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拒绝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610字
  • 2021-09-29 13:46:39

有幸目睹这一幕的观众,也并非都是与有荣焉的。

在很多人都还使用着研究院研制的配套武器时,他们却已经拥有了为自己量身定做的灵能武器,这要是说不眼红,肯定是假的。

但是这种东西眼红是没有用的,扶摇小队能有今天的换装,也是因为有南宫正的积累和吾歌的联动。

因为这样一位成长起来的五档代权者,做出要扶植他们的决定,才会让要塞觉得,这不是荒谬的玩笑。也正是如此,他们才会被视为新生代准代权者,才值得三大要塞的资源倾注。

在末日纪元历史的记载中,培养最多代权者的,还是林国忠。

他一个人教导出三位代权者来,而且全部是由他自己一人来完成所需要的王级异兽的兽血。没有兽潮发生,他就打到王级异兽的领域去。就连查和苍,对此也是保持了默许的姿态。

一个代行生机与赐福天权的代权者,在权值超过八十五时,就几近于生命古树的最强形态了,是很难被杀死的那种。

所以无论是查还是苍都不愿意耗费力量,去对付一个寿命有着上限的强大人类动手。这就和他们觊觎生命古树,却从不敢过于逼迫生命古树的根本原因类似,代价让他们觉得并不值得。

而林国忠在的那段时期,也是人类彻底稳住跟脚的时期。

只不过林国忠并没有继续培养代权者,并不是他不行,而是过多的窃取天地权柄,会导致很多问题。

天地有缺,就会失去维持天幕的力量,同时也会被莫斯掠夺。而另一方面,代权者有强有弱,难以避免的会面对死亡。

倘若是正常的死亡,天权权柄回归天地,那自然是好事,可一旦是在战争中死亡,就会被异兽夺权成为打破九级限制的钥匙,又或者被莫斯污染,从而加大天地有缺。

只是现在的局面已经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了,尽可能的增强人类的实力才是如今的主要目标。从各方面条件来看,扶摇小队的几人也是最合适的人选,即使旁人再如何眼红,也无可置疑。

这边庆祝的欢愉还在继续,凛冬要塞内,先行回来的城主,却被人摸进了房内。

城主稍稍有些虚弱的驼了腰,但没有什么惧意。这倒不是因为对方没有杀意,而是在这里对他动手的人,也不会平安无事的活着出去。所以聪明人是不会选他当目标的。

“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那阴影之中,城主也无法确定来者是谁。但有这份神出鬼没隐匿能力的人里,除了最高指挥官外,城主也没认识几个。

当然说认识也是过了,实际上很多年来,最高指挥官都没怎么和凛冬建立过牢固的联系。

这不只是因为如今要塞发展的格局重心转向了三号要塞,还有一部分原因出自凛冬本身。太多的秘密被深埋其中,就连城主都无法完全知晓,所以又如何能取得最高指挥官们的信任呢。

相比起后起之秀,国之重器。凛冬不得不将自己低调起来,只有这样,才不会遭到其他要塞的侵蚀和反噬。尤其是经历过动荡分裂之后。

而国之重器因为建立之初就没什么隐秘,就算有,联合会议最初的那批元老也都了如指掌。

现在面对极有可能是最高指挥官的拜访,城主李道长反倒是有些想开了,无非就是百年之期将近,是时候袒胸露乳,深度交流一下了。

坐在阴影中的不出预料,正是最高指挥官七哥。

只不过这次前来的只有他一个人,托伊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严格说起来,七哥和这位城主打过的照面还不少,只是交流确实不多。作为上官疏云时,肯定是有过联系的,但是作为最高指挥官,七哥和李道长之间,着实生分的紧。

鉴于此,七哥也就不客套了,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诉求。

“你也应该猜到我是什么身份了,我想见那位领主,你知道是谁。”

结果七哥还没等到李道长思考,就被一口回绝了。

“不行。我不管你从哪里知道领主的,但他不会见你的。”李道长回答的异常坚定,这种态度让七哥都无法理解。

毕竟双方也应该算是盟友。

七哥沉默,根据福伯的指示他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见一见那位神秘的领主。但现在似乎连城主这一关都过不去。

“为什么?”七哥还是想知道原由。

李道长坦然回答:“因为领主确实不想见,仅此而已。”

七哥站起身来,这种高度和李道长刚好对视。而阴影里这双眼睛,清澈中带着压抑,还有不解。

一如曾经那个下棋的白衣少年,与领主对弈三局。

虽然三局皆败,但无一不是拼杀到了最后一刻,甚至有几次城主都提心吊胆,生怕那少年没有眼色。

只可惜没有眼色的少年终究比不过领主,城主那番担忧实属多虑。

如今再次见到这双清澈分明的双眼,有那么一晃忽,仿佛他真的还活着,就在自己对面。但是那种感觉又只有一刹,就被打破了。

影大人突兀的出现在城主身边,对着七哥说道:“你们是见不到城主的,如果想知道什么,就让吾歌来。”

七哥怔然愣了片刻,虽然还是不解,但那种压抑已经消失了,只要肯说,谁来都一样。

“好。”七哥拜别两人,打开空间裂缝就离开了。

而城主也从恍惚中醒悟过来,等待他的,是领主托影大人传达的话:斯人已逝,追忆莫强求。

……

神明国度。

吾歌拜别炎黄二帝后,就出发奔赴最后一个目的地,凤巢。

干裂的大地有别于废土,坚实的质感就好像是本来就如此。而裂隙之间,还有从地热中散发的高温,时刻温养着这方大地。

这是凤的领地,栖息之所。

在这里,吾歌所难感受到的亲切感几乎遍地都是,这里甚至还有火灵树和一些火系的独特异兽。

这也是吾歌在神明国度,第一次看到神明领地存在非神明的生物。

只不过这些生物的级别显然不太高,尽管生活在高辐射的区域,但被神明的神性压制,进化的积累也不足以克服这种压制。也正是因为如此,它们才得以在这里继续生存。

吾歌穿过火灵树群,绕开那些小族群的生物,进入核心区域时,却被两只巨型的火螈拦了下来,它们并不希望吾歌过去。

因为里面休憩着的,是这片领地的主宰,凤。

但当吾歌展示出妖火时,火螈从中嗅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独属于凤的福佑,生长在这里的每一个生物对此都异常熟悉。

最后他们放行了。

踩在裂土上凸起的路,吾歌缓缓向前。

这里的气息没有那么燥热,温和的犹如被火焰气息包裹的温泉,只是稍微停留那么一阵,就能通透的直达脑门。

在路的尽头,是由岩石堆砌的凤巢,而凤巢内匍匐休憩的,正是凤。

在凤巢周边,还有截留的生命古树树枝,树枝上挂坠的,是源自河伯积蓄的纯水。

当吾歌靠近时,凤才有所动静,沉重的眼皮耸拉着,只睁出来半只眼,就好像和吾歌谈完,还要继续回笼觉。

“吾歌谢过凤前辈。”这是对吾歌福佑的感恩,虽然也曾给予自己折磨,但至少保住了自己的命。

凤对此轻轻啼鸣一声,也就表示了认同。

紧接着,吾歌表达了希望凤能帮助人类的请求时,却遭到了凤的拒绝。

“吾歌,我只是意外的出现而已,人类的生存灭亡,都将由你们自己主导,我又何必掺和呢?”

凤这样说道。

所以,凤这是代表了那些神明,站在了中立的立场上,吾歌也没有试图改变凤的看法。

能够中立,本身就是很难得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