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动荡之年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587字
  • 2021-10-11 16:09:03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羽鹿和秦妃单独见面的时候。

羽鹿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也包括拿到了天外物质的碎片,要彻底寂灭灰城的打算。

出乎预料的是,秦妃或者说是秦湘如,她居然平静的答应了。

在她看来,灰城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保住的,甚至已经是不可靠的,与其留着坐牢不如直接牺牲,即使只是大乱主城城主的计划那也是值得的。

为此,秦湘如连自己都可以舍弃。

主城城主以为羽鹿所想的轮回,是他要构建的轮回,熟不知羽鹿所想的,只是带阿莱去见那些家人而已。

只是顺带着,把那些令人厌恶的嘴脸,一同带走。

画面消失,羽鹿最后心心念念的只有阿莱,只是阿莱,并不只有羽鹿。

吾歌机械般放下自己的手,在回忆录中有些怅然若失,只不过这是代人到羽鹿的内心而产生的。吾歌对于羽鹿剩下的,大概只有未曾谋面的惋惜吧。

至于阿莱,那是个不错的男人。

在城头上,吾歌独自喝着酒,望着一眼见不到头的世界,可身边再没有一个能够同行的人了。

吾歌莫名的就想起了上官疏云,当初他俩在后城墙头上喝酒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仔细想想,似乎也才只过去两年多吧。

只有两年啊,可只有今天才后知后觉,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他所希望留下的贡献而已,那不是他,也不会是他。

酒坛一口接一口,喝完就空了。

离开黑暗禁区第二天。

樊石开始了他的闭关,而闭关地点,却在质禾沉睡区域。

这让吾歌觉得,质禾也不一定在沉睡,有可能只是懒的动而已。所以特意去找烛老问了问。

见识过神明国度后,吾歌对于这些超脱世俗的生命体,有着相当大的意见,就对人类而言,一般分为支持,中立和对抗。

吾歌认为质禾极有可能是中立,也不排除支持选项。

在和烛老交谈后,吾歌大概更正了一下自己的偏激看法。

这些神明大多是根据自己的心意做事,并不存在针对与否的问题。就像质禾来说,他无意于帮助人类这档子麻烦事,可也依赖于人类所构建的金属世界。

而且对于部分人群,质禾是有着极大的好感度的。就像樊石一般,虽然天属还是土,但是樊石本身对于金属的敏感性也是相当出色的。

很多天属为金的觉醒者也大都去过质禾那边,直接或间接的受益良多。

其中就包括那位特殊部队的孙正权。

而像那些神明国度的神明,他们更多的是厌倦了人类所构建的社会,并不期待着回归这件事。

在事关生死之际,也许那些神明也会达成共识。

这都是要塞需要提前考虑到的事情。虽然吾歌从神明国度带回来不少有用的信息,但是还不够详尽。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刻度的问题,说不得吾歌还要再踏入进去探索一番。

既然时间有着这么大的差距,那权衡利弊,吾歌还是留在要塞能处理更多的突发情况。

而且吾歌在要塞,无论是查还是苍,都会变的收敛。

因此更多的分析工作需要交给那些工作人员,推测和理论实践都需要一一验证。

时间一日一日的过去。

吾歌甚至都有些怀念在神明国度的时候,那种缓慢的时间刻度,有种让人沉醉其中的美妙。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身体中,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了,而那股悸动的力量在悄然改变着吾歌的身体,而这样良性的改变都是经过无极之心允许的,所以吾歌根本无从察觉。

只是这些改变,渐渐让吾歌趋向于某些生命体。

就好像生命古树正在对死夜女王所做的事情,从本质上看,是一样的。

像这样惬意悠闲的日子并不会持续太久的。

半年后。

兽潮再度来袭,可规模就好像查忘记了自己统帅的部族有多少一样。甚至都对不起要塞这边摆出的阵仗。

这让韩非相当郁闷,太久不练兵,指挥都生疏了。

可扑朔迷离的还不仅仅是这样,飞禽类的异兽反倒开始了大规模兽潮的冲击。

目标直指凛冬。

从明面上看,似乎苍在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消磨凛冬的力量,来达到突破银幕的目地。向来珍惜羽毛的他,都主动发起大规模兽潮了。

而查这边,更像是呼应,呼应苍的进攻,只是这未免太敷衍了吧,这样小规模的兽潮,连牵制国之重器都无法做到。

韩非紧急召开临时会议,到场的将军和司令并不齐全,有一些已经领军开赴战场。

现在还在要塞的,都是准备以防万一的。

不过吾歌却没有看到托老爷子,还像从张司令那边反叛后,托老爷子就再没有出面过这些场合,大都把票选交托给了上官云睿老将军。

而这次,上官云睿老将军也不在!

等到除这二位外的都到齐了,韩非起身先宣布了一件事,关于托老爷子司令一职的退位,还有上官云睿的退位。

这或许会让人意外,但那些支持这二位的将军们却相当淡定,显然是早就知道了。

只是谁来接任呢?

有些将军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甚至相互猜测起来,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已经有两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会场内。

等到他们坐到对应的位置上时,这些将军们才反应过来,原来早有人选。

这两位,吾歌自然熟悉的很。

带着面具的七哥,以及托伊。

托伊坐的位置,正是托老爷子对应的座位,七哥坐的,自然是上官老将军的位置。

韩非适时的制止了讨论,也宣告了这二位的身份。

“最后一任最高指挥官,七哥,托伊。也将由他们接替上官云睿和托老爷子的职务,不包括职位。”

所有人大梦初醒般醒悟过来,只是要把他们二位推到台前来,顺势彻底分解联合会议了。甚至不排除,为他们二人铺路。

就资历而言,他们还不够格,可如果是积累和铺路的话,没人会去质疑最高指挥官的份量,因为他们或多或少的都曾经被考核过。

只有最符合预期的人,才能被选中。

在近千名优秀指挥官里,挑选唯一的一个人。那种考核是真正否定的机制,淘汰即为否定,不接受任何回拒的理由。

所以在场很多人,看着这两位,眼神中充斥着复杂的神色。

或许他们也不愿做那默默无名的最高指挥官,但是被否定的意义就如烙印一般铭刻着。

七哥和托伊分别起身向大家示意,托伊大家都是认识的,托老爷子的爱女,而且学院毕业成绩相当优异,如果她是最高指挥官的话,成绩单上大概还有很多壮举里有她的参与。

至于七哥,大家默契的不闻不问,即使猜到了什么,也不会去犯这忌讳。

七哥和托伊坐回位置上,韩非继续说道:“第二件事,联合会议解散。”

大家反应平平。

“第三件事,抓捕退权者以及兴云布雨浊九阴那一伙人。”

大家悄悄瞥了一眼烛老,发现烛老眯着眼,无动于衷,相互交换眼神,松了口气。

“第四件事,凛冬、精密之仪以及我们国之重器结盟,互通有无。并且时刻准备着,彻底封闭银幕,对空作战!”

众人凛然,这是真正关乎要塞间战争的大事。

“第五件事,清理终日。完成代权者新旧交替。”

这件事,不用明说,也都知道是交由吾歌来完成的,至于林慕宛,还需要坐镇国之重器,并且随时支援盟友。

吾歌叹息着,目光和韩非接触而过,最后落到托伊身上,却没看到任何波澜。

……

一切即将开始,一切即将结束。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