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体悟与赶路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270字
  • 2021-08-03 20:40:32

在场唯一得到豁免权的只有樊石,但樊石一脸无语的看着惊艳出场的吾歌。说好的什么拉风出场的,都是浪费精力和时间吗,你骗人!

吾歌瞥一眼趴着的焰雀,没有一丝波澜道:

“看在你让我学生有所收获的份上,自己好自为之吧。”

震慑一番这些不安分的异兽后,吾歌就收回了全界,重新回到天权未解放的状态。如果注意看的话,在血色遮掩下,一个缓缓转动的罗盘矩阵一上一下共两个一黑一白的阵眼。

而刚刚白色的阵眼空缺的部分随着全界的收回又补上了。

吾歌踩着九踏从半空走阶梯式的走下。

匍匐在地上的异兽无论四级还是六级无不老老实实的,一动不敢动,生怕这些没必要的小动作被拿来当成挑衅的借口。

异兽也许没有过分如人类的智慧去尔虞我诈,奸诈狡猾,但它们的本能永远出色。

显然吾歌不会理会这些已经没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的异兽,径直走到樊石面前,笑着说:

“可以呀!这名字取的够土,叫什么不好,叫炎阳土。”

吾歌一时没憋住,笑出声来。

樊石一头黑线,没好气的说:“我还以为你真不在呢,果然是偷偷的看着,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师爷教的吗?”

“那是自然,你师爷别的不教,什么偷奸耍滑,无赖骗钱的本事那是看家本领,你别急,早晚传给你。”

吾歌继续笑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见状樊石也不再说话,由着他笑,有时候他也觉得老师压抑的很,但面对他的时候,总能很好的掩饰住。

就好像在竭力的模仿那位只在老师口中的师爷,很用心的扮演着老师这个角色。

可师爷收老师为弟子时,已经有二十过半了吧,等老师成长到我现在这个份上,可能师爷已经三十多,正处于守望者理论上的巅峰期。

但大多数的守望者往往拼死在奔向三十的路上,就比如那位将要殉道的上官疏云。

说道底,老师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却在少年的时候就失去了如兄长般的老师。

这其中滋味樊石只知道不会比自己亲眼看着母亲为了让自己活命,命丧兽口差了。而当时樊石只有七八岁而已,恐惧占了主导,他有多恐惧,老师就有多悲伤吧。

想到这的樊石盘膝坐下,既然老师已经来了,那这里就是绝对安全的地方,他直接进入到冥想状态恢复体力,并且在爱觉罗的帮助下挖掘炎阳土的能力。

笑够了的吾歌尴尬的看着已经进入状态的樊石,非常自如的抹了抹鼻子,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这群异兽。想笑它们也得给我憋住,治不了自家学生,那是我自个挑的,老子受着,但我还治不了你们吗?

说着就撸起袖子,当场把在场所有的六级异兽挨个锤了一遍,似乎不过瘾,又走向火山,露出邪恶的笑容。

之前大气都不敢喘的七级火蜥好不容易松口气,就挺突然的,眼皮子打了起来,不会吧?

世俗总要有人开荒拓野,打的过就是爷!打不过那就得憋屈着!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这个理。

另一边的樊石才不会管这些异兽的委屈,此时他完全沉浸在爱觉罗给他制造的模拟演练里,那种感觉隐隐又出现了,可惜总是差了点。

果然老师那种非人类不是他可以学来的。

没办法,沉浸的感觉弱化了后,樊石就果断的退了出来,只能等修复伤势后再来几场生死磨练了,他有感觉,摸到门槛的距离不会太远。

撒完气的吾歌瞅见樊石不再冥想,就让他取出药剂赶紧恢复。顺道把拍飞的弹夹和碎裂的匕首捡了回来。

这当然不是说弹夹的品质就高于匕首,实际上,以四级甲兽的壳打磨的匕首已经足以应付大多数五级异兽了,但这只不是法师的坦克焰雀显然不在此列。

匕首承受了几次冲击已经相当不错了。而弹夹不过是顺带,就这样弹夹还是变了形。

“这玩意果然不太靠的住”,吾歌嘴里嘟囔着。这要是让樊石听见了又要语塞了,您啥段位啊!

吾歌转而评价着樊石这次的表现。

“这次行动,大的方针和计划都没有错,对紧急情况的处理也很到位,各种工具也充分利用了。尤其是初步掌握了一点鼓动的皮毛。”吾歌肯定了樊石的表现。

“尽管实战经验和对异兽的了解过于匮乏,但是没有自乱阵脚,这点很不错!但这不是你盲目选取挑战对象的借口。

你很明显的能发现那只焰雀的气场和领地都明显超出其它五级异兽,几乎与六级异兽无异,这意味着要么它在对你藏拙,要么它有野心,六级甚至是七级满足不了它。

它在隐忍等待一个更好的机会晋升六级,说不好初入六级就有抗衡一般六级巅峰异兽的水准。”

“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是极其糟糕的,一旦它没有被自己的高傲蒙蔽,选择顺势晋升,那你一定会输的很惨。

可以说你不是单纯的试试,你是在赌了,这很不好”,

吾歌顿了顿,很认真的看着樊石,用手盖住樊石的头。

“你还有老师呢,太危险的事不要轻易拿命去拼,真不知道你上赶着什么劲。末日还早着呢,我不会让那些可怕的东西出现在我的学生着。”

樊石低下头,王邢林曾去看过他这个晚辈收的弟子,也代替师爷送给了樊石一件礼物,嘱咐他不要跟吾歌说,因为吾歌不会拒绝但也不会喜欢他送的东西。

而且王邢林在走时,也不知道说给谁听的,他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他要抓紧了。樊石只能猜这个他是老师吧。

老师对学生的提点到此也就结束,这趟的旅程也很圆满。那接下来就要抓紧时间赶路了呀。

沿途吾歌认真的给樊石讲解每一只族系异兽的特点和能力,已经晋升后的变化,大到王级异兽,小到那些没有族系的三级异兽他都如数家珍,也没有任何保留的交给樊石。

要知道,哪怕是一号,二号和三号要塞这种近乎铁杆的关系都不会这么把所有掌握的异兽信息通用,可见吾歌对樊石的用心与看重。

但樊石心里却很沉重,他总觉得,老师就像是临行前的嘱咐一样,认真且一丝不苟,仿佛再不说就要没机会了。

……

“命运面前,是一切都无可挽回?还是时间倒流就能恢复如初?可结果总归一样,试图的努力不试试是不甘的,可试试之后是绝望的。时间永远不占在你这边,当然也不会站在另一边就是了。”

———启示录。

吾歌怀中启示录又亮起一页,但这此却没有如上次般消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