚赶到的荒,只听到战场上负伤的吾歌轻轻一声叹息,就好像在感伤什么,可还没来得及感伤就变成了余味。

因为吾歌体内的裂痕,已经形成了一个口子。

狂暴的杀戮犹如风暴一般席卷吾歌,四肢的每一处都充斥着这样奇特的力量,自然也包括识海,包括灵魂!

这一刻,全界消失了!

再也没有所谓的全界了。

吾身所立,血煞阎叔不是虚妄,不是浮夸。而是对吾歌此时此刻,这种状态最生动的诠释。

没有了全界,外界和全界内都毕露无疑。

荒自然看到了空间矩阵,也看到了不远处显行的查。查没办法不现身,当吾歌爆发的时候,就连大地都颤抖在这一分即将觉醒的力量下。

一如当年,林国忠让生命古树为之摇曳起舞。

所有生命,都必须敬畏,权值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代权者。

对于杀伐天权来说,这种敬畏更是异兽们与生俱来的,哪怕是查也一样。

还是那个人,那柄剑,可落在荒眼里,再没有几分从前的气息,就好像身为人的那部分开始被剥除,所以吾歌再也不是吾歌了。

南正门、雷子、还有樊石和小明,都只能眼睁睁目睹着所有的攻击落到吾歌身上,然后被杀戮吞噬,连同吾歌一起。

天罚锁链更是犹如嵌入肌肤一般,死死困锁住吾歌。

这也是吾歌还没有被杀戮彻底毁灭的原因。

这是一场源自吾歌自身力量的角逐,敌对的双方是杀伐天权和无间以及小世界。

但是此时吾歌的意识中,只有杀戮!

轰鸣的爆炸声中,一切进攻都被打断,离的近的那些王级异兽更是被波及到失去战斗力!

踏步间,翻涌的杀戮之力就轻而易举的搅碎了一只王级异兽。连同生命一起,无情收割。

国之重器。

托玥站在城头上,还是那身红衣,只是她在这里,再也等不回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手中紧紧攥住的瓶子内,空空如也。

那是和托伊曾使用过的,同样的瓶子,只是不同的是,托玥是空的,因为妖火彻底融入了吾歌的身躯,融入了杀戮。

这代表着,吾歌说的话都是真的。

“如果这个瓶子空了,不要等我,我要去做,我该做的事了。”

可你曾说过,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啊!

另一只手中,颤巍巍的手攥住针剂,对着自己的脖颈刺入,挤入。

托伊在隐秘的角落看着,几次想要过去,都放弃了。

那双红色高跟鞋,和红色的大衣,很搭。

杀戮还在继续,从第一头开始,就注定无法停止!

失信的人,何苦曾许诺于人,贪得那一份留恋,却补不齐更多的亏欠。

而你,堕落如神,弑杀的神。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