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再见生命古树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448字
  • 2021-10-01 21:45:53

新的一年,太多的人感慨不已。

和要塞的安稳欢乐不同,深度区197区依然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就仿佛查也好,神明国度的变化也好,都与其无关。

凯撒坐在一座山头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亲族有条不紊的生活节奏,他感到了安详。

一向好斗的他,第一次有了停下来原地踏步也挺好的想法。

闪瞬之间,火光闪现而至,撤去妖火双翼,吾歌站立在凯撒的肩膀上。

昔日的老对手,如今却渐渐有了差距。

像凯撒这样的异兽,打破瓶颈的难度不亚于人类脱胎换骨。捷径也有,但是选择捷径的异兽都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

骄傲如凯撒,自然乐意走捷径,也不甘心被困在原地。

他还在进步,只是进步的幅度却碍于进步的空间被辖制着。以至于吾歌现在看来,如凯撒般的王级异兽,在不久的将来中,很有可能会被淘汰出局。

吾歌眼中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凯撒现在都已经为安稳而感到舒心了,还能更进一步吗?

“你…真不想了?”吾歌顺势坐下,对着凯撒的耳朵说。

凯撒粗重的吐息喷薄,并没有搭理吾歌。即使知道吾歌现身了,凯撒也没有活动的意思。

吾歌转而看向黑暗禁区的入口处,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吾歌能感知到入口变的极不稳定,好像在排斥外界进入,但又没有完全排斥。

这让吾歌心中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凯撒站起身,带着吾歌走近了黑暗禁区入口。然后面对着幽深的洞口,不发一言。

离得近了,吾歌感知到的东西也更清晰起来。他从中看到了两种纯粹的力量,彼此分明的同时却也相互共处。

这时候吾歌就意识到了问题,其中一股气息吾歌能肯定是属于魔神的。

那另外一股,除了所谓的主城城主外,吾歌也想不到还能是谁。

根据秦妃和托伊之前所说,她们放出来了魔神,也惊醒了主城城主,让两者彼此倾轧。

本来是希望要么干掉主城城主,要么拖延他疗伤的节奏,争取时间。不过显然前者希望不大,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后者。

只是现在看来,被剥夺了权柄的魔神长久战中根本不是主城城主的对手,只怕现在那位主城城主已经将魔神磨灭的差不多了吧。

但是拖延时间的意图确确实实是达到了,主城城主疗伤加上吸收魔神的力量,所需要的时间却对会是一个相对漫长的时期。在这个时期中,那位主城城主相必也很脆弱。

吾歌心中有了计较,对凯撒说道:“过些时日,我再进去看看吧。”

忽然想起什么,吾歌问凯撒:“这些日子里,你进去过吗?”

凯撒瞥了吾歌一眼,沉声道:“没进去过。但是我看到荒了。他不出意外的话,是躲在里面了。而且躲了很久,之前的好的也差不多了。”

“荒?”吾歌回想起它来,杀意就克制不住。

“对。你走半年后,他从这里出来的,但是他是否被黑暗禁区接纳我不清楚。不过他敢躲在里面这么久,肯定是有些蹊跷的。”

琢磨凯撒的信息,吾歌的关注点却不在荒身上,对于半年这个字眼,吾歌敏锐的把握到时间的落差。

在神明国度中的时间观感也不过三个月左右,而这边却已经过去了至少半年。

吾歌不禁问道,“我走了多久?”

凯撒狐疑的看向吾歌,说道:“一年有了。”

一年!

相当于四倍的时间跨度!这是吾歌也没办法预想的。

这不仅仅是意味着吾歌如今已经25岁了,也表示了这一年中必然发生了很多事情是吾歌无法接触到的。

现在重回要塞之中,获取信息才是当务之急。

吾歌告别凯撒,飞一般赶赴要塞。

而在深度区197区的凯撒,转过头来,依然默默的注视着黑暗禁区。

但是凯撒的厚重坚实的手掌,却一点点抓向黑暗禁区的洞口。

奇异的是凯撒的手掌并没有被入口接纳而穿入,反倒在混乱中积蓄力量反抗着凯撒。而凯撒的手掌也确实是无法更近一步了,它的力量只能维持到这个地步,想要捏碎这么一个入口,光是力量显然是不够的。

在凯撒掌心,开始浮现金黄色的光芒,这光芒并不刺眼,却带着令人无法直视的恐慌。

裁决之力。

在裁决面前,没有任何物质,没有任何生命存在形态,也没有任何能量可以幸免。

黑暗禁区也不行。

入口在裁决的压迫下开始收缩,直到收缩成一个小球形,仿佛凯撒轻轻一捏就可以捏爆了。

但是凯撒松手了,它只是单纯的想试一试而已,更何况吾歌说他还要再来的,这么捏碎了多不好意思。

如果不是吾歌着急忙慌的走了,这一手绝对是会震惊到吾歌的。

凯撒是除了贝隆外,第二位成功感悟到天权的异兽,但是贝隆是抢夺过本源的,凯撒是实打实全凭自己的体悟。

它已经算是彻底迈入了九级异兽的层次。

作为杀伐冠绝第二的裁决之力,即使凯撒还没有迎来生命形态的蜕变,也足以抗衡任何一位九级异兽。

这也难怪即使是荒,都没有破坏这里占为己有。

……

疾风而过,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全力赶路的吾歌就来到了深度区193区。

直接闯入生命古树的领地,自然是冒昧的,不过赶时间的吾歌也讲究不了这么多了。一日当年的林国忠,强势的需要苍和查都退避。

甚至连林国忠要去神明国度都不拦,巴不得他赶紧去。

感应到外来者的南夫子浮现在树冠上,满眼戒备的看向吾歌。等到确定来人是吾歌时,才惊异于吾歌现在的变化。

在他身上,南夫子感受到了很多老朋友的气息,有曾栖息于自己树冠的凤,有曾在自己树下浇水的河伯,还有在自己树下获得过认可的司命……

只不过这还不是最让南夫子惊讶的,毕竟吾歌去了神明国度,只要没死,见到这些神明还是很正常的。

但是那股独特的凛冽杀意,缭绕着,却让生命古树都为之震颤。连侵蚀着生命古树的魇,都收敛了几分。

源自弑神的反馈,也是弑神式,断神的第二个作用,震慑和压制。

弑杀的神明越多越强,吾歌积累的杀意和气势叠加的越强。仅仅只是第一层,就达到了这样的层次,可见一斑。

“你、你…你杀了谁?”南夫子颤动着发音。

吾歌默默看向南夫子,显然没想到他能一眼猜到自己弑神了。对于弑神式带来的反馈,吾歌还没有特别明晰的感受,又或者这种变化被凤连带着烙印在经脉中。

“魔神,撒旦。”

南夫子泄了气般,轻松许多。对于魔神,南夫子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就算是蚩尤当年也没在他这里掏到好。

“那就好,那就好。”

吾歌无语,好家伙,还带看人的。

望向生命古树的深处,他现在已经能够感受到死夜女王的气息了,因为现在死夜女王的生命气息已经比现在的生命古树强了,这说明要不了多久,死夜女王就将以新的生命形态问世。

只是那时候,残破的生命古树,还能活的下来吗?

或者说,苍和查,还想要生命古树这么安稳的活着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