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秦妃遗志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558字
  • 2021-10-10 11:48:06

阴阳成型,生死轮转,自成小天地。

这就是主城城主的目地,做黑暗禁区真正的神明!取代天外物质成为源头,即使秦妃不在了又如何?只要给他时间,黑暗禁区这片天地,早晚是要归入他的掌控。

吾歌上一次看到完整的小天地,还是窥探无极的时候,只不过无极形成的小天地是纯粹的,只以自身意志为起点,也以自身为终点。

而眼前这一幕,则是在黑暗禁区的基础上构建的虚幻小天地,和无极相比,无论是原理还是表现都大相径庭。

只是这份危机感,却不会因为这片小天地不是无极而有所削弱。

把黑暗禁区投放到神明国度中,只怕也能造就如凤那般的霸主。至少吾歌所了解到的神明中,只有凤有这个强势的压迫感。

樊石这边还在顶着那掌印,在小天地的加持下,掌印如同天山一般沉重。罗汉法相一瞬间就被压垮了,大地寸寸龟裂,樊石只好收回罗汉法相,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这边吾歌也注意到了状况,提剑合身,妖火双翼一振之下,如同梭鱼一般冲入空中。

宛若钉子一般刺到掌印的掌心之中,无数剑气从纷杂里找到一个统一的目标。万剑归宗形成一道剑河,紧紧衔接着吾歌而来,刺入掌心。

两者只是僵持了一秒,掌印就被可怕的剑河刺透而过,而掌印也只能消散。

吾歌挥剑横扫,剑气成圈状荡平,然后触及到城主身边又被震荡四散。

两个人在高空对峙,樊石知道,接下来已经没有什么自己能帮的上忙的了,但是就这么走掉显然也错过一场大战,所以他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就好了,再顺便去找一找那个天外物质。

城主也不甚在意,此时他的眼中只有吾歌,只要解决掉吾歌,那一切的损失,也许都是可以挽回的。至于荒,那个被踢出局的家伙,谁还会在意呢。

他看向自己的双手,一黑一白两色光芒笼罩着,这样强大的力量,让他不禁想起那个老人。

倘若再次遇到他…城主眼中渐渐火热起来,倘若再次遇到他,必然要一雪前耻,让他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

只不过眼下,还有一个碍事的虫子需要处理。

小天地在不断轮转中汲取黑暗禁区的力量,在同化的同时也逐渐向着黑暗禁区融入,仿佛要将这片小天地,彻底和黑暗禁区合而为一,然后取代天外物质,成为黑暗禁区的唯一核心!

但是黑暗禁区毕竟是由天外物质构建的,城主想做到这一步太难了,即使是天外物质处处捉襟见肘的现在,也无法彻底取代,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两权分立,再逐渐蚕食。

吾歌自然无法坐视,哪怕只是分庭抗礼,对整个黑暗禁区格局都是极大的更改,极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毁灭因素。

伏阙剑在手,无间符文闪耀着光芒,身后的无间投影也逐渐凝实,隐隐有要降临这片小天地的意味。

也因为无间,小天地更加迫切的想要融入黑暗禁区了,相比于无间来说,小天地根本不足以抗衡无间,所以小天地本能觉得需要躲避,而躲避最好的方式,就是融入黑暗禁区。

可再怎么着急,又怎么可能来得及呢,吾歌睁开双眼时,毫无波澜的眼眸就锁定了城主。

吾歌右脚轻轻踏出一步,却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就已经来到了城主的跟前。紧接着左脚踏出,剑随其其动,由上而下劈落。

无解的锁定,沉重的剑势,所产生的压迫感,比之之前掌印给樊石带来的感觉也相差无几。

城主面色大变,只来得及撑起一片防护罩,在小天地加持下,也只是浑厚了一些而已,也只是让伏阙剑多消磨一瞬的时间,一瞬之后,防护罩碎裂,城主陨!

但是吾歌并未收剑,反而提剑从腋下倒刺。

清晰的穿透声传来,穿透防护,穿透身躯。城主陨!

紧接着,吾歌矗立上空,持剑傲立,但拧眉不解,似乎有什么东西困扰着他,或者说,吾歌已经感受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想不到什么办法去破解。

而身体内部,一股愈来愈强的冲动正在酝酿,吾歌知道,时间不多了,二阶解放能维持的时间不多了,一旦超过极限,就会破开三阶,形成无可挽回的局面。

到那时,成为毁灭因素的,就不只是黑暗禁区了。

“怎么,感受到了吗?时间,空间,在我的小天地中,都不一样了,连我自己都不一样了!哈哈哈哈哈…”

在另一个方位,城主突兀的出现,放声大笑,嘲笑吾歌的无知,也讽刺无能。

当吾歌踏步闪到他面前时,城主却没有丝毫畏惧,直面吾歌,即使吾歌再次提剑斩杀他又能如何呢,他是不死的!可吾歌继续耗下去,肯定是有大麻烦的。

于是,在吾歌面前,一道又一道城主身影走出,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直到彻底把吾歌包围起来,一齐放声大笑,那番场景,让人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是假象还是修正。

吾歌无喜无悲的面容,除了感到棘手以外,也就没什么多余的感慨了。

“啧,还想试试吗?真是勇气可嘉啊。下等的刁民,怎敢冒犯朕的威严!”

所有身影齐声说道,连尾音都如出一辙。

吾歌淡淡看了面前的城主一眼,仿佛看着白痴一般不屑,说道:“弱就是弱,用这种方式躲避死亡,你真以为自己构建的就是轮回了吗?天真!”

城主面色铁青,他当然知道自己构建的不是轮回,可自己明白是一回事,被人赤裸裸戳破又是另一回事了。

“给朕闭嘴!”

“给朕闭嘴!”

恼羞成怒的城主,齐齐伸出手掌向天,无数的掌印从上空降落,一掌叠一掌…

吾歌抬头看着无尽的掌印,再次唤出剑河粉碎周边的身影,也没能打断掌印。再次抬头看向上空的掌印时,已经距离自己不远了。

剑河收拢,吾歌站定,剑心透明,无极之意毫无保留的宣泄而出,扫荡周边。

弑神式,七杀其六,断神!

剑光冲天而起,撞向掌印,击穿一层又一层的掌印。

掌印无穷无尽,剑光势如破竹,二者就彼此消耗,彼此碰撞中僵持着。

城主的身影略显落魄的出现在外围,现在的他只能寄希望于小天地可以更快的融入黑暗禁区之中。

可是忽然间,他有些吃惊般看向主城,在那里,有着奇异的香气在弥散。

无数粉红色的花粉如蝴蝶在飘舞着。

秦妃没死?

城主惊疑不定,也不知道刚刚樊石都去做了什么。

其实樊石只是回到了秦妃和托伊曾去过的那个地方,那个原来有着阵盘的台子。而如今,台子造就被掀开了,只有深渊一般的黑洞里,能依稀看到点点飞舞的荧光。

樊石对着深渊呼喊了一声:秦湘如已死,你是秦妃!

所以才有了如今这一幕。

成全,就是秦湘如最后想做的事情了,一体双魂,一魂为源,一魂衍生,这就是天外物质的神奇。而那位城主也是从中得到启发,才掠夺了另一位受选者的灵魂,同时也走上了模仿轮回的道路。

秦湘如的遗志,就是希望秦妃能够以其自己的意志活下去。她秦湘如,本就该消散于天地之间,滚滚红尘,何必再来掺和这一步呢。

余生,权由你自己随心了。

秦妃,秦妃,秦妃……

声声呼喊,回荡中在唤醒一个沉寂的灵魂,而这个灵魂终于有了悸动,开始回应,无数纷飞的粉色花粉漫天绽放!

秦妃归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