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末日纪元195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941字
  • 2021-10-11 15:16:45

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办的,针对终日的清理,要塞还是决定要往后压一压。

在查还没有完全暴露意图前,国之重器都不打算大动干戈。

倒是联合会议解散以及最高指挥官的露面,让很多灵敏的人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而推动这一切的人,是国之重器,是精密之仪,是凛冬。

天空之城和天选赋能两大要塞仿佛被拉黑了一样,对此只能收获一星半点已经过时的消息。情报上的失利,再加上零号归地阻截的失败,让天空之城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天空之城。

首座上,奥尼尔•卡修斯指尖一下一下的点在椅把上。

脆弱的指甲和金属点击的声响回荡在寂静的氛围中,额外有些让人恐慌不安。

其中表现最为忐忑的,自然是情报司司长,廖焕之。

情报体系的崩坏不能说全是情报司的失职,但是单论背锅的话,情报司司长廖焕之首当其冲。只不过廖焕之并不知道,这位掌权者心中到底是如何定义失职的。

毕竟当初赶走零号时,罪名也是失职……

宗向安静的背手站在一旁,平静的看向下面这些本该和他同级的司长,可惜他们如今人人自危,哪里还顾得上多年的“兄弟情谊”。

董正则站在另一侧,傲然的姿态犹如看待一群丧家之犬,简直把瞧不上三个字印在了脑门上。

过了一会,点击的声响戛然而止,突兀的让廖焕之身形一颤。

卡修斯站起身来,从椅子上踏阶而下,慢步走到阶下,走到连董正都可以俯视他的地步。

而单听卡修斯那踩踏台阶的声音,悠闲温柔的甚至让人觉得,他毫无怒色。可就是这样,廖焕之的脸色愈发苍白,可能是保养的不错,已经上了年纪的人了,还能拥有这么白嫩的肌肤。

脚步声停顿,廖焕之低矮着头,已经能看到那双黑的铮亮的皮鞋是如此夺目,就像那黑曜石一般闪亮。

这一看,就是颤抖的开始。

可廖焕之无话可说,尽管害怕,尽管委屈,可解释和理由,在这个天空之城里,最是无用的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种风气了,因为情报司一向秉承的,正是这种理念!

卡修斯俯下身来,直到已经可以贴近廖焕之的耳边,只听卡修斯轻声说道:“你瞧瞧你,怎么能怕成这个样子呢?好歹也是个司长,还是我亲手提拔的,你这样,我很难堪的。”

廖焕之猛一激灵,抬起头和卡修斯对视,惶恐的脸上写满了不是,不对,不是这样的。

可完全无用,卡修斯摇头说道:“你呀,就是太较真了,真情报也好,假情报也好,你交上来不就完了嘛!非要确认真假,这一耽误可倒好,联合会议已经散完了,你叫我怎么办呐?”

“夸你认真负责吧,我错失了一个机会,骂你蠢货吧,又是我识人不清。

来,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办呢。”

卡修斯再度俯身,怼着廖焕之的脸说道。

廖焕之爬在地上,不住的说道:“是我办事不力,和城主无关,和城主无关…”

忽然卡修斯一脚踹了上去,愣是把廖焕之踢的倒出几米远。

倒在地上的廖焕之蜷缩着捂住腹部,翻江倒海的痛楚让他连意识都需要靠本能去指使。

“当然和我无关了,否则要你何用。”卡修斯摆手道:“下去吧,自己去监察司报道去吧。”

廖焕之如蒙大释,连忙躬谢后忍着痛走出了大殿。

而两旁坐在椅子上的司长们,此时不知该坐还是不该坐。坐着吧,感觉这椅子像长了针眼一般难受,不坐吧,有想不出什么请罪的由头,害怕冒犯了什么。

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

就只听卡修斯昂起头,对着董正说道,“这个实验体满意吗?”

董正躬身回道:“卡修斯大人亲自挑选,自然是极好的。”

众人心中凛然,纷纷看向监察司司长,只见监察司司长面无表情,但拳头上的青筋分明浮现,就连宗向都下意识面向这位司长,手已经搭在腰间的刀上。

只是卡修斯视作无恙的望向监察司司长,歪着头笑着打量他,轻笑道:“你觉得呢?长山。”

监察司司长徐长山起身,攥紧的拳头也松开了,他自是没胆量去顶撞卡修斯,也没那个义务去为廖焕之申冤,那不值得。

他所愤懑的,只是被指使去投放实验体的惨无人道。

“属下…自无不可。”

“那就好。”卡修斯走上前来,拍拍徐长山的肩膀,意味深长。

等大殿中只剩下宗向和董正后,卡修斯才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董正。

“准备的怎么样了?”

董正回道:“就差您点头了,他们一定料想不到。”

卡修斯点头,又看向宗向这边,只见宗向也不言语,只是盯着阶下的座位,目不斜视。

“宗向啊,做错事的人,总是要有个交代的,你父亲如今不是挺好的嘛,生龙活虎的,一个都能打十个了呢。”

卡修斯没说完的是,十个实验体…

末日纪元195年。

距离百年之际,只剩下不足五年的时间了。

而距离终日封锁,也已经过去了快要两年的时间,这两年中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吾歌无从知晓。他只知道,有些东西,必须了断,有些东西必须拿回来。

按照托伊和七哥的说法,吾歌必须要先去一趟凛冬,见一见那位隐藏颇深的领主,李龙亭。

也只有通过他,才能获知有关第三位最高指挥官的隐秘。

在和托玥相伴了这么久后,又要再度启程了。看着怀中的美人,吾歌多少有些愧疚,只是该做的事情,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了。只希望最后的时候,她不怪我吧。

夜色朦胧中,吾歌黑衣简行,背负伏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