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阿莱与羽鹿,回忆录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716字
  • 2021-10-10 22:52:30

谁也不会想到,原来还有这般操作能够在城主的眼皮子底下运作。

而这,也是托伊唯一能够帮到这位历经岁月沧桑的朋友。

当秦妃归来时,天外物质再次拥有了对外的权柄,虽然这部分影响被城主几次三番的削弱,可在天外物质这里,依然能够拿回一亩三分地。

最令城主急躁的,还远不是这,而是秦妃的仇视和天外物质的掠夺!

从来不会占据主权的天外物质,仿佛受到了情绪传染一般,居然在秦妃的指控中疯狂冲击着融入黑暗禁区的小天地。

本来顺利的融入,现在遭到了阻力,间接导致了吾歌那边本来僵持的局面有了松动。如若继续任由秦妃这么搞下去,原本一切计划,都将遭到破坏。

城主看向主城那边,也已经清楚了秦湘如的抉择,对于秦湘如,城主是很复杂,既仰慕又痛恨,直到一体双魂彻底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真正的了解了秦湘如的隐秘,但他仰慕的,还是那个秦湘如,而不是秦妃。

看着这一样的容颜,继承了秦湘如的恨,城主竟然有些释然,也许这样,就不用区去纠结,得到她的人而得不到她的心了吧。

“秦妃,你应该站在朕的身边,而不是这群外来者!”

城主恳切道,只有控制住秦妃,得不得到天外物质已经不重要了,时间足够的话,小天地也是能够取代天外物质的。

粉色罗衣的秦妃,再不复妩媚姿态,清冷的目光犹如锋利的刀刃,不屑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樊石静静悬浮在秦妃身旁,以防城主突然袭击。

事实上,如果城主舍弃融入黑暗禁区,选择释放小天地,那么哪怕是吾歌也会被压制住,更不用提还不够强大的樊石了。

但是城主不愿意这么做,在他看来舍弃现在融入黑暗禁区的机会,再等一个虚弱的时机所要花费的时间是渺茫的。可现在的状况下,秦妃不除,依然是需要花费时间的,但并不渺茫。

只见十座副城拔地而起,连带着那些居民统统被带起,被硬生生凿进了小天地内。

分而食之,这就是城主如今要做的事。

也正因为这样,震荡的小天地再也无法维系掌印,被弑神式轰开数不清的掌印,犹如擎天之柱般砸入小天地内。

真正是以一己之力撼动天地。

只可惜天地不是完善的天地,弑神式也不是真正具备开天之力。

最后只有砸落了三座副城而已。可还有七座副城被真正融入了小天地,只有三座副城重新回到了秦妃的掌控之中。

可是这些副城,全都是死寂的副城,秦妃要之何用呢?

可不要,秦妃也什么都拿不住。

“你们走吧,剩下的,就交给我吧。”秦妃看向做完这一切的吾歌,她能感受到吾歌体内有一股越来越暴躁的力量在壮大着,甚至让天外物质都因此心惊胆战。

吾歌陷入静默,看着秦妃半响也没说出话来,直到秦妃洞开黑暗禁区的入口,吾歌才叹息道:“你可以吗?”

“女人也不可以说不行的哦!”秦妃莞尔一笑。

这是她最后能给予的笑容了。

秦妃摊开双手,递给吾歌,并说道:“这是羽鹿的灵魂印记,阿莱的彻底碎灭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投入黄泉吧,说不好还能长眠。”

吾歌接过灵魂印记,投入到无间符文中去,那里有一个真正的小世界,远比那个小天地要重要的多。

然后就带着樊石踏入出口,离开了黑暗禁区,最后一眼望去,只有漫天的粉红色,如同信笺般飞舞飘曳。

出来后,这里并不是深度197区,自然是见不到凯撒的。但具体是哪里,吾歌也判断不清。

樊石低着头,情绪不太高。

“怎么了?”吾歌问道。

樊石抬起头,看向吾歌,问道:“我们可以帮她的。她这么做只能拖延一些时间,秦湘如所做的,就都白费了,不是吗?”

吾歌平静的看着樊石,看着这个已经成为代权者的学生。

语重心长的说:“这是所有人的期待,而不是我们的抉择。既然秦妃自己也做出了她的决定,我们所能做的,只有认同了。”

樊石不语,这种无力的感觉,和眼睁睁看着战友惨死在自己面前相差无几,甚至还要更残忍几分,因为他现在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了!

“走吧,这手链也只有一次使用机会吧,再下一次,就别这么莽了。”

吾歌大致认清了方向,带着樊石往回去。没过太远,就看到了前进基地。

回到了三号要塞,没有人去刻意询问黑暗禁区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也都清楚,这是从秦妃走出黑暗禁区,来到三号要塞后,就商议好的。

只是中间的波折和意外,是让人预料不到的,当然同样出乎意料的,还有吾歌的强势,即使是面对小天地,都还有一战之力,对于弑神的战绩就几乎等同于间接证明!

随后的任务报告也证明了这一点,也展现了现在黑暗禁区的局势是多么困难。

时间并不站在任何一边,只有争取!

静静站在城头的吾歌,看着手中的灵魂印记。这印记,是属于羽鹿的,那位执法官。

让人感到无法分明的去分辨这个人的好坏,也无法去认可他的做法,也许唯一能理解的,只有阿莱了。

可阿莱,已经死了。彻彻底底。

回忆着那个仰头喝酒的男人,吾歌缓缓将印记按在额头,脑海隐隐有些胀痛。

画面浮现,在浓雾中,那座熟悉的灰城里,只有雪。

这大概是最寒冷的冬天了吧。

一个矮小的身影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跌跌撞撞,也不知道雪地上的印记,到底是脚的,还是头的。

就这样踉踉跄跄的跌倒在一家门户前,因为只有这家门户外的灯笼,还闪烁着火光,仿佛能给这个小家伙给予那微不可道的温暖。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家门户终于被打开了,在它打开前,吾歌一度以为这是个空城呢?

门内走出来一个书童,挑着灯笼照在小家伙身上,照亮了它的全貌。

那是一只鹿,带着梅花的斑点色彩,和雪白的世界宛若一体。

画面来到房内,小家伙已经被安置到火炉旁边,守着它的,是一个胖呼呼的孩子,如果吾歌没猜错的话,他就是阿莱吧。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鹿长大了,阿莱也长大了,十七八的少年第一次有了云游四海的志向,直到他看到魔神苏醒,看到了被毁灭的人间,还有那些肆无忌惮的禁忌生物。

那一刻,他从一个少年,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他成为了城主。

而小鹿这边,望着渐行渐远的阿莱,它无力跟随,跌倒在边境,直到遇到了那位主城城主。

他告诉小鹿,他可以帮它,帮它成长起来,继续跟随在阿莱身边,但代价是,它要做自己的棋子。

小鹿付出了代价,得到了新的身份,新的样貌,新的生命。

从此之后,他是羽鹿。

从此之后,阿莱身边多了一个身影,灰城多了一位守护神,即使魔神暴动也完全不惧。

灰城,是最强的副城,没有之一!

可安稳的久了,就会有人被蛊惑,魔神的信仰者增多,主城城主的无视,再加上各地魔神暴动。

一切的一切,都酿成了无可挽回的惨剧。

战斗到最后的时候,阿莱质问城主,“你在干什么?”

城主踩着脚下的头颅,那是一位副城城主的头颅。他扭头看向阿莱,淡漠道:“你不应该问他吗?”

阿莱蓦然一愣,呆滞的转向羽鹿,而羽鹿垂首不语。

“从今往后,他就是灰城执法官了,你明白吗?”

阿莱没有回复,跪坐在地,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

守护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羽鹿还活着,他以为会是最后的支撑,也垮了。

垮的彻彻底底!

阿莱,对不起,这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但我没想到,会附带上这么多人的生命。

我会还给你的,让他们都回到你身边。

这就是羽鹿的执念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