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总要有牺牲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109字
  • 2021-10-09 00:34:44

由地底深藏的紫晶锻造的宫殿,并没有如城主殿那般的巍峨,反而灵巧的像是一个精美的玩具。

而这正是魔神蚩尤最核心的两样东西之一,灵台!

坐拥灵台,他才算是无懈可击。只是灵魂被磨灭后,灵台唯一的作用就是防止主城城主寄居其中的意志被以相同的手法磨灭。

秦妃眼睁睁看着灵台飞升而出,却无能为力,暴露出来的荒,如今就在她的眼前!

失去天外物质的支持,秦妃没有把握对抗这位阴险家。而在他的后面,还有五个没有成长完全的小家伙。局势一下子就开始倾斜了,甚至完全不需要犹豫的下注。

眼前的荒,飞来的魔神,没有出现的主城城主。

黑暗禁区似乎真正开始了它的沦陷。而灰城寂灭的那一刻,天外物质就失去了所有能够延伸力量的媒介,即使是秦妃,都不可以!

荒的尾钩轻轻摇动,一双竖瞳在秦妃身上来回打量,那种被人赤裸裸侵略般的目光盯着,就是秦妃都感到一阵恶寒。

不得不说秦妃的韵味,即使是荒这样的异类都无可避免的欣赏。

而荒越欣赏,侵略性越强,只是他还不敢太过放肆,因为秦妃毕竟是主城城主的猎物,太过冒犯也许会激怒对方,对现在的合作不太有利,因为荒真正的目标,是吾歌啊!

只要拿下吾歌,他就能顺理成章的进阶九级皇的层次,那时候,就是查的真身来了,都要考虑考虑荒是否能放下往日仇恨。

而吾歌呢,自灰城死寂后,就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让他刻骨铭心的气息。

也正是因为荒,吾歌以一种让母体为之胆寒的惧意在提升着,浓烈的杀意,即使不是刻意针对母体,也依然死死压制着母体。

本就有瑕疵的骨体,在凝成实质的剑气中不断磨损着,母体的气息也在不停的滑落,虽然跌落的还不是很明显,但死亡镰刀上能够挥舞聚集的力量越来越少了。

母体也相当着急,可全界的压制和吾歌还在提升的力量,这一切都让她惶恐不安,原来她自以为的相当,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吾歌冷眼扫过母体,眼神中的冷漠下,掩藏着无法被浇灭的火焰。

冰冷的吐出几个字:二阶半解放。

无比强烈的血气犹如龙卷向外扩散而出,只是一瞬间就荡平了所有死亡能量,甚至母体握住镰刀的手都震颤不已。

这就是代权者!

沉寂了太久的禁忌生物,已经很久没有重新面对代权者的强大了,以至于盲目自信到,可以与之媲美。

禁忌生物可怕的总来都是群体,而不是某个生物。当他们拥有足够的资源,就拥有了无限恐怖的统治能力。

可惜人类永远不会给予他们这样的机会,一如吾歌现在所做的。

七杀其二,断物。

剑刃挥动下,镰刀连任何抵抗的能力都没有,就应声破碎。于此同时,受到反噬的还有母体。

母体还来不及反应,紧接着顺势上斩的第二剑就到了。

七杀其一,断命。

剑到命败,没有意外的话是没有意外了。骨体碎裂当场,完全体的母体在失去了骨体后,就等同于彻底被打回了原型。

这位母体还没有来得及抵达禁忌生物煞魔的顶峰就彻底毁灭了,同时象征的也是煞魔这个族群生物的彻底绝灭。

现在吾歌根本不想拖延什么时间了,解决了母体,只留下一团妖火在无情肆虐收割着周围禁忌生物群的生命,然后射向灰城里面。

宛若流星一般在空中滑过。

还没等到吾歌砸落,一道瘦弱的身影挡在了吾歌必经之路上。

正是曾经出现在秦妃面前的那个俊美男子,那副令人妒忌的面容,如今充满了讽刺的笑容。

“秦妃啊,我们又见面了。朕,想你想的紧啊!”

这句话仿佛点燃了秦妃的火焰,难以压抑的怒火以粉红色的花粉铺散,带着奇异的力量,犹如美丽的烟火一般,点燃了灰城。

在那位主城城主眼皮子底下,彻底点燃了灰城!

所谓废物利用也不过如此吧。

灰城在本就死寂的状况下,犹如回光返照般觉醒,轰动和摧残着在灰城内所有的人,包括灰城本身和秦妃。

荒在这样未知的状况下,第一反应就是自保,只见无数脓状的液体从城底冒出,包裹了荒。

灰城最后的反击,也意味着它将所有人都当作了自己的敌人,不顾一切的毁灭!

被秦妃保护的扶摇五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力做些什么。

樊石手中握着那瓶血,盯着荒阴冷的目光,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时间了,小明已经感受到另外一股气息正在飞越而来。

最多只有三分钟!

而灰城的暴动已经过去了一分钟,樊石能够在这两分钟内晋升吗?

只能赌了!

樊石从纳米空间中掏出自己的辅权之仪,将所有的精血灌入其中,来自原始贝隆的精血散发着大地最初的光芒,在黑暗禁区之中,渐渐呼应着天地,真正的天地。

而黑暗禁区的上空,被封禁外的天幕,激荡着无数光波。

四团不同的元素团在不停的旋转,但木属元素却相当的弱势,明显要淡很多。

在这样不够平衡的状况下,樊石能够成功吗?

扶摇小队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但他们帮不上忙,甚至连这么做的资格都没有!

没有辅权之仪,没有合适的异兽精血,一切都是空谈!而他们距离五档代权又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一分钟过去,迟迟无法融入其中的木属依然徘徊在整体这外,眼看灰城逐渐平息,而秦妃无力再顾及其他,荒已经准备随时突入了。

樊石咬牙一狠,直接硬是用火元素吞掉了木元素,硬是拉进了整体之中,却明显又削弱了一层,这意味着代权的亏损,可樊石显然已经顾不上完美不完美了,时间才是如今必须要抓住的!

于此同时,天幕激荡,黑暗禁区上空已经出现了真空的状况。

转瞬间,光柱投下,天权降落,代权仪式正式开启。

黑暗禁区被光柱硬生生凿穿了一个窟窿出来,就连黑暗禁区外的人都看的明晰,而烛老看着降下的光柱,就知道最担忧的状况可能发生了。

可是封禁的黑暗禁区却是无法轻易踏足的,主城城主显然彻底关闭了入口。里面的情况,也只有里面的人才能知道了,在坐标不清楚的状况下,就是空间矩阵也无法启用。

一分钟过去,光柱还在。

而灰城已经成为废墟,也是第一座完全成为废墟的副城。

吾歌在上空和主城城主拼的难解难分,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突破这位主城城主的封锁。

无论怎么杀死主城城主,他总能再次出现。这样作弊似的能力,完全不是吾歌所遭遇过的。

当樊石不得不提前进行代权仪式时,吾歌的怒火彻底达到了极限!

“二阶解放!给我开!”

暴喝声中,吾歌身后无间洞开,猛然提升的权值瞬间震碎了一具具主城城主。

而在吾歌奔向下方时,一个不同于刚刚俊美男子的人挡在吾歌面前,拳剑相对,竟然不分伯仲。

吾歌感觉那一拳就仿佛整个黑暗禁区在对抗自己,甚至还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抵消自己的杀伐之力!

那股力量是什么,吾歌猜想是那所谓的天外物质。

荒在解除防御姿态后,立刻欺身到后方,居然不是第一时间针对秦妃,而是先要处决扶摇小队!

樊石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天权还在汇聚,不是这一瞬就能结束的。

而荒的第一目标,就是小明!

南正提枪根本刺不回来,而灵儿的冰空权杖也无法瞬息召唤出足够缠绕阻挡荒的冰链!

只有雷子,暴起的雷动闪速,得益于雷主的教导。

劫雷刃刀斩,只挡住了一瞬,就被撞飞了。但这一瞬,争取来了释放空间法器的机会!

蓝光闪过,小明已经身处另一边。

而秦妃转头看过来,扫视过这死寂的一切,默然不语,看着天空上碰撞的那个身影,眼神中除了愤恨外,还有怜悯。

既然非要有牺牲的话,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秦妃撒然一笑,你想要,那就给你,有没有本事,那就是你的事了。

指尖在空中滑过,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时间在这一刻犹如静止,只有秦妃一个人在独自舞蹈。舞动自己的光芒和一切。

然后化作纷飞的紫色花粉,飘散在灰城上空。

“你!”吼声从主城城主口中传出,这一刹的分神,被吾歌抓住,一剑劈落向地面,如若不是魔神之躯挡在吾歌面前,这时吾歌还能顺势使用弑神式,或许会有奇效。

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强制传送了,一同被传送走的,还有扶摇小队死人,唯有还在代权的樊石没有被传送。

这是秦妃选择牺牲自己后,对黑暗禁区以外的所有人的排斥。

但是拥有无间的吾歌,强行无视了这种传送,而且天外物质也很懂事的收缩了针对吾歌的力量。

秦妃已死,当扶摇小队出现在三号要塞时,托伊就明白了!

而这,其实也如她所料,如她所愿。

本不该来,又何必执念。

……

犹如翩翩蝶舞,来时纯净,走时妩媚。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