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再斩魔神,生死轮转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605字
  • 2021-10-09 23:28:44

秦妃最终的选择,托伊并不意外。只是她走的这么仓促,是托伊没有预料到的。

在托伊预想中,应该是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秦妃才会考虑这种事情。而这也是他们在黑暗禁区布局的初衷。

既然无法规限天外物质,而黑暗禁区的形成也是必然,所以从很早开始,凛冬就提出了如何避免这种被动状况的发生。虽然施行不早,但准备够早,按照现在的发展来看,也符合预期。

秦妃的回归,就等同于天外物质收缩了自身向外的权限,也就意味着唯一能打开它的钥匙被彻底回收。

即使主城城主能彻底一统黑暗禁区,也无法掌控天外物质。

这是自保,亦是保险。

可惜秦妃选择的太果决,以至于主城城主都没来得及干预。他不是没防着这一点,但自始至终,主城城主都没有逼迫秦妃到那无可挽回的一步。

所以秦妃又是为了什么而牺牲的呢?

主城城主扭头看向即将代权结束的樊石,他不信,可秦妃似乎就是为了守护这一群小子才这么做的。

在他看来,这简直荒唐!

为了几个连战斗参与资格都没有的家伙,而牺牲自己,这就是不可理喻。

可没人能给出答案,因为那个出题的人已经消散了,连同答案一起。

或许托伊隐约能猜到一些吧。

吾歌一剑斩落魔神,也缓缓落地,降落在樊石前方,守护着樊石不被干扰。

虽然从理论上讲,代权开始后,就等同于加成状态,几乎无敌。但这份无敌的斤两,一直都保持在王级异兽的层次,所以是否还能顶得住更高层次的冲击,吾歌也不清楚,更不敢拿这去赌!

在灰城寂灭后,就再没什么能阻挡主城城主一统黑暗禁区了,虽然算不得完整,但对黑暗禁区也形成了最高的统治力。

这就和查已经苍是相似的状况,查没能掌控神明国度的大地权柄,而苍被银幕隔绝,也没能彻底掌控天空权柄。

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站在了当下战力的巅峰。

如今这位城主的真身自然也是如此,所以吾歌一时间也无法做到压制。更何况还有一尊魔神之躯,即使是七杀断灵都无法取得成效。

那座宫殿将魔神头部那股意志保护的死死地,无法从内部真正解决这个隐患!

而面对魔神蚩尤,吾歌再次体会到体魄的强大具备怎样的压制力。

即使手握伏阙剑,都在魔神一次次轰击下倒退不止。

以至于那位主城城主有足够的时间去聚拢来自黑暗禁区十座副城,和一座主城的力量。

倘若他得到了天外物质,甚至都不需要准备就能瞬间完成聚拢,而不是留出这么大的空当来。幸好此时尚有一尊魔神之躯,不然这会早被吾歌拎起来暴揍。

只不过寄居的意志终归比不上魔神蚩尤自己的灵魂,哪怕是城主如何努力的操控也不可能抵达魔神技艺的巅峰,所以吾歌抓住一切有可能的空当,去压迫城主。

局面形成了僵持,黑暗禁区聚拢来的力量施加在魔神身上也并不能让吾歌败北,而时间也并不偏向城主。

此时,樊石代权之仪已近尾声,光柱在飞速的消散,黑暗禁区自行分散了力量去修补漏洞。

这就导致了魔神力量的失衡,被吾歌接连数剑击退,七杀断灵更是剑剑出,斩击在宫殿之上,在接连不断的轰击中,宫殿也开始遥遥欲坠,甚至多出来一些白色的裂纹。

预感不妙的城主,果断收回了力量,选择施加在自己身上。

然后遥遥一指,点向樊石所在的地方。

无数属于黑暗禁区的特有的黑色能量聚合在指尖,凝成黑色的光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迸射而出,直指樊石!

吾歌此时断灵挥出,却也来不及收招阻拦,索性不管不顾,继续剑出断灵,斩在宫殿上。

光柱消失,显现出樊石的身影,硬朗的外表下,隆起的肌肉宛若岩石一般坚硬。

“暂借天权,一阶解放!”

震荡的波动从地底颤抖着,仿佛在动摇整个黑暗禁区的根底。

权值47!

樊石手中天山印无限放大,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横在樊石和那道光束之间,瞬间就碰撞在一起。

爆炸之后,城主拧着眉头,他能感受到那些聚拢的力量被彻底震散了,有一部分甚至还流入到了大地之中,从而和黑暗禁区本身隔绝了。这等同于黑暗禁区永久损失了这一部分积累,尽管少之又少!

可如果他更强了呢,会不会窃取更多?

城主面色阴晴不定,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蹦出这么一个麻烦的家伙!

代权者若是都像吾歌和樊石这般,那还怎么玩?

不过吾歌不在意这个,这些积累本就是黑暗禁区窃取而来的,现在也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他在意的是,谁交给樊石暂借天权的?又是怎么稳定天权的?怎么好像轻松的没有任何代价一般。

不过等他看到那串闪亮的手链时,就恍然大悟。

福伯当年就预想到了吗?还是不希望吾歌的悲剧发生在樊石身上呢?

这些都无从印证,甚至福伯有没有参与布局,吾歌都无从了解,而福伯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也是让人琢磨不透。

但吾歌依然敬重福伯,一如南正门他们敬重吾歌自己一般。所有安排,就当作是一种天赐吧。

上吧,樊石!

当手链光芒绽放时,暂借天权抵达巅峰,区区权值47如何能够抵挡城主呢。

所以从一开始,暂借天权封顶的,就不是一阶!

而是二阶。

甚至隐隐有继续突破的迹象,但是樊石毕竟是仓促进阶,还不够稳固,对于天权的理解也不够深刻,所以最后只能达到这个地步。

即使是这样的地步,也足以令人惊讶了。

权值64!

再度迎风暴涨的天山印,撞向魔神。

两个从体量上看,就旗鼓相当的对撞,在一瞬间产生的冲击竟然让整个黑暗禁区都震颤着。

吾歌都得横剑才能稳定身形,而有整个黑暗禁区作后盾的城主倒是淡定的多了。

冲击过后,吾歌挥剑斩出,依旧是断灵起手,在城主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三剑斩出。这样的爆发,一时间吾歌也吃不太消,只好停下来转换一下。

而城主闪现而出,掌印从天而降,掀起的声势犹如给黑暗禁区的上空荡平了一层阴霾。

樊石抬头仰望,浑厚的力量拔地而起,在空中凝聚成巨大的四手罗汉法相,这是梵脉的绝技,也是和山门曾经的赌注之一。

法相罗汉顶天立地,四只巨大的手臂同时撑向掌印,掌印下压的气势猛然一顿。

但是也仅仅只有一顿,随即依然缓缓下坠。只是速度相比起之前,却慢了一些。

而罗汉法相也在逐渐被压低,甚至大地都有些许龟裂迹象。

吾歌仅仅只是扫了一眼,就果断再度出剑,趁着魔神还没有再度冲来,又是连续断灵斩击。

宫殿的裂纹逐渐变成裂痕,在逐渐扩大,甚至已经影响到魔神执行意志的指令。

城主预感不妙,可是那尊罗汉法相依然顶着压力,没有丝毫败退。城主目露凶光,也再顾及魔神之躯是否还能为他所用,只要能争取时间就行了。

在他左眼眸中,一轮白月闪烁着倒影,右眼眸中,一轮黑月昏明不定。

魔神发狂般冲刺,在接连不断的斩击中忽然呆滞一般陷入僵直。

因为那一刻,那一击下,宫殿彻底碎裂!在吾歌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断灵下,彻底毁灭了这件器物。

魔神再次陨落,彻彻底底的陨落,没有宫殿,任何意志都无法久留占据这具躯体的。

但是战局还没有结束!

吾歌的危机感瞬间炸裂,猛然望向那位城主,阴阳成型,天地轮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