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炎阳土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739字
  • 2021-07-18 17:36:20

有惊无险达成目地的樊石并没有感到轻松,入侵到一只五级异兽的攻击范围,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

樊石在赌,赌这只红腹焰雀的高傲不允许其他异兽再接近这里。事实证明,樊石是对的,焰雀张开羽翅,红色的羽翅带着翎羽以它独特的方式震动,焰雀仰头鸣啼,本来蓄势待发的两只邻近五级异兽又趴了下去,它们似乎也不仍为连二档巅峰都不是的樊石能对抗焰雀。

但樊石也是错的,这只焰雀高傲但不是自大,那两只靠近的四级异兽本来都已经要放弃,却被焰雀下一声啼鸣唤了回来!包抄,堵死樊石的退路。

樊石缓缓吐息,局势终究没有完全按照他的计划来,但没关系,只要没有其它的五级干预,樊石并不介意多两只四级异兽,虽然会有点麻烦,但他又不是以这两只四级异兽为目标,没必要杀死它们。那么现在樊石的目标和境地就很明朗了。

还得再等等,樊石心里想。他不能先出手,除非这只焰雀真的放任这两只不入流的家伙逼近他。果然,在距离火蜥百米的时候焰雀动了,周围的火属元素再也不受樊石影响的流向焰雀身旁,只见它张开的羽翅向内扇来,几团聚合的火属元素形成火球般射向樊石,但不仅仅是樊石,倘若火蜥再前进一步,脚前那个还冒着火的地方,就是它的爪子了。

来了!早有防备的樊石显然不会栽在这上面,左右横移,闪烁在每一个火球的间隙。准确的来说这种威力不小但加速极差的火球对于樊石来讲,也就够热热身。他的基础训练可是有五百米内连续三分钟躲闪子弹。现在,两百米都没问题!

但如果樊石就此小觑这只焰雀的话,就太大意了。这只焰雀的族系严格来说和那位火属至高是有些渊源的,其族系的王级异兽———八级焰羽雀,天羽;是被“凤”所认可的。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这只焰雀最低也会成长到六级,大概率是可以成长到七级的。那么火球就不是简简单单的火球了,在火球正处于高密度迸发时,一支支翎羽如利剑般,或直穿火球带上高温,或沿着火球下侧混淆视听。

是暗器!樊石无力吐槽到,因为一支翎羽已经刺入左胸口了,还好贴身也有一层五级岩甲贝隆褪去的壳做成的内甲。不然只这一下,就足以让樊石放弃后续的计划。

吃过亏的樊石显然更加谨慎了,他开始试着摒弃视觉,依靠大地传来的感知和空气振动去预判即将到来的攻击,在付出一些伤后,樊石越来越得心应手。而借此,反复横跳里樊石已经向前了很多,离焰雀只有三百米多,几乎只要一次突袭就可以靠近它五十米的近身范围。

但这只焰雀显然注意到了这点,竟不后退也不改变攻击方式,甚至隐隐有向前跟进的样子。将这些尽收眼底的樊石心里一沉,要硬闯吗?与其在这里消耗体力躲避攻击,主动出击也许达不到近身的效果,但也能打破现在的僵局。

不只是樊石惊讶于焰雀如此不计消耗的保守打法,之前趴下的那两只五级异兽也有些不太理解,在它们眼里,焰雀可不是一位法师啊!而樊石显然不可能预知到这一点,缺乏和大多数异**手的经历,这让樊石在战术和打法上有很大的未知性和漏洞!

再等等,再等等,低于三百米了…突然,樊石瞳孔一缩,二百五十米不到,是陷阱嘛?这突然下降的距离绝对不是出自樊石之手,那答案只有一个,那只焰雀在故意拉进距离,这是为什么?

瞬发性的大招嘛?还是别的什么?樊石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但他拿不准。

不管了!都送上门了,没道理不要,先试探试探。在两百米左右的时候,樊石在躲开一支翎羽时,猛然发动突袭,一丝细微的爆炸声传来,离音爆还有些差距。转瞬樊石就已经到达焰雀脖颈的下方。

奇怪的是,它像毫无察觉一样继续向着两百米外射出火球。樊石来不及多想,机会已经有了,哪怕是陷阱也得试试才知道。

吾歌就很头疼,这师承的“试试”还真是,一门真传啊!

这只有两米多点的焰雀在樊石眼里显然不是什么庞然大物,要知道十几天前那只凯撒足足几十米高,而那还是它为了在低深度区减少消耗有意缩小了体型。樊石毫无畏惧的,以左小腿为轴,扭身半圈蓄力一击,一道明晃晃的刀光出现在樊石手上,一把匕首!

此时已顾不得回看樊石何时掏出的武器,因为本来毫无察觉的焰雀,自如的停止了火球的操控,流畅的连延迟都没有。那施法呢?已经蓄力攻击的樊石留意到了,要放大招了吗?会来自哪?

一击划过焰雀相对脆弱的下方,一道不是很深的伤口传给焰雀难言的苦痛,它已经很久没受伤了!结束攻击,想要稳住身形伺机而动的樊石还没发现,在他现在视野盲区的右臂处,一条带着三根有着金丝翎羽的尾巴横扫而至,巨大力量联动惯性在只有几米的范围内,就是极致的速度,感知到危险的樊石来不及以任何手段躲开它。

只好回身横臂格挡,用匕首抵御锋锐的翎羽。巨大的冲击没有丝毫停顿的把樊石拍向来的地方,但焰雀正要示威的啼鸣却硬生生的止住了,因为本该拍飞的樊石出现在了他不该出现的位置,焰雀左前方,腾空。

而之前樊石受到袭击的位置还有几道不明意味的长痕。避开了攻击的核心区域,再借用大地的力量刹车,不,可能还要加上匕首,还有另一只手。而代价就是右臂短暂性麻木失去知觉,左臂从臂膀下方流出鲜血,左手显然也有伤口。

而如此惨重的代价却没有让樊石就此放弃后续计划,又或者此时状态不太好的樊石在大脑短路的情况下以一种本能在进攻。下一秒,手起刀落,一道足有之前两倍深的伤口出现在焰雀脖颈,在致命的地方打出了出血的状态,可惜伤害并不够致命,这只隐隐有向六级进发的焰雀已经在脖颈处长出一层羽毛来保护。

樊石还有机会吗?答案是有的,因为他还没有放弃,仿佛燃烧出火的双眼呆滞中渐渐恢复灵动,一次又一次凭借本能躲避焰雀的攻击,羽翅,翎羽,尾巴,火球等等。而樊石没有那么多体力可以继续消耗了。

他躲开羽翅,趁着羽翅的张开,他突袭到羽翅遮盖下的腹部一侧,却没有继续使用匕首,因为它已经在躲避中被击飞了,连带着留下许多痕迹在内甲上,衣服更是破破烂烂。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樊石的意识已经恢复了部分,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老师之间演示的时候所感受的感觉,但只有一下,它没有像之前那样如同漩涡一样深深吸引樊石,而是吞吐般吝啬。那一刹的美妙是樊石直到现在才恢复身体掌控的原因。

他一把摘下火心石,攥在手心,骤然间,空气凝固般一滞,本来聚集在焰雀身旁的火属元素突然躁动,然后以樊石右拳为中心,三百米内的火属元素扫荡一空。而紧接着挥拳的樊石右臂整个被一层岩层石化,拳头处剧烈的高温令石化都出现了红烫的润色。拳头附近的空气都出现了真空现象。

这一拳死死地打在焰雀腹部,哪怕羽毛都没能做出有效阻挡,但樊石并没有收拳而出,反而双腿以地为支撑,骤然二次发力,右拳拧动,随着一声低呼:“炎阳土”,崩裂的石化皮层混杂着火焰螺旋般刺入焰雀内部。内脏等绞痛的感觉让焰雀哀鸣不断,更是搏命般不顾牵动伤势将樊石拍飞。这一次樊石没有幸运的再体会一次那种感觉。

但樊石也很知足了,他已经拿到好处了,紧接着,不等焰雀呼救,一声响指,那击打在焰雀腹部的地方传来一声闷响,在体内炸裂!

炎阳土,名副其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