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又是一年春关到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09字
  • 2021-10-01 11:04:02

吾歌离开凤巢后,就沿着泰山岱宗夫的指引回程。

再一次见到那座虚幻的高山,心情都变得复杂许多。也不是所有神明都能像河伯和凤那样置身事外,拥有起码自保无忧的自信。

对于岱宗夫来说,可能保全五岳就是他最大的尽力了吧。

吾歌轻轻将魔神撒旦尚且还没有焚尽的头颅放置在泰山脚下,他要当着岱宗夫的面,将魔神撒旦化作一捧泰山脚下的灰土,永远被丈量在地底。

花光映照,吾歌的面容坚定沉稳,没有神明去阻挠一个不过将要25岁的男人。即使这样的惩戒对神明来说,是难以容忍的。

做完这一切,吾歌向那九千九百九十九阶上深深望了一眼。

他不知道岱宗夫是否还撑得住那一口气,也不知道他对自己的作为是否认同,但可以明确的是,他问心无愧。

罪印也好,祭奠也好,吾歌能为人类做的,还在做着,能为自己做的,可能做不了多少。

钟晨暮鼓里,他独自远去。

回程的路上,依然是没有方向感的路途,只是吾歌比来时,多了些前辈,多了些运气,也多了一位朋友。

司命遥遥的看着吾歌,弑神时,司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当年在神明国度初具规模时,就有不少神明陨落,圣兽玄武不也死了嘛,再之后还有暗幕,还有大魔神蚩尤违背誓约,都直接或间接的导致一些神明陨落。

如今死的不过是一个人人喊打的魔神撒旦,没什么好惊讶的,也没什么好赞扬的。

有一说一,真他娘的痛快!

吾歌表现的越强,就越说明人类的决心越强,这不仅能让很多神明重新思考立场,同样也能说明司命的真知灼见。

低调了这么久,总算是借着东风扬眉吐气一把。

只是对于吾歌将魔神撒旦祭奠在泰山脚下,司命还是有些看法的。他一直觉得五岳更多的,还是不作为,他们倾向于自保的意图要远远超过倾向于人类。

甚至在这自保其中,也不乏利用的嫌疑。

但是司命并不准备戳破,因为五岳确实也没做错什么。倘若魔神撒旦第一个针对司命,只怕司命也不会有如今这番闲心了。

等到吾歌跟着司命的坐标,重新回到这片村落时,就连吾歌自己,对于时间的概念,都模糊起来。

好像很久,有好像不过一个时辰。

实际上,当吾歌完成这些,神明国度外已经匆匆两个多月过去了。

这就是虚空破碎后,魇的扭曲导致的结果,神明国度的时间刻度正在逐步逼近时空长河。

等到神明国度完全和时空长河的时间跨度一致时,也就意味着虚空的彻底崩塌,世界死亡的最终结局也将无法更改。

这一切,司命也并不是完全知晓,所以只是将自己猜到的部分讲给吾歌。

一路上,吾歌和司命相互交换了一些信息。

吾歌知道了神明国度如今的大致分布,也大致清楚了当下神明的存余。

不下二十位。

虽然并非都是最强状态,但也还是具备本源的神明啊!

这一下子也让吾歌感到了沉重,只能寄希望于阴曹地府,拥有十殿阎罗的他们,兴许是能震慑住一批神明的。

司命将吾歌送到暗幕前,看着吾歌熟练的劈开暗幕,随后出手愈合暗幕的裂痕。

“暗幕比之前要薄了很多。”司命喃喃自语。

……

走出神明国度,没了那份压抑沉重的氛围,连同大地的气息都是这么亲切感人。

是的,从神明国度刚一出来,吾歌就看到了一位迎接他的老朋友,查!

不过来的依旧不是真身,或者说连算个分身都很勉强。

那是一只完全由岩石聚合而成的巨石人,看着挺唬人的,实际战力比之八级异兽都有所不如。

倘若不是查如今需要聚拢力量,应该也用不到这样方式。

吾歌倒也不介意查的出现,说道:“怎么?在这里欢迎我。”

石头人瓮里瓮气的摆着脑袋,在确认是吾歌本人后,就不发一言的离开了。

看到他坐出的印记,只怕也等候了很长一段时间。

吾歌也没有为难他,现在查也知道自己回来了,那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存在已经开始动身准备了。

时间紧,吾歌双翼展开,飞掠而过。

……

三号要塞。

将近年关前,张罗的红灯异彩相比前年是要精彩不少的。

或许是因为想要庆祝这一年的相安无事,或许是因为想要庆祝特殊部队加训归来,或许只是为了欢愉而庆祝。

韩明煦如今的安检部已经并入了监察司,现在他是监察司的司长,手底下少说也有几百号人。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韩总司要提拔韩明煦了。

至于韩明煦有没有本事往上爬就得看他自己了,对于这种放权提拔的事,三号要塞是不排斥的。只要你能力足够,能服众就完全没有问题。

韩明煦带着人给各家各户监察安全措施,其实也是再一次的排查猫腻。

明面上这一年确实是没什么大事发生,但暗地里的故事,可一点不比那些大战来的轻松。光是拔除暗线暗桩,都耗费了足以装备数十个小队的资源。

而这还不算完,反侦察反排查更是斗智斗勇,在五号要塞的暗线也是损失惨重,终日那边更是彻底断绝了联系,就好像整个终日变成了一个禁区一般。

其实对于终日突然的变化,韩非是很想解决的。但是如今手忙脚乱的明争暗斗,让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推平。而仅仅只是派出部分军队和任务中心的小队,是不够看的。

而且天空之城最近的活动是越来越嚣张,就连天空领主苍对此都无动于衷。

而韩非如今在第一军区,正在和烛老谈话。

这一谈,就是一天过去了。

年关悄然而至。

灯火通明的要塞,有着难得的安宁,就连监察司这时候也难得的放了一晚上的假。只有一些无家可归的浪子,还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

韩明煦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俯瞰要塞,有那么一点疲惫上卷,又有那么一份成就感翻涌。

他再也回不到那个韩胖子了,毕竟现在都叫他韩司长嘛!

能叫他韩胖子的人,走的走,忙的忙,还有一个生死不明。

韩明煦掏出一根烟,在普通百姓里常见的那种,点上轻轻递到嘴角,抿吸一口,缓缓放下吐出烟圈。

曾几何时,他还是个少年…

家属院里,师娘,托玥,樊石,南正门,雷子,小明,王夫人,灵儿,齐聚一堂。

又是一年春关到,满堂春彩何处扰。

远行客前明灯照,来时风烟异乡吵。

静谧的大厅里,等来了午夜的钟声,却没等来最想见到的人。欢喜在别处喧闹,牵挂在酒窖里不知飘散何去。

师娘照例的说着新年的祝福,说着大大小小的故事,只是故事的主角,从来不会是吾歌。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