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无极之秘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46字
  • 2021-10-13 23:56:09

安葬……

这是个什么意思,吾歌凝视下方的空洞黑暗,借着隐隐的烛火,有些琢磨不透。

但该做的,还是要去做的。

吾歌沿着阶梯向下,周边的黑暗墙壁上,零零挂着几盏壁灯,倒是没什么摇曳的风险。

如同下坠的深渊,只有无尽的下坠和下坠。

直到耳边依稀有了风声,吾歌才察觉已经到了尽头。向下已经没了路,所以只能往前走走看。

甬道很长,因为脚步声几乎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传的回来。

吾歌观察着这里的构造,默默构想着这样一个地道,到底有多久的历史,又是因为什么而建的。听城主李道长那意思,似乎这里已经算得上是李龙亭的安息之所了。

不过吾歌可不会这么想,既然李龙亭可能还活着,那一定是在维持状态或者说是在守护什么。

这里有多深,单从感觉来看,吾歌无法轻易下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图存计划的实验也是在地底的话,那大概是差不多的了。

就这样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后,才由仅能共通三人的狭小甬道走到一个稍微开阔的内室。

在内室中,静静安放着一具青石棺。

看到青石棺的那一刻,吾歌就诧异了。因为他没感应错的话,这其中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图莱直接或间接参与了。

如果非要说类似什么,那就是信物。

震惊还没缓过去,青石棺前端放的三盏油灯突兀熄灭,又转瞬亮起。甚至都没等吾歌戒备,就亮了。

一个白色短发的男人出现在青石棺旁,一只手抚在棺板上,另一只手则拄着一根青黑色的竹杖,带给吾歌的危机感也是源自于这类似拐杖的东西。男人的目光却也是落在管板上。

更准确的说,是管板上那些细密纹路中最核心的部分。

如果吾歌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源自石盘的铭刻吧。这样一个青石棺,却汇聚了很多人无法想象的东西,每一样拿出去,都是珍宝级的。

“看到了吗?”男人轻轻抚摸着纹路,温柔的就好像对待自己的爱人。

吾歌缓缓点头,只是有些不解,他想让自己看什么。吾歌此时也已经猜到面前这个男人是谁了。

“这是我的棺材……

可你知道它是由什么打造的吗?”

男人停止了抚摸,悲伤的目光却有无动于衷的面庞,让吾歌一时间竟无法接话。

而男人也不需要吾歌接话,他只要做个听众就好了。

“有当初图莱苏醒被我砍下的主干,有生命古树当年近乎一半的窖藏,还有金属质禾被掠夺的部分本源,还有苍,有查……太多太多了,林国忠为它做了太多太多了,可林国忠最狠的,还不是这,它还需要,一个灵魂,一个只保有本能和倾向的灵魂。”

男人说到这里,忽然抬起头,迎着吾歌困惑的目光,轻声问道:“你知道什么最适合吗?”

迎着男人深幽的黑色眼眸,吾歌像陷入了漩涡一样,无法自拔。

吾歌看到的,只有平静的悲伤……

为什么会悲伤?又为什么那么平静?

男人不出预料的摇头,“你不知道,可你也体验过啊。吾歌!心不痛吗?”

吾歌瞳孔收缩,无极之心在一瞬间都被压制的停止了运转,血液都凝固般难受,就连那股悸动的力量也安分的不行。

“您、是指?”颤抖的声音渐渐标志着,吾歌回想起了一些永远无法填补的心灵空缺。

“不是吗?你的母亲,用自己的生命为意志,才吊住了你一条命啊!这棺材,又何尝不是,它是我的爱人,每一寸骨肉,每一点灵魂印记,都在这里了…只为了,保我这条命,保这百年之际,我人族还能延续。”

男人再次望向吾歌,还是那样悲伤,那样平静,只是多了同情,多了理解,还有认同。

这大概才是,男人愿意见吾歌的原因吧。

吾歌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后开口问道:“为什么是您?活了下来。”

男人笑着说:“为什么不是我呢?”

“林国忠应该活下来的几率更大吧。”

按照林国忠能打造这样的一口棺材,保他的命,显然也能保住他自己。从此也可见,当时的林国忠到底有多么的强势!

“哈哈!理由很简单啊!我最强,没有之一。林国忠也只能和我同归于尽而已。”

男人骄傲的话语,吾歌却听不出一丝傲慢之意。

也许林国忠也是这样认同的吧。

而这个男人,正是第三任凛冬领主,最后一任凛冬领主,李龙亭。

“我活到现在,你又知道我现在有多强吗?”

吾歌无言,从历史记录上看,李龙亭,也只是一个三档代权者而已…

“历史上的记载,您,只是三档。”

“哈哈,三档?历史的东西你信的过吗?”李龙亭反问道。

吾歌愕然,他似乎也没反应过来这样的问题,就连李龙亭这个人,都应该是死了的,可现在,这是死是活的,反正是出现在吾歌面前了。

“历史属于谁?属于那些还活着的人那,我们…不需要了。只有我们还活着的时候,才会有所留念吧。

而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不过是这凛冬意志的表现而已。”

李龙亭转而问道:“吾歌,你知道无极吗?”

“知道,我窥见过。”吾歌说道:“无极之心,身、意、识,合一即为四象归一,无极一统,身化无极。”

“对,但不完全对。”李龙亭点头,道出他的理解:“无极是我,我是无极,所以我即天,我即地,天上地下,唯我而已。”

“现在,我就是处于这种似是无极,非无极的状态。无极之心也好,无极之意也罢,凛冬是吾身,凛冬的意志即是我的意志,所以凛冬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心,他们的共识,即我的共识。

这才是无极啊,吾歌。”

李龙亭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顾吾歌的震撼,继续说道:“我很早就领悟了无极之心,继而领悟了无极之意,无极之识,可无极之身,是我无法破解的,所以我走了捷径,也是林国忠选择保我的主要原因。”

“因为他活不了这么久的,天地赐予他什么,都是无法赋予他自身的。只有无极,才能真正支撑时间的流逝。”

我是无极,无极非我。

这大概,就是李龙亭的追求了吧。只是这代价,有些让人无法轻易接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