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与虎谋皮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11字
  • 2021-10-07 15:44:32

作为母体煞魔,本该成长为最完美的煞魔,即使受制于人,那也算是一人之下。

可如今,损失了一部分的她,却再也无从补缺,那些稍微强大一些的禁忌生物都被丢到了血池里,母体还没有那个胆量开口,而城主自然也不觉得母体有这个份量。

所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碰上禁忌生物,吾歌是不打算放过的,一旦给这些禁忌生物放到外面去,资源的消耗会非常之快,争取时间什么的,都没什么意义。

吾歌提剑在手,暴步而出,笔直的刺入禁忌生物群中。

四散的禁忌生物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念头。没有成长起来的它们,更加相信的,还是来源于自身的本能反馈。

也只有煞魔才会挡在吾歌面前,只是仅凭这些煞魔,可不会有分毫的作用!

母体显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她将所有煞魔都收拢到自身,没有犹豫的全部吞噬掉这些由她分裂而出的子体煞魔。

而合众为一的母体,现在就犹如一个披着黑袍的鬼新娘,手中提着一把长达数米的黑刃镰刀。

挥扫间,都附带有煞魔独特的粉碎力量。

但是临近吾歌,这些激荡而来的力量就无法再近一步,在血色光圈中,以吾歌周身三米画圆,凝聚成实质的血光就是如今的全界。

这并不是吾歌的独创,但这表明了吾歌对全界的理解和运用已经达到了前人的顶尖层次,对天权的掌控能力近乎媲美了那些先行者。

单论杀伐之力,吾歌是绝对超过了权值突破九十的林国忠的。

而首当其冲承受这一切的,正是那只母体。

当吾歌九踏跃空时,母体才真正领会到什么叫威慑!被全界笼罩下,粘稠的血色完全限制住了母体的行动。

原本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也无从施展,即使如何努力,也无法彻底虚幻摆脱。

一阶全解放状态下,吾歌自信除了拥有完全形态的九级异兽,一般的王级异兽都无法从一阶全界中挣脱,当然凯撒和黑夜妖祸是全界也无法制服的。

凯撒的强硬从来不会在于自身是否被限制,而黑夜妖祸却是本就免疫物理伤害,所以即使是限制住了也不可能留得住他。

但是煞魔的狠辣于此时,也是毕露无疑。

死亡镰刀挥舞,上架格挡吾歌劈落的伏阙剑。直接被砸入地面,掀起不小的声势。

而母体这边却混不在意,反倒将镰刀刮入禁忌生物群中,收割着所有被粉碎光芒波及的生物,随之聚涌的死亡能量,不断增强着母体的力量。

这就是死亡镰刀,母体煞魔自身附带的本命武器,为死亡带来粉碎,让粉碎迎接死亡。

母体身为煞魔的疯狂,不仅仅是针对自己的族群,对于与之无关的禁忌生物自然更加无所顾忌。大肆收割着死亡能量,已经隐隐有汇聚成能量状态的战铠。

本就防御力出色的母体,如今再加上这样源源不断的战铠,局面只会更加复杂。

吾歌当即立断,放弃能强力限制住母体的三米全界,选择将全界彻底展开,压制所有区域内的禁忌生物,这样就能有效的限制住死亡能量的收集。

只是这样一来,母体就更加游刃有余了,游荡在全界之中,犹如飘浮无踪的幽灵一般。

真麻烦啊!

看着母体挑衅的举动,吾歌心里毫无波澜,这个时候,他们也该摸进去了吧。

灰城内。

悄然摸进来的几人,在灰雾散去后,显露身形。

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些被摸排过一遍的街道,只是少了很多恐慌的感觉。

第一次进入这里,他们一无所知的同时,还要时刻提防危险,而如今他们经过一年的特训,对于危险已经有足够的自保手段。

“走吧,直接去城主殿。”南正门如实说道,这是一开始就制定的计划。

樊石却有些犹豫,说道:“城主殿真的安全吗?”

“你是说…那位执法官?”小明有些不太确定,毕竟师哥也说过这位执法官,当时表明是可以信任的。

樊石点头,黑暗禁区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底色,没有人敢于肯定。

就是灰城城主,也不敢说完全可信。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总不能让师哥一个人顶着吧。”灵儿忧心道。

小明皱着眉思索着,然后看向樊石,显然也想不到除了直通大殿外,其他的方法。而作为提出异议的人,樊石应该是有对策的吧。

只见樊石掏出一个手铃来,轻轻晃动着,手铃发出的声音并不是清脆悦耳,反而有些沉闷闭塞,就好像是种沉寂了很久的老物件重见天日。

南正门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想来是和师哥有关。

当手铃晃动时,渐渐有特殊的香气弥漫开来,向着他们所在的地方汇聚,而且越来越快,就好像迫不及待想要包围他们。

而这股香气,他们自然也不陌生,想当初,在那客栈里,就曾经有些不堪回忆的往事。

几人难免尴尬的相视一眼,默不作声。

粉色的烟气里,逐渐显露出一个曼妙的身影,身着罗衣,步伐轻盈中透露着妩媚的美感。一举一动都能牵动着男人的心弦,尤其这还有四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雷子悄悄的咽了口水,装作视而不见的模样,竭力不让自己露出糗态。

樊石快步上前,拱手道:“晚辈樊石,见过秦妃姐姐。这是托伊姐姐交给我的手铃,说是能联络到您。”

秦妃白皙的手伸出来接过手铃,笑吟吟的看着樊石,问道:“你就是吾歌那家伙的学生?”

“是。”樊石自豪的点头。

“啧,可一点都不像他啊。”秦妃打趣道。

樊石只能讪笑,不敢接话。

如今找到了秦妃,就等同于完成了任务的一半。接下来怎么做,就需要看这位秦妃是如何想的了。托伊也交代过,如果秦妃不想走,那也不能强求。

以保证天外物质的安全性为首要目标。

得知吾歌现在正在外面和母体对战,秦妃倒是不多担心,但是对于现在是不是最好的出手时机,秦妃还没有拿捏定。

而城主殿那边,秦妃除了阿莱外,也无法完全信任。

甚至对于灰城本身是否还能保持自身意志,她都无法肯定回答。所以她才如此为难,这个问题交付给她,其实也是让她做一个取舍,有关自己命运的取舍。

秦妃不知道的是,她离开城主殿后的灰城,悄然发生了变化。

执法官掂着扇子,直面阿莱,而执法官的身后,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奇怪的身体构造仿佛是蹩脚的拼接,蜥蜴人的身躯却摆动着蝎子的尾钩,硬质的皮肤还嵌有鳄鱼一样的鳞甲,爪子细长的就像弯刀。

乍一看,阿莱还以为是禁忌生物闯进来了。

但是这种强大内敛的气息,却不是任何一个禁忌生物可以比拟的。

“你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