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凛冬,李龙亭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51字
  • 2021-10-12 20:10:05

凛冬。

接连抵御几波兽潮后,即使是底蕴如凛冬这般,也都吃不消了。

伤亡的损失还在其次,维持银幕所需要耗费的能源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平日里没有特殊情况时,银幕只需要维持最基本的水平线就可以了。

现在随着飞禽异兽自杀式的轰击,银幕也需要大幅度提升,原来的水平线一下子就变成了峰峦线,起伏跌宕。

索性战时补给以及精密之仪的援助及时,否则李道长都要考虑,是否暂时关闭银幕。

在山门的御阵中,应天星皱着眉头推衍着战局。从纷杂的卦象中,应天星根本无从印证战局的走向,至于天时也始终没有站在凛冬这边。

但是应天星在推衍中,看到了凶相,也看到了潜隐的狮子终于昂起了头颅撕咬黑暗,看到了灯火与青光的纠缠,同时还有生机的重现。

最终的一切,都归落到无尽的血色之中,浓郁的煞气甚至都从卦象之中溢出,让应天星握住天盘的手都颤抖不已,甚至旧伤都被牵动起来,冷汗不止。

一滴血滴落,滴在天盘上,卦象戛然而止。

“这代表了什么?”

应天星对着天盘喃喃自语,却得不到回应。

一旁的山门大师察觉应天星的异常,急忙上来查看,却被应天星轻声几句“没事”打发下去了。

空荡的山顶,只有应天星一人,愣愣的望着天空。

一天后。

吾歌看到那些飞禽异兽还在成群的开赴凛冬。

这期间,吾歌也出手干扰过几次,却没有任何成效。在没有王级异兽统帅的它们,只会坚守苍的意志,所以对于吾歌的干扰几乎视作无物。

这也从侧面体现了苍作为天空领主的统治力。

据吾歌所知,天空领域一共拥有的王级异兽都少的可怜。

苍可不像查那般小心翼翼的放长线,钓大鱼。它所求的,就是绝对的掌控权,是真正转属于神明应该拥有的实质权柄。

所谓代言人什么的,完全多余。

也因此导致了飞禽异兽被压制的厉害。除了鹏以外,也只有另外两头王级异兽了。

当苍连那两头王级异兽都放出来的时候,就意味着苍决定放手一搏了。不再隐藏,不再忍耐,更无需和任何人进行交易。

所有人类都将成为它针对的目标,凛冬将首当其冲。

吾歌在低空赶路,上空还是乌压压的兽群,此时距离凛冬也不过几个深度区而已。

当天夜里,吾歌抵达凛冬。

而兽群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集结完毕,再次发起冲击。在兽潮来临前,凛冬还有足够的时间休整和准备。

凛冬背面,隐约虚晃的影子闪动,又恢复平静,守城的大师还误以为自己眼花了。

与此同时,守在城主屋顶上的影大人,缓缓睁开眼眸。

看向的方向,正是吾歌来的必经之路。影大人站起身来,跳到屋下。

而这番动静,也势必会惊动屋内的城主李道长。

只见李道长在影大人跳下的后脚就推开房门,盯着影大人的背影问道:“怎么了?影大人。”

影大人也没有回身看,只是望着月色,抱臂而立。

见到影大人这样,李道长反而松了口气,没什么不愉快的,毕竟影大人平常就不喜交流,除了和洛烟柔还会有些交流外,就没什么言语了。

李道长回屋裹了身大衣,才再次走出屋,走到影大人身旁的小道上,那里有些木凳可以坐坐。

木凳上偶有的冰凉,一如今日的光景,冷暖自知。李道长知道影大人是不坐的,也就没去招呼,其余的木凳就更没有擦拭。

至于在等的是谁,李道长只是好奇,却不多问,不会害自己就是了。

如今这副身骨,还活着就是最大的贡献了。

而他,还要继续活着才行。

约莫等了一阵,李道长都有些耐不住这阵子天气了,可还是不见人来。

影大人微不可察的粗重了些许呼吸,也相当纳闷。

熟不知吾歌此时,迷路了…

凛冬着实来的少,对于这些布局,吾歌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些。而城主殿的构造又和那些平常的房屋没什么区别,除了大一点也没什么特殊标志了。

这也难怪吾歌摸索了一阵。

直到影大人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了,释放气息引领吾歌,才真正得以会见。

“见过影大人,李城主。”

李道长也不起身回礼,只是点头回应,双手都搂在袖中去了,实在是不想伸出来。

影大人很清楚吾歌是来干嘛的,索性把一切都推给了李道长,毕竟李家的人,还是要李家自己来带路的。

吾歌顺势看向李道长,试探性问道:“李领主,可还好?”

李道长无言,两只手在袖子里搓来搓去,却相当的迟疑,仿佛在思量着,这其中的意义和份量。

说实话,如若李龙亭不愿见,他李道长说什么,都是无用。可李龙亭要见的话,无论是谁,哪怕是苍,凛冬都得让行。

所以决定权并不在李道长手上,可现在要不要带路的决定权,却在他手上。而影大人之前对七哥他们所说的意思,也无异于宣布了吾歌的通行令。

李道长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颇有些幽怨的看向吾歌,无奈道:“跟我来吧。”

李道长回到屋内,却没有关上门,显然是给吾歌留得。

吾歌跟上去,留下影大人一个人守在朦胧月色下。

屋内,李道长对着一面空墙,默然按上掌印。

一分钟后,吾歌察觉到墙面忽然多出了许多细小的纹路,犹如密密麻麻的蛛丝。向着掌印的位置汇聚。

黑色的纹路渐渐变成红色,接触到空气后,又变成黑色。

吾歌眼见着李道长的脸色惨白,就好像诅咒爆发了时的模样。只是相对于诅咒的折磨,如今这点透支还只是小事情。

等到所有纹路都完成了一次由黑变红再变黑的过程后。

墙消失了!

凭空消失了一般,即使是魔术也无法在吾歌的感知中彻底失去踪迹。

可眼前的一切,也不是魔术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这堵墙,本就是能量实质化的体现,是凛冬自身的加持。换句话说,凛冬本身,就犹如黑暗禁区内部,一座副城。

一座完整,齐备的,活的要塞!

李道长无力的探着头,示意往下走,就是了。而接下来的路,不是他能走的了。

他只是再叮嘱了一句,里面,是真正的吾祖,李龙亭安葬之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