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了断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254字
  • 2021-10-17 15:57:16

科研室内,噼里啪啦跳动的火苗还在灼烧着,从外向里再向外。

只有没有足够遏制它的力量出现,妖火就能永远汲取物质反哺自身,继续毁灭下去。

而胡闻知,仅仅只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吧了。

连同着这里的一切,都应该被销毁掉,以确保后世不会有人铭刻这段丑陋的面容。

这不是托伊自己的意思,这是初始联盟所有执掌着共同的决定。而他们,足以代表未来将要延续的人类力量去做这个决定。

执行人,托伊。

身后的科研室在燃烧,组成的背景犹如业火的向日葵,摇曳不止。

终日上空。

不断破碎的空间仿佛开始坚持不住这两人的冲撞所引发的余波。

凹陷的空间在一点点向内坍塌,逐渐形成一个黑点。如果王博士在这,大概会明白这预示着什么。

黑点所连接的背后,是黑洞,而黑洞的背后,是代表着力量终极的一种,虚无!

那是足以和同为终极的时空相媲美的力量,而黑洞正是他无意散发的力量,仅仅只是这些力量,都在虚无的特性下侵入到时空长河之中,也由此介入了许多世界。

而地球这个在宇宙中都尚算年轻的世界,本不该被黑洞介入。但地狱的出现,让一切都提前到来。

如今吾歌和杰尔麦的冲击,正在加剧黑洞的介入,而这个过程是不可挡的,是必然发生的,因为世界已经开始脱离宇宙,向着时空长河坠落。

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将面对的,不只是世界内部的混乱,还有外部各种奇异力量的入侵!

吾歌至少还是有所顾虑的,这种事情无法阻止,但延缓还是可以的。如果他们继续这么下去,只怕会彻底形成一个无解的黑洞,到时候,整个终日都会变成比黑暗禁区还可怕的禁地。

可杰尔麦却不这么想,现在他眼中,只有吾歌,和撕碎吾歌。至于人类的存亡大计和延续,又怎么可能会被他放在眼里。

毕竟,他已经不算是个人了呀!

所以局面又一开始吾歌占据上风,变成吾歌不停的规避碰撞,而杰尔麦在不停的攻击。

明明还是肉掌,在挥动的时候却坚硬的堪比查的身躯,即使伏阙剑斩在上面也只能留下一些印记,根本无法造成实质性伤害。

而妖火也无法给予有效的杀伤,因为虽然杰尔麦体内是有浓郁的神权物质作为基础,但是他却根本不去动用,而是用纯粹的力量和天使特性和吾歌周旋。

两人再次对撞,将彼此弹开。

吾歌挥剑荡平余波,呼吸稍微有些急促。

杰尔麦却完全不见疲惫的模样,甚至之前留下的伤痕也在快速消退,恐怖的自愈能力就好像身旁有一个林国忠在不断加持。

但是杰尔麦的神色却好不到哪里去,本就苍白的可怕,如今更是难堪的要命。

只见天使形态的杰尔麦仰头怒吼,竟然返身就走。

吾歌见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拦下它是不需要犹豫的。闪烁间吾歌就出现在杰尔麦前方,握剑的姿势已经准备好再一次对撞。

但是杰尔麦却停了下来,并没有要动手的想法,这让吾歌有些不解。

可仔细一感应,似乎少了什么。

少了……一道微弱的气息!

吾歌忽然想起之前感应到的唯一一股还算得上人的气息,可如今却消失了,这意味着什么吾歌自然清楚。而这是谁做的,吾歌大概也有数。

这世间能这么光明正大的从他的感应中消失的,除了黑夜妖祸外,就只剩下注入那窃取黑夜妖祸能力的托伊。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看着杰尔麦阴晴不定的面容,吾歌大概明白了那个残存的家伙对于杰尔麦的意义,应该不只是帮手才对,他甚至有可能就是这场神之实验的上帝之手。

而没了上帝之手,他杰尔麦还有能力再提升吗?或者说,还有能力复制神吗?

这是一个问题,杰尔麦自然比吾歌想的明白。

他是没有的,神之原液的调配,只有最虔诚的迷途之人,才能创造的绝版!

胡闻知最初的目标,只是做出24组A基因药剂而已。但是神权物质,却让他丢失了自己的坚守,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之前的方案,才造就了如今坚不可摧的杰尔麦。

这也是杰尔麦留着他的原因,胡闻知活着,本身就是一笔交易,杰尔麦是不可能拿自己去交易的。

但现在,一切都毀了,而毁掉这一切的人,不只是杰尔麦熟悉,吾歌也熟悉。

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别有用心的女人。

杰尔麦在愤怒的状态下,仿佛被另一个人所掌控,嘶哑的吼声完全和地面的野兽为伍。

完全不该是个天使的模样!

神之原液的后遗症,撕裂的意识体。

此时在杰尔麦脑海和身体里分别代表了一个意识。

脑海里的意识叫野兽,身体里的意识叫魔鬼,还剩余一个脆弱的意识,他叫天使,也即是神之原液改造过后的杰尔麦原装意识。

虚伪也好,假面也罢。

和野兽与魔鬼并论,杰尔麦依然称得上是他们中的天使。

三股意识的纠缠下,野兽占据上风,这也意味着现在这具神体将以野兽的名义登场。

天使的外貌在刺破中重塑,无数尖锐的血红骨刺穿透那连伏阙剑都斩不开的皮肤。头顶的光圈像失去了能源一般掉落,落在野兽的脖颈上,项圈一般卡住。

野兽之王,杰尔麦。

野兽的意识只有食物和撕碎,所以吾歌首当其冲!

锋锐的利爪在触碰到黑甲的那一刻,透心凉的冷意就让吾歌意识到,黑甲铁定报废了。

但是挥斩而出的伏阙剑,带着断命的煞气同时落下。

黑甲报废,而吾歌斩掉一根骨刺。

掉落的骨刺直直的插在地面上,引来许多野兽围扑,但奇异的是,这根骨刺犹如活物一般再次涌动起来,将所有靠近的野兽全部吞食,甚至连骨渣都没有。

那肆意弯折的角度,和杰尔麦身上坚硬的骨刺形成鲜明的对比。

吾歌皱起眉头,也不是很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杰尔麦可不管这些,被野兽所掌管的他,只有猎食。

野兽之王再次扑来,吾歌撕开报废的黑甲,赤裸着前身和杰尔麦展开了人与兽的博弈。

原始而又坚决。

骨刺一根根掉落,吾歌身上也多出了许多伤痕。单论身体的强硬,吾歌即使比不过查,可相较于苍来说,已经是差不了太多的了。

杰尔麦能伤到吾歌,也足以说明造神计划真正的成功了!

但是不够!

因为黎明计划产生的,是真正的杀神!

无尽的血煞战斧凌空劈落,爆裂在杰尔麦身上,一点点将它打入血泊之中,陷入血煞阎浮的世界。

吾歌已经开启了二阶半解放,在这样的加持下,就是面对苍都能对拼几下。

可是吾歌并没有松懈的意思,正相反,他很凝重。

血泊不断向外冒泡炸裂,速度却越来越快,这不正常!

忽然间,血泊飞溅,化身野兽之王的杰尔麦飞跃而出,身上还滴落着血煞液滴。

甚至他还伸出舌头舔舐自己身上的血煞液滴。

这对别人来说致命的毒物,却对于野兽之王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分别!哪怕血煞在不断消磨他的力量甚或是生命,他也不在乎。

那种只对血液感兴趣的饥渴,让吾歌心底寒颤。

但是吾歌握剑的手却永远不会松开,只有越战越勇的杀神,没有退后一步的无能。

断命剑出,在野兽之王的撕咬中再次对撞,全界动荡不已。

可吾歌没有停下,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剑盖过一剑,将野兽之王打的节节败退。

断命如此,依然没能斩杀野兽之王。这得需要多强的生命力和自愈,才能抗衡这么多剑。

吾歌还在出剑,快要把野兽之王打出全界时,就转移全界。始终把两人的战斗限制在全界之内,以减少对于现实的影响。

但在全界之内,其实已经无法阻止黑洞的入侵了。

杰尔麦很憋屈,身为野兽之王却处处受制,落后挨打不说,连毛都给剃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野兽之王咆哮着发起冲锋,在扑跃时,丝毫没有想过,自己的毛已经被剃光了!

剑花婉转,一道奇异的弧度划开野兽之王脆弱的腹部。

跌落在全界的野兽之王呆滞的看着向外冒的身体器官和血液。竟然双手抓起来吞食,连血液都要舔掉。

看到这一幕的吾歌眼神有些抵触,也正是这样一瞬的犹豫,让事情变的更加难以控制。

“真是废物,一个二个的,都是废物。还是得靠我自己。”

一个奇怪的声音带着吾歌完全不熟悉的音色响起,有些冷傲,还有些…自恋?

只见吞食器官的野兽之王缓缓停止这离奇的动作,缓缓站起身来,完全不顾开膛破肚的惨状,伸着懒腰,笑嘻嘻的看向吾歌,并说道:

“吾歌对吧?初次见面,你好!”

野兽之王这番问好,让吾歌心生警惕。

随后的一幕,更是让吾歌无法安心。

那本来连自愈都无法复原的伤势,居然在身体组织不断的粘合中恢复如初。

吾歌甚至亲眼看到,伤口合拢时,内部黑色的物质取代了器官,成为了器官!

这一刻,吾歌大概是明白了什么。也许魔神撒旦在没被扯入无间的话,他的身躯也无法被彻底杀死吧。

伏阙剑提起,断识剑芒亮起。

杰尔麦却突兀开口道:“别着急嘛!和我合作不好吗?”

吾歌提着剑,依然维持着断识剑芒。

“不怎么样!”

“这样啊,那可不太好办!你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或多或少的沾染了我吗?”

我这字,吾歌错愕失声道:“莫斯?”

杰尔麦桀桀怪笑,既不肯定,也不否认。

只是欣赏着吾歌此时丰富的表情,是那么的满足。惊讶、愤怒、忧虑、不解、甚或是恐惧!

“你在害怕什么呢?”杰尔麦问道,他似乎也很好奇这样的情绪,尽管他已经看到太多的这种情绪,可对于吾歌,他似乎总能保持这种好奇。

“呼。”吾歌镇定下来,反问道:“你这么做,又是图什么呢?分散自己的力量,是不是也说明着,你自己预见了什么,令你也恐慌的事情。”

杰尔麦面色沉了下来,笑意不再。

漆黑的墨色如同烂泥一般附着在原来天使的面容上。

魔鬼现身!

“吾歌,我很期待真正见到你,那时候,你会怎么选择呢?真有趣。”

最后当墨色上身到脸庞时,杰尔麦最后开口道,眼神中满是玩味!

“你可真有意思。”吾歌反讥。

剑芒挥出,刺在眉心。

断识爆发。

可却被魔鬼用爪子抓住,漆黑的液滴甚至攀附上伏阙,想要腐蚀伏阙的灵性。

但是连吾歌都没想到的是,伏阙竟然自行反抗,亮起的光芒和当初凤给予的最高神佑如出一辙!

竟然直接弹开了魔鬼的爪子,笔直的刺入眉心。

断识最后的余韵刺入。

泯灭的,确是受过重创的野兽之王!

收剑拧身,吾歌再度斩出断识,却没有了之前的好机会,被魔鬼鬼魅般的扭动身躯躲过。

这样肆意的扭转身体,根本是吾歌无法想象的。这不是身体的柔软,而是这压根就算不上身体,只是披着外壳罢了!

神权物质的可怕力量,在这具神体里展现的充分无疑。

而这也为吾歌提供了一些参考,至少面对莫斯时,不会被吓到。

看着面目全非的杰尔麦,吾歌只有必杀的决心。

没有莫斯的支配,魔鬼也只是徒有权柄的分身罢了。

妖火外放,化成一个圈,将魔鬼包围起来。在妖火圈内,魔鬼显然安分的多了,它也明白妖火的克制力。

也许世界抵抗不了魇,可不代表世界中那些族群衍生的奇迹,对抗不了魇。

这是族群的自救,而不是世界。

魔鬼在妖火的焚烧中逐渐溶解成一摊黑水。

全界消散,此时的吾歌已经是在城外了,接受着所有军队的注目。

在他脚下,是刚刚化成黑水的杰尔麦,而妖火还在不停的消磨。

在魔鬼消散后,没有躯体,没有骨头,只剩下一小团萎靡的意识团,那是吾歌曾在黑暗禁区见过的,灵魂印记。

吾歌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但是普通人并不存在。

这团灵魂印记,吾歌自然知道是谁的,断识亮起,剑指点出,粉碎了这团意识。

尘归尘土归土,该来的总归要来,该结束的总归要结束。

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这是我们之间的了断。

这是你做错事的代价,连轮回的资格都不会有!

……

一切迎始,一切罪果,于此显印。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