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凌寒的春日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044字
  • 2021-10-02 12:31:47

吾歌尚且明白,南夫子又何尝不清楚这一点呢。

但是南夫子却混不在意,对于死亡,生命古树的体会或许也不会比阴曹地府来的差。

当南夫子做出那个决定时,他就已经想到了有可能发生的这一幕,也有足够的魄力去坦然面对。只是对于三大精灵王中的命王,南夫子是有愧疚的。

因为命王从一开始就是第一批被自己塑造的精灵,而且也是最接近自己本质的。

但是越接近就越难超越,命王终其一生的成就也不会超过生命古树,甚至想要抵达生命古树的程度都有些困难。就更别替去解决魇残留的力量,只怕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

“你对她没有信心吗?”南夫子笑意盈盈,完全没有为自己担忧的样子。

吾歌摇头,他确实没有。

“没有,她在这之前,都还没有完全成长为死夜女王。”

南夫子认同的点头,不过他的观点却不一样:“但是即使不够成熟又能怎么样呢?成熟期的生命古树不也一样难逃一劫嘛。”

“拥有寂灭的死夜女王或许能给我带来惊奇吧,生与死的交汇,如果连这样的力量都不足以抵抗魇,那我也找不到什么好方法了。”

生命古树正在凋零,它的核心还没有被侵蚀,吾歌毫不怀疑,倘若生命古树不这样做,它应该是能撑得到百年之际的。

但是生命古树还是这样做了,正如南夫子所说,难逃一劫,不如放手一搏。

成全,本身也是一种解脱。

既然注定死在劫中,倒不如跳出劫去,选一个自己想要的结局。

这就是生命古树的意愿,吾歌只能尊重,而这虽然对死夜女王来说并不公正,但也是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

吾歌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离开了这里。

南夫子也望着生命古树,喃喃自语:“倘若她的劫,你难道还能袖手旁观吗?”

……

这一路上就再没遇到什么阻碍,即使是迷障之地,吾歌也没准备停留。

图莱还在沉睡之中,没有必要去惊扰他苏醒。

倒是经过了迷障之地时,智者魔图默默等着,他仔细想想,还是亲自来找吾歌吧,一方面是显示看重,另一方面也是表明此事的郑重。

吾歌远远就看到了魔图,虽然疑惑,不过没有太过惊讶,只当魔图是想了解些神明国度的事情吧。

魔图这边自然也是看到了吾歌,看到吾歌一路横穿禁地,却没有一位禁地之主敢于拦路。因为他们所有人在近距离的时候,都感受到了那股震慑的气息,而魔图只能先捕风捉影般猜测。

等吾歌临近,他才感受到那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他不仅更强了,也更加明白怎么运用这样的力量了。这不是强势,而是对力量的直观运用。

“你等我?”

吾歌缓缓降落到地面,直视魔图,也没有客套,毕竟赶时间。

魔图点头说道:“是,从神明国度动荡导致图莱有苏醒迹象时,我就知道你要回来了。”

图莱有苏醒迹象!因为神明国度的动荡!吾歌也清楚肯定和自己有关,弑杀魔神应该还没有这样的排场,唯一的解释应该是神佑了。

倒是没有料到凤的最高神佑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不过智者也还是智者,随口道出的一句话,就给自己这般启示,可见诚意。

吾歌也因此稍稍放下些戒备,目光也不再咄咄逼人。

“智者等我,肯定不会是为了专程说这些的吧。”

魔图笑道:“自然不是。我先说一个消息吧。我知道荒在哪!”

“黑暗禁区,这我知道了。”吾歌替魔图说出了答案。

有些错愕的魔图,显然此前也不清楚吾歌知道这一点,毕竟得到这个消息,魔图可没少往黑暗禁区里溜达,还遭到过主城城主的警告。

眼看这条信息就要没用了,魔图急忙补充道:“他当年受伤逃跑后就躲去黑暗禁区了,就寄居在第一副城里,估计黑暗禁区最近的动荡就和他有关!”

吾歌有些怜悯的望着魔图,吐露真相:“黑暗禁区的动荡是因为魔神被释放出来了,那位魔神是被剥夺权柄的蚩尤,而现任魔神撒旦被弑杀了,我干的。”

魔图震惊了!

接二连三的打击也就罢了,这一连串的消息委实惊讶到了他。

活了这么多年,魔图头一次觉得自己跟不上时代了。他老了呀!前线记者里都要被除名了。

吾歌放出后面的消息,自然不是无的放矢,他是想威慑那些禁地之主,想必魔图也看得出吾歌的意图,也不介意帮衬一帮。

魔图稳定心胆,在面对吾歌,无形的压力就上来了,忽然间就好像吾歌已经像图莱那般给予他难以摆脱的阴影。

弑神之威,恐怖如斯。

只不过这种威慑是基于面对面的,而图莱对迷障之地的统治是绝对成立的,无视距离,即使图莱在沉睡,这些禁地之主对于图莱都抱有深深地敬畏之心,除了陈默还能勉强无视外,几乎无一例外。

“那、那…”魔图颓丧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准备好的条件,再无法轻易开口了。

“那什么?我赶时间!”

魔图有些慌了,虽然觉得现在说有些掉价,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地领主查,和终日达成了交易!”

吾歌暴喝:“什么交易?”

“神权物质!……换,换一个消息。”

沉默,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此般压抑,魔图都感觉到自己有些承受不住了,本就驼背的腰,现在更加有些不堪重负!

吾歌冷漠问道:“那个消息是什么?”

“图存……”还没等魔图说完,吾歌就已经飞掠而出,只留下一句,条件日后再说。

其实魔图本就没有要提什么条件,这不过是和陈默做过的交易,只是相比起让陈默去转述,魔图现在更希望由自己亲自去告诉吾歌。

魔图怀中的血瓶还没来得及掏出来,就没机会了,只能等下一次了,不过想来会给吾歌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这一趟倒也值了。

……

春日到来时,如同凌寒般困惑。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