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末路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269字
  • 2021-10-20 23:36:12

罪印没有任何的实质性伤害,但是对于神明来说,这只能是一种位格上的踩踏。

但是对于异兽来说,这是沉重到纯粹的负罪感。和背负凛冬的李龙亭,背负诅咒的李道长,还有背负灰城的阿莱不同,异兽对于这种无形的压力,所难体会的,只有自卑的怯懦!

这也就是为什么神明不屑一顾,而异兽敬若神明。

此时的全界内,所有的异兽都深陷于自己的罪孽之中而无法自拔,唯二能抵御这种影响的,只有荒和九头斑蛇。

很不巧的是,吾歌也发现了这一幕。

“二位这是去哪啊?”

吾歌歪着头瞥向荒。

此时在罪印下明确无误的坐标,也让荒倍感无奈。

两只九级异兽同时面对二阶半解放的吾歌,一时间也只能平分秋色。

毕竟这里是吾歌的地盘,更何况荒和九头斑蛇也不搭调,一个猥猥索索也就罢了,两个都这样可不是1加1大于二的效果。没小于1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让荒痛苦的是,自己最锋利和阴毒的尾钩,居然没办法刺破吾歌的皮肤了。

就好像在尾钩刺过去的时候,全界压制了一层,无间压制了一层,而吾歌自身似乎还有一股别的力量流转,竟然缕缕能够巧合般避开隐晦的攻击。

荒在黑暗禁区封闭这么久,自然不知道神明国度内的情报,但是九头斑蛇却一清二楚。

可是九头斑蛇显然不准备告诉荒,在他看来,他们俩也只是暂时的合作而已,利益才是九头斑蛇考虑的重点。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吾歌耗费这么大力气也就能压制他们而已,等罪印消失,十几头王级异兽的反扑,就是查在没有后手时都得掂量着自己顶不顶得住。

所以九头斑蛇根本不觉得吾歌有胜算,就算是外面那三只九级异兽,也只敢站场而已,真要是反抗起来,等查和苍腾出手来,生命领域必定沦陷,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其实九头斑蛇想的不错,但问题是,还没有人知道,生命领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吾歌一剑挑俩,在两个九级异兽间,剑身摆动犹如飞轮一般左右横移。

如果不是九头斑蛇那一神的蛇鳞太过坚硬,现在就将被砍下几个脑袋来。

只不过九头斑蛇感觉尤有余力,那是因为吾歌此时还在分心关注着其他的异兽动向,现在拖延的时间其实已经达到了吾歌的预期,只不过王级异兽中确实是有强有弱的。

强的那群已经开始挣脱了罪印束缚,甚至排出了神罚锁链。

而弱的那群在苦海里痛苦挣扎。

余光扫过,剑身横移之间,吾歌左手剑指递出,和荒实打实对凭了一次,而剑刃斩在斑蛇头上也只是留下些痕印。

但是招架荒的同时,逼退斑蛇就已经达到了吾歌的目地。

此时收剑在手,断物爆发,九头斑蛇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来临,倒说不上是生死事关,但是作为阴险家保命永远是首要的。

更何况是已经感知到吾歌这蓄力一击会带来的威胁呢。

但是同样警惕的荒却不那么紧张,因为他虽然不清楚神明国度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吾歌,荒可是了解许久了。

这一式,荒已经知道是断物,而最有效果的做法,自然是斩去九头斑蛇的鳞甲。

可九头斑蛇的反应也着实出乎荒的预料,这种被惊吓的几欲逃窜的行径,让荒本能觉得不妙。

果不其然,剑光在荒来不及闪避间到来,转瞬而至。

断物爆发!

而目标直取尾钩!

这样的反转属实是被荒预想到了,只是预想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吾歌的算计,还是九头斑蛇的意外。

反正这一剑下来,荒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断物斩在尾钩上,却没能斩断尾钩!而是从尾钩上剥离了一层紫黑色的皮层。

而牵一发动全身,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身体的另外部位,直至整个身体都褪去一层雷同的皮层。

此时显露在外的,竟然是光洁的表壳!

荒碧绿的眼瞳中也泛起了怒火,这样的形态本该是他进阶九级皇时完美迭代的。

可如今,却被吾歌生生扒了下来,导致孕育的不完美。

洁白的外壳上,依稀还是能看得到一些纹路上还残留原来的痕迹。

而这样的变化,也出乎吾歌的预想。

他本来就只是借机逼退这两个家伙罢了,但是九头斑蛇退的有点…忒远了,离这么远,吾歌也没什么把握。

所以吾歌干脆把矛头转向荒,却引发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好在的时,现在的距离已经足够吾歌做些事情了。

双手搭在剑柄上,剑尖指向前方,浓郁的剑势甚至连同全界都出现了凝滞的现象。

“天权解放!”

不同于以往,也不同于所有的对于二阶解放的认知,更不同于任何已知的天权。

这种力量提升所带来的结果,是即使有着全界的隔绝,都足以影响并扭曲现实。

遥远的地方,凛冬背面。

只听到一声悠远的叹息,仿佛凛冬的悲悯。

吾歌缓缓睁开眼,这前后也不过是吐出四个字的时间,可在吾歌的意识中,仿佛流转了无尽的岁月。

最后的解放,这是一条末路。

穷途末路下,没有谁能幸免!吾歌不行,要塞不行,人类也不行。

唯有舍弃自身。

此时大多数王级异兽都已经从罪印束缚中挣扎出来,有的甚至都突破了全界。

但是却被光王一箭给射了回来,甚至还往深处递了一段。

暗王更是时不时补上一剑,或击飞或挑空,甚至直接开启了完全形态去提升自己的力量。

命王也是辅助上身,火力全开。

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吾歌这是要开始真正的杀戮了,整个全界都将成为…屠宰场。

樊石那边倒是对上了一为王级异兽,相互纠缠着,在命王辅助下倒也平分秋色。

只是看向全界的目光,透露着担忧。

从黑暗禁区的时候,秦妃就提醒过他,吾歌现在的状态很不好,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被反噬!

而反噬吾歌的,依然是老对头,妖火!

随着最后二阶解放的开启,那股暗中积蓄的力量终于不再隐藏,全面爆发下,向着那未知的三阶冲击。

这股力量,吾歌再熟悉不过了。

生也妖火,亡也妖火。

杀戮的念头如浪潮般涌向吾歌的识海,那尚未完全成型的无极之识直接被碾碎。

尤其是三阶被撞开缺口的时候,难以评估的煞气让吾歌的意识犹如深陷大海般浮沉,这也是为什么吾歌会觉得沉沦在无尽岁月的原因。

然而无极之识碎裂终究守住了吾歌的识海,只是在无间和小世界守护下,吾歌又能支撑多久呢?

这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该收割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