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再回终日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003字
  • 2021-10-15 15:45:09

等吾歌走后,幽暗的甬道里,李龙亭的身影逐渐佝偻,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模样。

没办法,李龙亭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

现在的他其实也已经走到了末路,因为凛冬被消耗折损的严重,也会间接导致凛冬本身失去应有的生命力,从而影响李龙亭的现状。

所以李龙亭很少出手,即使是上次苍来,李龙亭都是作壁上观,没有丝毫要出手击退的意思。

在他心里,有些东西拿在手里远比扔出去要有用的多。

现在没人知道他是个什么状态,自然也没人知道他现在又能有多强,甚至没有多少人确定,他是否还活着。

一旦李龙亭准备动手了,那就意味着,凛冬作为初始要塞的使命走到了尽头。

李龙亭抚摸着青石棺的每一寸,陷入假寐。

从甬道离开,吾歌就悄然走了,除了影大人和城主李道长知晓外,就没人知道吾歌来过。

当然,应天星的卦象里也曾窥探过,只是他也无法确定那代表什么。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终日了。

国之重器和精密之仪都已经先后派遣军队驻扎在终日附近了,这是他们自吾歌回来后,一直都在筹备的事情。

甚至为了以防万一,王博士还曾提议要不要让寒离跟过去。

只是如今樊石晋升代权者后,吾歌显然不仅有了一个出色的学生,也拥有了一个好帮手。

樊石,代行天之厚土与山葬之权。

扶摇小队如今也已经开赴终日,吾歌在凛冬的一夜,他们大概也抵达了驻扎的军队处。

毕竟有七哥在,赶路这种词汇都有些许不礼貌。

终日外围。

驻扎在这里的军队,整合起来,大概也有国之重器一个军的力量了。

其中还配有来自精密之仪的科研装备,堪称豪华阵容。

而在另一个方位,是五号要塞,天选赋能的军队,而天空上方,在银幕没有彻底封锁时,天空之城可以抓住漏洞穿梭而来。

如今的终日,汇聚了所有的要塞力量,哪怕是自顾不暇的凛冬,也还是派来了入梦机这样的宗师助阵。

只是今日汇集此处的人中,多少都有些琢磨不明的心思。

作为联盟的三座初始要塞,自然是除之而后快,可天空之城和天选赋能就不这样想了。

在他们眼里,虽然彼此算不得同盟,可显然也没有和三座初始要塞达成共识,这也就意味着,这三座孤立的要塞,彼此之间都有着不可明说的野心。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天空之城和天选赋能已经默认将终日划归到朋友的范畴。

所以,如果终日被拔除,那将是对局面的再次洗牌,这是他们两座要塞不想看到的。

但是终日的奇怪举动,却也让卡修斯愤怒不已。

终日本就羸弱的军事力量,除了基因战士还有些看头外,就几乎没什么用处,所以卡修斯在交易期间,一直都是以终日作为天空之城附属的定位去看待的。

可是杰尔麦的强硬和骄傲,让这两个人根本无法走到一起。

所以杰尔麦才会在有了什么秘密后,选择彻底封闭终日,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地。

从如今的状况来看,杰尔麦的目地应该是完成的差不多了。

这也就滋生了另外一个问题,被全民注射基因药剂的终日,可以拔除毒瘤,可以换领导者,可那些居民呢,还能再次被人类接受吗?

这是三座初始要塞犹豫至今的关键因素,他们并不能完全接纳终日。

可终日,也已经无法被忽视了。

凌晨六点四十二分。

吾歌抵达终日外围。

在吾歌出现在天空之城视野内时,窥探的所有仪器,无一例外的爆灭或者瘫痪,乱码更是差点导致天空之城产生失坠的危险。

而这,仅仅源自吾歌一眼,冷漠无情的一眼。

倘若董正在此,他大概会看到,所谓的造神计划,早已不是纸上谈兵的理想模型。

吾歌收回目光,刚刚那不过是对全界结合无极之意和识的应用而已,得益自李龙亭的提点,吾歌开始对无极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也同样因此,无极之心的反馈也异常敏锐,源自终日内部,强烈的危机感……

被屏蔽所有探测和感知的终日,如今就像一个龟壳一般。

就算是林一来了,携天地大势估计也劈不开这龟壳。更别说感应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了。

但是无极不同,已经在无极路上踏出跨越性一步的吾歌,足以穿透这层龟壳了。

而吾歌感受到的,是杂乱的生命气息。

这种杂乱,大概就像是异兽的族群已经攻陷了终日,里面全是这种类似的气息。

它没有人!

不对!

吾歌察觉到一丝微弱的气息,那是属于人的,濒死之息。

大致情况,吾歌和驻扎在这里的徐司令交谈一番,彼此交换了意见。

吾歌的意思是,由他孤军深入,打开局面。而徐司令的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抹杀,不惜一切!

徐司令那种狠绝的口气,吾歌都怔然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眼神中有些不忍,也有怜悯和无奈。

人类无法接受,也无法认同这些被异化的人类,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

从他们接受基因药剂改造时,就注定了的。

终日越线了啊!

吾歌回眸望向这座生活了许久的地方,准确的说,是名义上生活许久。

没有感伤,也没有眷恋,只是在想起老师在大雪纷飞的郊外教导自己时,会有些难过。

“吾歌啊,老师这一生,对得起父母,对得起你师娘,却对不住我自己,也对不住你。往后的日子里,要一个人走的坦然些,不要背负什么不该有压力。”

南宫正,在这里弑师,也在这里领罪,在这里受罚,也在这里终结。

当吾歌踏空走向终日时,就意味着徐司令采纳了吾歌的意见,但这并不意味着徐司令会放弃他自己的坚守。

终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人类无法共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