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乱战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643字
  • 2021-10-07 23:46:44

他是谁呢?

阿莱心中的危机感正是来自这个家伙,既然不是禁忌生物也不是人类,那他是什么,阿莱已然有数。

“我是谁?…真是一个久违的问题啊。”奇怪的生物用低哑的声音回答道:“我喜欢荒这个名字,是人类给我起的,所有人也都认可这个名字,所以,我叫荒。”

“我叫荒,一个不折不扣的阴险家,狩猎者!”

荒又一次重复自己,就像肯定自己存在的价值一般。

阿莱凝重的目光从荒身上,落到执法官的扇子。从来只将正面展现的扇子,如今终于第一次显示了它的背面。

恕子无期!

“你…”阿莱说不出话来,无数的质疑之声,最终只能讪笑回自己的一厢情愿。

执法官轻笑回应:“我怎么了?阿莱,我是在帮你啊!别挣扎了,只有拥抱死亡,我们才能相聚,不是吗?那些人,已经在轮回之中承受太多的折磨了,他们需要我们。”

阿莱沉默,他不知道执法官说的对不对,所以无从反驳。但是打心底里,他是认同的,倘若这不是阴谋的话,俯首称臣又何妨。

“我拒绝,如果你想完成你的愿望,那就来吧。”阿莱绷紧自己的拳带,战意正在喷薄。

执法官没有意外,这才是他熟悉的阿莱,而不是被轮回捆缚的呆板印象。可是天地之大,还能有什么容身之所呢?轮回已经是和家人们重聚的唯一选择。

羽扇伏落,扇动起的狂风自殿外御龙灌入。

连荒都止不住身形,需要尾钩钉在地面。只是荒似乎有些没兴趣,对于这两人的争斗,也颇为无感。

涌动的紫色血液透过墨绿的皮肤在缓缓流动。

熟悉荒的人都知道,这是它要暴起的准备,也就是它要出手了断解决战斗的时候。在它看来,这场站斗根本没有一对一的必要。

也因为荒的变化,有所留意的阿莱有些束手束脚,在龙卷中不是那么自如。

这时执法官冷声道:“荒!去办你的事,坏了城主的安排,你也没好果子吃。”

荒的瞳孔放大,显然是动了火气,不过阴险家最不缺的,就是理智,荒也知道执法官说的不是废话,只是它并不想冲在前面而已,收割才是它最擅长的事情。

当初冲在前面那一次,给予它相当大的阴影。可以说,万提斯一人促成了这个阴险家的彻底形成。

荒冷冽的扫了一眼这两人,也知道这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往事,但若是说会有什么暗地里的勾搭,荒是不信的。

他可是知道的,这位执法官为了达到目地,在主城城主面前,交换了什么,又是用了什么交换的!

所以荒走的很放心,阿莱必死,不会有任何意外。

而荒的目标,正是秦妃!

……

执法官扭头转向阿莱,手中羽扇翻动不停,狂风随着每一次扇动而鼓动。

“阿莱,你说,这世间的轮回,真假重要吗?”

阿莱不语,双拳交替轰出,振动的波荡在狂风中硬生生轰出一条路了。

在这条短暂的缺口中,吾歌箭步而出,一拳递出,牵动着灰城所有的力量,也包括还在屋内的居民们!他们的一切,如今,都奉献给了灰城,也自然是奉献给了阿莱!

他就是灰城的神!

阿莱这一拳,掀动的气势,足以压踏这一整座大殿,面对狂风龙卷,也是无懈可击。

一时之间,狂风尽数倒卷!

执法官面色不改,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一点点放大。这足以彻底毁灭他的力量,该如何毁灭呢?执法官微笑着思考。

思考的同时,在微笑和拳头还有一寸距离时,一声清脆的叮咛仿佛唤醒了沉睡的灰城。

转瞬间,就有哀嚎不断,传遍了整座灰城。传到了吾歌耳边,传到了秦妃耳边,也传到了大殿之内。执法官的羽扇横在拳头前,填上那一寸。

狂风再次回卷,而这一次,没有天地大势,没有灰城回应,没有居民奉献。

他不是神!

所以阿莱被推了回去,传透了大殿,飞出城外。

飞到了禁忌生物群中,却没有禁忌生物敢围上来,只有那些个投诚的家伙们,缓缓靠近这个,坚持了许多年的人,犹如一个跳梁小丑。

“怎么,响当当的阿莱,怎么变成这样一副光景了,真可怜啊。”其中一个执法官嘲讽道,丝毫不顾及什么。

曾经不可一世,被誉为最强的副城,最强的副城城主,如今是个什么东西!

连个啥玩意都能来吐上一口了。

阿莱从地上站起,嘴角没有血液流出,但是身体却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就好像供能不足,无法持续维持状态。

就在刚刚,阿莱清晰的感觉到灰城的痛苦,意志被撕裂成碎片的痛苦,而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只有天外物质!

而能够接触到天外物质的,也只有秦妃了。可怎么可能会是秦妃呢,阿莱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夹杂着魔神那令人发指的气息。

连一丝能够安慰的地方都没有。

早在当初,秦妃就将收集的天外物质碎片交托给两个人,而最后,这两份碎片也都归拢到一个人手上。

曾经的因,结出了现在的果。

阿莱心里苦啊。

灰城灭,就等同于摧毁了他心底最后的防线。

执法官从殿中走出,一步一步走着,盯着阿莱。

“如何?”

阿莱仰起的头低下,默默对视着执法官,这位曾经的挚友,战友和家人。

刀剑相向非本意,奈何贼不尽,血不流,空余百怨仇。

“吾恨天下皆贼!”

谁不恨呢,执法官也恨,可恨无用,这世界终究是落到了黑暗禁区,也终究是会被统治。

执法官举起羽扇,扇面的另一面写着,归来仍是少年。

羽扇轻轻落下,飓风也从空中铺落,不仅仅是阿莱被卷入其中,连同着那些投诚的执法官和大量的禁忌生物都被圈在飓风之中。

在飓风的风眼处,席卷了所有被波及的区域。无一例外的被吸扯向风眼。

而风眼处,屹立着的,是一道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幻影。

阿莱感受这飓风的撕扯,却无动于衷,在无数阻挡中,仍然投射来一道目光,平静的望向那个说不上恨,也不想再爱的男人。

他叫羽鹿,是我阿莱最后的家人。

羽鹿微笑着,轻轻说一句:我们该走了。轻轻踏出一步,踏到了飓风的笼罩之下,同样被撕扯向风眼。

这时候他们哪里还能不明白,这是赤裸裸的阳谋!

阿莱收回目光,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拳,拳带已经散开成飞舞的流樱,伤口的裂痕在这样的状态下犹如无物。

“吾以城主之名,灰城之令。献祭吾,与吾之灵魂,升腾灰城的意志为祭礼,埋葬于此。”

此为,遗志!

仰起的右拳,以遗志为最后的意志,燃烧所有,汇聚起来,在虚假与真实之间承负起如此力量,也必将遵从遗志,将毁灭降临!

阿莱的身体在快速消散,唯有那右臂还坚定不移的推动着,砸落!

阿莱彻底消散在飓风之中,连同飓风一起。

没有人能反抗……

也包括羽鹿。

灰城死寂,再也听不到分毫的哀嚎。

而刚刚接近秦妃的荒,也一瞬间被暴露出来,死寂的灰城,再也不能为它提供遮蔽了。

荒暴露。

主城,城主自然看到了那遗志。也感受到彻底死寂后,无法被接管的第九副城,灰城。

城主面色铁青,万万没想到阿莱会如此果决,而羽鹿是如此可恨。

在羽鹿看来,最好的轮回,就是在回忆里不停的翻滚,而不是在模子里不停的复刻。

正如他所说,我们该走了。

城主掏出来一团灵魂印记,而这印记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也在消散着吗?

气愤的城主捏碎印记,转身打开了限制,埋在血池中的魔神,猛的睁开了眼,一道毁灭光芒射向灰城。

宫殿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