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最高神佑,如凤相随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73字
  • 2021-09-30 17:42:12

“凤前辈说的是,是晚辈唐突了。”

经过短暂的错愕,吾歌也还是能够理解凤的抉择。

凤缓缓仰头,金红色的羽翼舒展开来,顿时将周围的火焰吸收干净,而羽翼上逐渐升腾起的火焰,跳动着灵性的闪光。

“生于斯,死于斯。世界终亡,我无心求存,你们人类想要做争渡的船,只是那个过河卒,又何必是你来当呢?”凤仰起来后,俯瞰吾歌说道。

吾歌昂首直视:“此生不过百斤重,旦付万古千钧同。”吾歌作揖,不卑不亢:“此为晚辈之志。利用也好,安排也罢,我想通的时候,就不是什么过河卒,而是摆渡人。只是我我要摆渡的,是世界的亡魂。”

“人类,都当如此之时,何愁没有追随者?”凤说。

是啊,人类如果都是这般慷慨大义之辈,也不至于抛弃这么多信仰了吧。

吾歌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人性就是这样,不可控也就意味着拥有哪怕一丝的奇迹。

凤见状长鸣一声,声音贯彻九霄,回荡在神明国度的上空。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火焰凝聚的光影,化作凤的模样。

而这光影也同凤一般俯瞰而下。

吾歌迎着这巨大的压迫感,和凤对视,虽然不解于凤的表现,但是这个时候,带着弑神的凶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吾歌退却的。

“准备好了吗?”凤没有波澜的声音传来,却让吾歌有了明悟,就好像理解了凤要做什么。

于此同时,神明国度的大地下,无数地心的热量就犹如受到了感召一般,透过层层阻碍,引导向凤巢,从裂隙中汇聚。

远处的朱雀遥遥看着这一幕,却产生了深深地无力和哀鸣,因为凤的存在,朱雀先天就被压了一头,和同期的青龙白虎玄武相比,朱雀要弱很多。

如果不是分食了玄武,朱雀可能会成为撒旦的首要目标。

这样强大的力量,是朱雀一生的追求,而如今却只能成为奢望。只要凤活着,火焰的主宰者就不会是它朱雀。

而朱雀,它没有挑战凤的勇气,所以它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奇迹,由凤来施展。

地热凝聚到凤的虚影上,而虚影变的愈发凝实,正在趋近于纯粹火焰形态的凤。而且地热汇聚的速度,远比虚影吸收的还要快,就好像是在争先恐后的赛跑一般。

作为奇迹的见证着,吾歌知道,这会是自己收到过的,除了小世界外最深厚的大礼。

最高神佑,如凤相随。

凤影仿佛吸收了足够的地热,不断盘旋在上空,而这时的凤还保持着昂仰的姿态,这意味着凤影从某种形态上来看,已经脱离了凤自身的掌控。

在大地的深处,躁动不已的不仅是那些地热,还有躁动不安的大地领主查。

不受控制的地热以大地为传导体,给查带来的伤害可不是一星半点。简直是在地锅里不挺的洗刷,让查没有办法继续安稳的躲在这里。

而且查还担心,这样的动静会惹火沉睡的那位。

“玛德,这个疯婆娘!”

疯婆娘指的就是凤了,只不过查也就是在自己这里骂一骂了,当着凤的面,就是青龙也是要收敛几分。

不过查的担心还是多余的,因为凤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把一切都卡在线上,等到凤影彻底凝缩到自己的大小时,就结束了拉扯地热的感召。

这时地热的躁动明显降低了很多,只是还有些已经冲入地表的热量彻底变成了无头苍蝇,给很多神明带来了不适的体验。

碍于凤的威名和吾歌的弑神的凶名,才没有神明表达不满。

而这些多余的地热,也只能白白便宜朱雀了,可惜即使这些地热给她也是不中用的,因为等凤陷入假寐时,这些地热会自发的前往凤巢而不是南方的雀巢。

在所有神明的瞩目中,那头纯粹的火焰凤影俯冲而下,带着回荡的凤鸣冲入吾歌体内。

如凤相随。

这是凤的祝福,也是最高神佑。

做完这一切,凤就再一次坐落凤巢,闭目休憩,剩下的就都不归它管了。

当凤选择这样做的时候,是真的没有出乎吾歌预料,而吾歌也正是抱着期待而来的。虽然没能按照预期获得凤的助力,但是这样的庇佑又何尝不是一种给予。

只是做到了这份上,也正是表明了凤是不会掺和其中的。

吾歌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体内的每一条经脉中都涌动着丰沛的热能,而且没有丝毫的逸散。

现在的吾歌完全就是行走的地核武器,一旦引爆产生的毁灭性,足以波及整个神明国度。而且吾歌还看到,在无间中,那个蔚蓝色的小世界外,有一只迷你的小凤影盘旋着。

看似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可又充满了不一样的变化。而这份变化又将带来什么样的冲击,是两位当事人也无法预料的。

吾歌看着陷入假寐的凤,默默拜别。

他已经没有任何需要多问的事了,凤也没有任何需要他回答的了。

离开凤巢,一路上所有受到凤庇佑的生物对他都充满了敬意。

因为吾歌是得到了最高神佑的人啊!

我因你而始,也将由你而终。

深度193区。

生命古树的内核中,蜷缩在其中的死夜女王,眼睫毛微不可察的动弹着。

在持续不断的蜕变中,她似乎窥探到了什么让她感到悲痛的事情。差一点就要打破生命古树为她创造的安全空间。

还好南夫子一直守护在一旁,才没有让最坏的结果发生。

而透过生命古树和死夜女王的链接,他也稍稍看到了那一幕的些许信息。

而仅仅只是这些许信息,就差点要了他这条老命,整个生命泉水都涌动向这里,才平息了南夫子不稳定的生命状态。

“呼,怎么会这样?”

不安和不解同时充斥在南夫子心中。

……

深度179区。

图莱宛如苏醒一般,晃动不止,惹得整个迷障之地的所有生物,哪怕是禁地之主都惊恐起来。

不过动荡持续片刻就归于平静。倒是智者魔图,若有所思的望向神明国度。

他有一种直觉,一定是神明国度之中发生了什么不可琢磨的变化,才会导致图莱都有所感应。而且他还坚信,这份变化和吾歌脱不了关系。

只恨无法亲眼去看看,这对一位活久见的智者,是最大的折磨。

魔图掂量着手中的血瓶,混浊的双眼中,闪烁着思考的光芒,然后缓缓将自己隐没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